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阿冬以前有一个同居男友,不过后来那个条件并不怎么样的小男友,居然在外面搞外遇,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子,然后就抛弃了阿东。两人分手的时候,一起添置的几样东西,电视机、锅盆碗盏之类的日用品,那个男的一点也没有要,全部留给阿冬了。阿冬却对我们说,这是离婚时分得的财产。阿欣就和阿冬顶嘴,对阿冬说:“死阿冬,你那算离婚吗?”阿冬说:“和男朋友分手了,与离婚又有什么区别?”她自己谈以前的事情时,并不忌讳,所以我们也就跟着叫她离婚的女人了。阿欣比阿冬幸运,男朋友在国内一知名的企业,那会儿在国外任职,所以他们只能隔几天就打越洋电话。真滴电话贵,她每次只敢讲几分钟。讲完电话,她就会对我们说:“这几分钟电话,几十块钱就没有了。”宿舍没有网络,阿欣的笔记本电脑根本派不上用场。要和男朋友聊天,还得去网吧。办公室里面倒是有网络,不过在办公室里面可不敢私聊。我和易离得近,每周都见面,当然不用承受阿欣那样的相思之苦。所以阿欣总说我一脸福气像。其实阿欣看上去也挺有福气的。只有阿东,整天板着一张脸,很少看到她笑。阿东的嗓音有一点哑,脸色也有一些发黄,看上去让人生怜悯之心。

有一天晚上睡到深夜,突然听见阿东断断续续、似哭非哭的声音。接着就听见阿欣起床的声音。然后灯亮了。阿欣迅速跑到阿东床前,使劲地叫她,阿东却全然听不见,见状我也从床上起来,来到阿东床前。阿欣告诉我,阿东又闹梦魇了。我和阿欣花了好长时间才把她叫醒。她醒来以后却埋怨我和阿欣,说我们打开了灯,光线太刺眼。阿欣有一些生气,对她说:“我要是不打开电灯,你早就被鬼给拖走了。”说到鬼,于是就了关于亚尼公司鬼的传说。

据说亚尼公司的位置,解放以前是乱葬岗,工厂打地基的时候,控出了许多无名尸。按风水大师的说法,这块地特别不干净。老板自己也知道这儿不干净,但是他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别的地方租房子,所以把工厂安顿在这儿。工厂开了两年时间,居然一直在赔,没有赚到一分钱。因为这儿的风水不适合做工厂。在工厂宿舍里面睡觉出现梦魇的人,并不只有阿东一个,还有人事部的阿玲,还有市场部的阿雪。阿玲住的房间是四楼十二号房,在那间房她被鬼压了几次床。有人说阿玲的相貌容易招鬼,所以亚尼的鬼缠上她了。阿玲被这个传言吓怕了,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即使如此,她还是会出现状况,所以到后来,她不敢在亚尼厂呆了,辞了快工出去重新找了工作。阿雪是香港人,和我们住在同一栋楼,不过她住的是单人间。有一个星期天下午,她在宿舍睡午觉,午到一半,就觉得有人卡她的脖子,她拼命挣扎却没有用,想伸手去抓那人,手伸不动;像被人用绳子捆住了一样,想踢脚弄出响声,脚也动不了;挣扎不了,她拼命用力叫喊,她说自己用了好大的力气去喊,却喊不出声来。那个时候她的头脑却是清醒的,她心里想:我这不是遇见鬼了吗?只要外面有人路过,弄出一点响声,鬼就吓跑了。结果外面却静悄悄的,别说人,连苍蝇都不曾飞过一支。阿雪只觉得呼吸困难,只觉得下一秒就要窒息了。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响起了她盼望已久的说话声,有人从走廊上面走过。卡着她脖子的那只无形的手,也随着说话声消失了。能够活动的阿雪,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从床上爬起来,向外面逃。可是她发现双腿软绵绵的,想跑越跑不动。她跑到我们宿舍,我、阿欣、阿东都在。见到我们,她就问:“听说你们这间宿舍闹鬼?”我们宿舍还托了鬼的福,名气大起来了。阿东毫不含糊地告诉她,鬼经常去找她的麻烦。于是我们的话题立即由八卦新闻变成了闹鬼。说到鬼的话题,宿舍里面又添了几个同事。你讲一段故事我讲一段故事,掰着手指着算一算,亚尼厂闹鬼的宿舍居然有三四间。不过,闹得最凶的,却是我们宿舍。后来,不仅仅只是阿东三天两头地梦魇,连阿欣也偶尔被鬼压床了,所以,我们宿舍多了一个名词:鬼窝。我们宿舍从此晚上睡觉都点着灯。

有一天人事部通知我,六人间的宿舍终于有空床铺了,让我搬回本该属于自己的宿舍去。当我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搬家时,阿欣和阿东却一把拉住我,不让我走。因为我们宿舍实在是太恐怖了,三个人里面,只有我没有遇见鬼,她们俩一致认为我的火气旺,住在宿舍能镇住鬼。六人间的大宿舍我去看过了,虽然大小和我们这边一样,三张上下铺,但是人太多宿舍显得太挤,而且特别吵。还是三人间舒服。我就没有搬走了。我住在宿舍里面并没有镇住鬼,阿东照样三天两头就梦魇,阿欣经常深更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叫阿东,阿东被叫醒以后,偶尔还不领情,甚至还会抱怨阿欣打扰了她睡觉。所以后来阿欣也懒得专门起床叫阿东了,每当阿东梦魇的时候,她就躺在床上弄出响声,让阿东醒过来。每次阿东梦魇的时候,阿欣总是比我早醒。每当她醒来,就会朝我这边年瞧一下。见我没有醒,她一定得把我叫醒,因为她说,听见阿东似哭非哭地弄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她就觉得有一只无形的鬼站在我们宿舍。

第二百零二节(二)

第二百零二节(二)

关于我们宿舍闹鬼的来历,据说是那年春天的一个雨夜。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打着雷,半夜工厂停电了。于是,在雷声和雨声中,躺在床上的阿东突然看见有一个黑影推开了宿舍的大门,然后窜到了自己床上,卡住了自己的脖子,还对她说:“不许动!”阿东一个劲儿地挣扎都无济于事,于是就有了梦魇。那一次的经历阿东记得最清楚,那可是第一次呢。自从那次以后,她就隔三茬五地梦魇。明知道自己梦魇,每天临睡前她仍然要关掉电灯。我们宿舍有四盏灯,阿东那边两盏,我和阿欣这边两盏。我们这边的两盏灯是不灭的。有一天临睡前阿东又要灭灯,阿欣说:“死阿东,你灭灯干什么?”阿东居然为这句话生阿欣的气,两个人拌了几句嘴,阿欣说:“今天你要是被鬼压床了,就是你活该,我不会帮你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半夜我们又听见了阿东断断续续似哭非哭的声音。阿欣虽然在临睡着说过不帮阿东,但是听见了阿东挣扎的声音,阿欣依旧和我一起叫醒了她。这一次阿东没有埋怨我们吵醒了她,而是饶有兴致地同我们讲刚才发生的故事。她说刚才来找她麻烦的不只一只鬼,而是一群鬼。有一只鬼卡住了她的脖子,还有另外两三只鬼偷她身上的铜钱。把她口袋里面的铜钱掏出来,然后站在她的床位和我床位之间的空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