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据办公室的同事说,办公室已经够凉快了,而我的座位是全办公室最最凉快的地方。这一点也不假,每当我短装上阵的时候,胳膊总会冷得起鸡皮疙瘩,膝盖冷得想穿上棉裤。阿丽也一样,她的座位上永远放着一件牛仔外套,当她坐在座位上的时候,她总是用她的牛仔外套像包粽子一样把膝盖包得紧紧的。另一个怕冷的人是阿蒙,当我们穿着短袖坐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却要穿外套。所以有人背后说我们物控部的人都是怪物,怕冷。不过这也只是笑话,我们并不生气。

亚尼公司门口就是惠淡路。惠淡路,顾名思义,就是从惠州到淡水的路线。每天早晨从第一辆汽车从厂门口驶过,一直到深夜,总有汽车的鸣叫声不停地响。从淡水开往惠州的车,那个时候有两种:黄色的大巴和蓝色的大巴。我对这两种大巴有着特别的感情。每个星期天下午,我从沥林坐车到惠州河南岸的惠淡路口,在路口乘车去工厂。每个星期六下午,我又从亚尼厂门口乘车到这里,坐公jiāo回沥林。这两种公jiāo车晚上驶过厂门口的时候,亮着黄色的灯,远远望过去,与其他车车辆明显不一样。一看到它们的车灯,我就有一种想回家的冲动:很想立即冲出厂门,拦上一辆车,一路飞奔回沥林去。

这主要是因为亚尼厂的位置太偏了。此地美其名曰中建路口,其实它不过只是一个三叉路口,四周除了有马路,什么也没有。工厂周边有两个市场,一个是中建市场,走过去十分钟的路程。一个是太阳城,也就是惠州联想工厂的所在地,走过也要十多分钟。这两个市场有廉价的东西卖:廉价的衣服、廉价的水果、廉价的零食、廉价的日用品。我其实是喜欢廉价的物品的,不过那个时候刚刚找到了依靠,突然之间变得有品味了,不喜欢那些类似地摊货的东西了,所以逛那些市场觉得没有滋味。如果要去买有品味的东西,只能等星期六回到了沥林才能去买。惠州不大,各个区之间的差异却异常显著。沥林是惠州的边缘地带了,不过因为它被冠以了惠城区的头衔,自然比淡水好复多。淡水被冠以了惠阳区,其实也不错,但是离惠州远了一点,节奏似乎就慢了半拍。不仅仅只是我,其他同事也有同样的感觉。所以只要在惠城区有亲朋好友的,一到星期六下午,就会挂了包包,向着惠州的方向逃!在这群逃跑的人里面,我的速度最快!因为其他人是去饭堂吃了晚饭再逃,而我是走出办公室就迅速地溜!坐上了开往惠州的车,我的心里也份外愉快。我又可以回沥林了!从亚尼公司坐车到惠淡路口,再转公jiāo车回沥林,在我们租住的房子路口,正好是黄昏时分。每当这个时候,易肯定会在路口等我。见了我,他就会傻笑着,接过我肩膀上的包包,和我肩并肩地走进巷子里面。在某一家饭店里面,我们坐下来吃了晚餐,然后回家。那是一段幸福的时光。每个星期天下午去上班的时候,我总会像个小孩子一样,特别舍不得走,有时候还要忍不住掉几滴眼泪,就像一个小学生要离开家长去上学一样。易像哄小孩子一样把我哄笑了,才送我上车。我发现我特别没有出息。以前没有认识易的时候,一个人提着一只破箱子从老家杀到广东,被偷被骗没有流泪;非典时期到三峰受苦受罪,而且这份罪受了整整三年,我没有流泪,到头来却会因为要和易小别几天而流泪。不知道女人是不是这样,有了依靠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小。我发现我就是这样。就算是上班的时候,我总会时不时地打电话给易。每天晚上十一点半,易总会准时打电话给我,我们聊上几句,我才肯睡觉。这个习惯保持了好几年,后来某一天的晚上十一点半,易忘了打电话给我。然后他就经常忘记,再后来就没有这个习惯了,变成是我时不时地打电话查岗。再再后来,我们整天在一起,还带着一个小尾巴,这种情趣被生活的负担所取代。

第二百零二节(一)

第二百零二节(一)

我的宿舍在四楼。在亚尼厂,宿舍居然也是按级别来分开的。普通文员是八人间,我们是六人间。不过我的运气特别好,进厂的时候六人间的宿舍刚好住完了,所以把我安排在三人间里面。这可是主管才能享受的待遇。与我同住的是外贸部的两名跟单员。一个名叫阿欣,一个名叫阿冬。阿欣是主管,阿冬是下欣的下属。我刚进宿舍的时候,她们对我一点也不客气。宿舍里面三张上下铺,她们俩各住一张下铺,剩下的下铺上摆了两只密码箱。我铺床的时候她俩上班去了,见下铺没有空着,我就找了一张上铺铺好了床,忙出了一身汗,然后美滋滋地去冲了一个凉,躺在床上睡觉。多少年没有睡过上铺了,我睡在上铺上总有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从床上摔下来。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下床的时候就开始犯难了。我得像猴子一样,扶着床栏杆,慢慢地从上铺上溜下来呢!

好不容易下了床,找了一张凳子坐下了。我不习惯坐在别人床上,总觉得那是别人的领地。等到阿欣和阿冬中午回宿舍的时候,先是阿欣瞟了我一眼,嘴里滴咕着说,这间宿舍是外贸部的宿舍,还从来没有住过其他部门的人。阿冬也跟着在一边附和。然后阿欣就指责人事部的小文员,说她安排宿舍的时候都搞不清楚状况,把我安排到她们宿舍去了,她得去找老板娘说说这件事情。我倒也知趣,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呆,我对阿欣说:“等会儿我去找人事部,让她们重新给我安排宿舍好了。”阿欣见我开口说话,突然不好意思来了,略带抱歉地对我说:“我不是别的意思,我们外贸部对应的是国外的客户,因为时差的关系,有时候你休息了,我们还要工作,所以回宿舍的时间会很晚,这样会打扰你的休息,如果你不怕别吵,住在这儿也无防。”然后阿欣把放箱子的下铺腾了出来,让我住了下铺。虽然刚住进她们宿舍,她们俩把我当成不速之客,但是没过几天我们居然成了好朋友。

我的床挨着宿舍的后门,和阿欣的床面对面。宿舍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正好晾晒我们三人的衣服。阳台是封闭式的,有很大的玻璃窗。宿舍带洗手间冲凉房。工厂是新建的工厂,比起我以前进的厂,这是我住过的最好的宿舍了。不过后来我进的工厂,宿舍大都条件特别好,有的工厂宿舍还有空调。亚尼厂的条件与那些工厂的条件相比,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初见阿冬的时候,她穿着一套娃娃装,我以为她比我小。她总对我和阿欣说自己是离过婚的女人。不过阿冬不在宿舍的时候,阿欣偷偷告诉我,阿冬活了三十岁,还不知道婚姻是什么呢。我部阿欣,为什么阿冬说自己是离婚的女人,阿欣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