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二层。衣服堆在床上有一些凌乱,没有衣柜,我们找来钉子,朝墙上打了两颗钉子,牵了一条绳子,挂上了衣服。然后我下楼去小店买了扫帚拖把,还给易买了一只两块五毛钱的烟灰缸。我们的家就这样布置好了。给易买烟灰缸让他高兴了好久,他甚至打电话给亲戚,说他有一只非常漂亮的烟灰缸。

把屋子拖得一层不染了,我们把鞋子放在屋外,回到屋里面就打赤脚。下了楼走几米远就是菜市场,卖的菜种类不多,不过也能够满足我们的生活了。如果想吃得更丰富一些,就得去大市场,走过也就一二十分钟。做饭全部用电。电饭锅、电磁炉,没有砧板,我在案板的一角切菜。切菜刀从案板上划过,留下深一道浅一道的口子。打开电磁炉,锅烧热了就炒菜。生活简简单单,却有小家的幸福。

有一天我发现墙壁上、案板上爬着小蟑螂。我买了一瓶喷雾剂,对准墙壁和屋子的各个角落一阵狂喷,案板那儿当然不敢喷雾。喷够才关上门,溜出来站在阳台上看风景。站了一会儿回去,久去收拾那些倒下的蟑螂了。有的蟑螂还没有死透,四脚朝天躺在地上打滚,也一并把它们收拾了,冲进洗手间去。喷一次雾,屋子里面几天不见蟑螂。可是过不了多久,蟑螂又卷土重来了。一瓶喷雾喷了两次就没有了。我也懒得再去买了。

居家的虽然好,可是有一份工作就更好了。等到易转夜班的时候,下了班他带我去人才市场。终于等到易上夜班,人才市场又有招聘的时候,天气却不好。易问我:“还要去人才市场吗?”我说:“你带我去吧。今天我去熟悉地形,下一次我就可以自己找过去了。”于是我们去了南坛人才市场。

从沥林出发,转了一趟车,还淋了一会儿雨,才赶到南坛。简历是我要离开三峰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打印了五十份。当时就想着:派完了五十份简历,相信我也找到工作了。

二零零六年的七月,工作不算难找。人才招聘摆了三层楼。投了几份简历,下午就有两家面试。一家离沥林远,我放弃了。还有一家就在陈江镇,挨着沥林。下午易陪着我去面试。我们到了陈江,再租了一辆摩托车到厂门口,刚好遇见上午在人才市场面试我的那位。上午在人才市场面试的时候,易跟在我后面。下午来厂门口了,易依旧跟着。所以面试的时候,那个人就问我:“他是你什么人,老是跟着你?是不是你男朋友?”我说那是我哥,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面找工作,所以陪我一起来的。面试我的人明显不满意我的回答,不过这是个人隐私,我可以不告诉他。最终面试结果还令他满意,我被录取了。

进了厂之后才知道工厂的管理方式非常不适合我。三天试工期,七天试用期。试工期是没有薪水的。这三天是一道坎,过了就过了,没有过就滚蛋。工厂上下班不用打卡,保安会在上班时间盯着,想旷工没有那样容易,逃不过保安的眼睛。一日三餐必须在工厂用餐。不在工厂用餐,得提前一天上报。否则从工资里面扣一餐的生活费。下班出工厂得登记出厂时间、进厂时间。即便只出去一分钟也如此。出去多少次,就登记多少次。在饭堂用餐不许说话。外宿要提前申请,不申请算夜不归宿。我搬着行李进了工厂,就被一大堆厂规困在工厂了,想回沥林都难。有一天易打电话给我。他说:“你怎么一去不回呢,今天晚上回家吧。”我写了外宿申请单找人签字。我的上司是总经理。但是进厂几天了,也没有见过总经理,只能去找当初面试我的那个经理签字。找了老半天却没有找到经理,一问才知道经理下午出差了,直到下班也没有签到单。所以,我只能继续住在工厂里面。

我和总经理的煮饭阿姨住一间宿舍。宿舍很干净,不过特别热。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宿舍就能晒到太阳。我睡的那张床,据说因为空得太久,床板起了好多皱,铺了席子睡在上面,特别难受。幸好在我努力找床板的时候,就告别了那段生活。

工厂的写字楼是一栋二层的小楼房,特别漂亮。我的办公室在一楼。办公室里面有三张办公桌,最前面的那张是我的。我后面并排放着的两张,是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的。他们是兄弟俩。这是一家家族企业,工厂的订单不多,兄弟俩很少在大陆,更多的时候是在香港。我的职务美其名曰是跟单员,其实就是一个打杂的。办公室里面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空调很凉,即便外面的太阳再厉害,我坐在办公室里面都有一点儿凉。办公室允许外人随便进入,所以很多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闲得想打瞌睡。虽然是打杂,要处理的事情却不多。接到了客户订单,下达生产计划给车间,有需要购买物料的、下采购单给供应商、安排一下出货。八个小时,有只有两个小时在工作,其余六个小时在混时间。办公桌上的电话并不会时常响起来。用保安的话说,我的位置是一个寂寞的位置。更有人戏称我的办公室为冷宫。打入冷宫我并不害怕,我还有易。我又不会在那间办公室里面坐一辈子。

工厂的位置很偏。天黑以后,工厂外面就是黑漆漆的一片。我搬和凳子坐在工厂的院子里面和保安聊天。保安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关于我这个位置的故事。他告诉我,曾经有一个月,连续招了五个人进来,走的却有六个人,因为以前的那一个也走了。我问他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说因为寂寞。坐在办公室里面,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种日子谁过得下去呢?院子里面有一颗番石榴树。保安同我聊一会儿天,就爬到树上摘番石榴给我吃。我吃着吃着番石榴,突然觉得嘴里面有小东西在蠕动。到灯光下仔细看了看我手中的番石榴,番石榴长了虫子。原来刚才在我嘴里蠕动着的小东西,还真是一条小生命。

在那个工厂过了三天悠哉游哉的日子。第四天早晨,还没有去上班,保安队长找到我,说有事情找我谈。保安队长转达了高层领导的意见:我被炒了。回宿舍收拾行李,打包走人。所幸我带的行李并不多,一只桶,一个盆,一个包而已。走到保安室门口进行了例行检查,找胶纸把桶和盆绑在一块儿,然后背了包,提了桶,在厂门口叫了一辆摩托车,坐上摩托车去公jiāo车站。

心情说不清楚是好还是坏。我终于结束半囚禁式的生活了。没有耽误我太久,只有三天。就当我做了三天义工吧。当然,解放的代价,是我还得继续找工作。从摩托车下来的时候,右小腿碰到了摩托车的排气管,顿时就起了好大的一个气泡。坐了公jiāo车回沥林,到了楼下打电话给易,告诉他,我被炒了。他已经下班回来了,在家休息。他平静地对我说:“你快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