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数铜钱,她分明听见两只小鬼一边数一边算数:一块,两块,三块,五块,总共是三十三块五毛。一个小鬼数了一遍,另一个小鬼再数一遍,依旧是三十三块五毛。于是两个小鬼一起数,依旧是三十三块五。虽然我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被阿东这样一说,我突然像阿欣一样感觉害怕起来:刚才我睡觉的时候,我的头前却站着两只数铜钱的小鬼呢!这件事情不仅让我感到害怕并不要紧,宿舍里面不只是住了我一个人呢;最糟糕的是,可怜我刚买的那一箱纯牛nǎi,那可是我从淡水提回来的蒙牛纯牛nǎi呢!那箱牛nǎi我没有浪费,全喝下了,不过喝的时候因为心理作用,总觉得牛nǎi的味道不对劲。依我的海量,一口气能喝完两支纯牛nǎi,可是那箱牛nǎi,每次我打开了一支,是硬逼着自己把一支喝完的。

第二百零三节(一)

第二百零三节(一)

有一天我对阿东说:“阿东,你经常遇见鬼,我告诉你一个土方法。你去菜市场买一只公鸡回来,拴在阳台上拴一个星期。公鸡这东西能避邪,你拴它一个星期,估计鬼也不敢再来了,星期六你回家的时候,抱回去宰了吃ròu,驱鬼吃ròu两全其美。”阿欣也被阿东吵烦了,我这句话一说出口,阿欣立马就附和着:“死阿东,你真的抱一只公鸡来吧,这世上能驱鬼的动物,除了狗就是公鸡。”阿东舍不得买公鸡。她总是在不该节约的地方节约,在该节约的地方不节约。所以,隔两三天,阿东就会在半夜里发出似哭非哭的声音,我和阿欣则忙着把她叫醒。

有一天,一个本地同事告诉我们,她家里晚上请神婆,让阿欣阿冬跟她一起回去请神婆看看。我没有遇见过鬼,自然也不用去了。同事还告诉她们,去的时候得带一件自己穿过的上衣。阿欣和阿东开始翻箱子找衣服了。阿欣倒是很随意地就找到了一件上衣,阿冬却把自己的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一件衣服,因为她舍不得自己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据说被神婆做过法事的上衣以后就不能穿了。同事等阿东找衣服都等得不耐烦了,阿东还没有找好衣服。我和阿欣对她说:“死阿东,你随便找一件衣服带过去就好了,还要翻来翻去翻什么?”阿东却说她的衣服都是牌子的,贵。我们开始骂她,说她宁愿半夜被鬼卡脖子,也不肯舍一件衣服换个安宁。阿欣狠狠地对她说:“死阿东,你都被鬼折磨了半年了,还不快点想办法,有一天你会被鬼拖走的。”阿东才极不情愿地拿了一件衣服去了同事家。

她们去了没有多久就回来了。阿东回来的时候居然特别高兴,原来神婆并没有用她们的衣服做法事,只是给她们每人画了两张桃符,让她们一张贴在床上,一张睡在枕头底下。她们俩都被鬼缠怕了,回来自然照做了。桃符还真是一剂定心丸,阿欣贴了桃符以后,终于能够睡好觉,不怕鬼了。阿东也自然了几天。工厂里面其他几个据说遇见过鬼的人,也想效仿她们的办法,请神婆画桃符。可是那个神婆家并不在附近,问同事,同事也不知道她家在哪儿。

我们宿舍自在了几天之后,一天半夜里,又听见了阿冬似哭非哭的叫声。第二天,阿东就在工厂里面对别人说,神婆给她的桃符是假的,她贴上了桃符一点用都没有。阿欣对阿东开玩笑说:“想赶走缠在你身上的鬼,还有一个绝招。”一听说有绝招,阿东迫不及待地问阿欣:“什么绝招?”阿欣笑了笑说:“你需要一个男人给你一点阳气。谈一个男朋友吧,鬼就不敢缠着你了。”阿东变了脸,说阿欣在讽刺她。阿欣说:“你看我们宿舍三个人,你没有男朋友,所以你被鬼卡脖子的次数最多;我男朋友也不在身边,偶尔被鬼卡脖子。阿芳男朋友在附近,所以她从来没有遇见过鬼。”阿东听阿欣这样解释,不生气了。于是像恋爱狂一样,疯狂地在jiāo友网站上找男朋友。惠州有一个出名的网站叫西子湖畔,阿东几乎每天下午就泡在西子湖畔,主动去找男子聊天。在她聊天的时间里,如果有人去打搅她,她肯定不高兴。谁都知道她在干什么,不过谁都不点破。如果有人开玩笑问她,她也不高兴,但是回宿舍以后,她什么话都对我和阿欣讲。

她告诉我们,又jiāo了新的男网友了,男网友要来见她啦,在淡水的男网友要给她提供一套房子住啦,在宿舍以外不能谈的内容,回了宿舍她就像倒豆子一样全部倒给我们。jiāo了男网友,阿东几乎每个星期六都回去。她租的房子在陈江,不过在具体在陈江的哪个位置,我和阿欣并不知道。我们三个人住同一间宿舍,星期六离厂的时间并不一样。工厂外面就是大路,每隔三五分钟就要开往惠州市区的大巴,也有市内公jiāo,所以我们很少坐上同一趟车。而且阿东回去的时候,有意回避我和阿欣。阿欣偷偷地对我说:阿东周末到底干什么去了,鬼才知道!

阿东周末去干什么,她从来也不对我们说起,这是她的秘密。不过,平时她在干什么,别人不知道我们可知道。阿东变得爱打扮了,而且爱穿与她的年龄不相符的衣服。天气渐凉了,我们都穿长牛仔裤,生怕风吹坏了膝盖,阿东却穿着短裙子和薄丝袜;我们都穿外套了,她却只穿一件马甲。她穿的衣服越来越不像样子,用阿欣的话说,就像一个站街女般。但是阿东自己却说要年轻地活一回。

有一天晚上,吹着很大的风,阿东的网友从淡水来见她。阿东上班时间还穿着外套和厚牛仔裤,一听说网友从淡水出发来了,她立马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我和阿欣在一旁笑话她,说她要出去相亲了,得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阿东并不回辟这个问题,她居然说,她见网友的目的,就是要找一个人把自己嫁出去。阿东的衣服虽然多,但是并不入流。十多度的天气,她居然找不出一件既大方又保暖的衣服,只好穿了一件薄T恤,一条短裙,配了一双长靴出去了。阿东前脚迈出宿舍,阿欣就对我说:“你看阿东穿成这个样子,像个站街女,即使人家有意与她jiāo往,见她这一身打扮也没有心思了。”我说:“她想把自己年轻一点呗。”阿欣说:“穿普通一点,适合自己就行。她穿成这样,显然想故意勾引别人。如果遇见一个老不正经的,她不被吃豆腐才怪。”

我们刚议论完阿东,打开宿舍的门,远远地就看见阿东匆匆忙忙地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拧着一堆东西。片刻功夫就听见她的脚步声踏得走廊震天动地地响,然后就听见了敲门声。她拧着一堆食物回来了。阿欣问阿东:“相亲结果如何?”阿东说::“他说我穿得太妖了。”阿欣问:“没有下文了?”阿东说:“我们去太阳城的湘菜馆吃了一顿。他没有吃多少,我也没有吃多少,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