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着新的生命。这只箱子坏了,于是被我丢弃在淡水某间工厂的宿舍楼里面,等着清洁阿姨前来收拾它。

我和易走下宿舍楼。我惊奇的发现,我和易的穿着,貌似情侣装。我们都穿着橙色的T恤、浅灰色的休闲中裤。虽然布料不一样、衣服的牌子不一样。当我走到厂门口的水泥路上的时候,我看见,办公室走廊上,有许多张脸在望着我。有许多双手,一个劲儿地朝我挥动着。我也朝他们挥动着双手。走了好远,还听见阿丽和小莲在后面叫:“有空回来玩呀。”我不敢开口说话。因为一说话,我就会流泪。三年的时光,就这样溜走了。三年啦,小莲,阿丽,小李子,我们在同一个办公室里面坐了三年。离开三峰,当然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可是,身后朝我不停挥手的那几个人,我真是一点都不舍。

我走远了,不再回头看。然后,我们在路边上拦了一辆开往樟木头方向的车。樟木头车站,那个曾经与我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车站,我又来了。这一次,又是离别。

在樟木头汽车站,我坐上了开往东坑的公jiāo。还没有到发车时间,易就站在车子外面。我对他说:“跟我去一趟东坑吧。”他不敢去,说是这样空着手去怕挨骂。当然,后来他还是跟着我回湖北见过了我父母,那是豆豆出生以后,我们带着豆豆一起回去。我和易就隔着窗户聊天,直到车子启动,我缓缓地离开樟木头车站。其实,在离开的时候,我有一个特别自私的想法,想一去不复返。我只想恋爱,却害怕婚姻,婚姻就是一座坟墓,女人跳进去了就出不来。我曾设想,如果我和易结婚了,突然有一天,我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比我喜欢易有过之无不及,我该怎么办?所以,我怕我会后悔。在沥林,我久久未走出三峰厂,就是一直在想,要不要绝尘而去。因为我曾经设想:如果我去了东坑,立即就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或许我顶多再来沥林一次,从易那儿搬走我的行李,然后。所以,我故意和易在一起多呆一会儿。

我到达母亲和小妹租房的地方时,五点多了。母亲和小妹都不在家。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见她们提着菜回来。母亲说:“要过来也不早一点,天都快黑了,我还以为你今天过不来了。”我当然会过来,而且是来吃晚饭。虽然我一点都不饿。

出租屋很小,卧室也就十来平方米,只有一张床。厨房洗手间也不宽敞。小妹上夜班,我和母亲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多少年没有和别人挤一张床了,又是夏天,我一点都睡不好。第二天我就去超市买了席子铺在地上,白天我懒得坐凳子,盘腿坐在席子上,晚上就打地铺。天气太热了,与地面近距离接触,才会感觉一丝凉意。所以当有一天小妹的男朋友来了,看见我盘腿坐在席子上时,他特别惊讶,觉得我很异类。不过后来他知道,我并不异类。

东坑之行运气一点都不好。从三峰厂出发的时候,中耳炎就犯了,而且在化脓。本已经耳朵自己会好,没有去看医生。谁知到了东坑以后,中耳炎就变本加厉地来袭击我。化脓还在继续,耳痛也发作了。去医院给医生看过,让我打吊针。偏偏护士的水平不怎么样,扎针眼的时候没有找到最方便轮流的血管,每次打吊针都打得痛死了,有一次本来一个小时就能打完的yào水,居然打了三四个小时还没有打完。我白天开始打针,直到天黑了好久,母亲担心我,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一路从出租屋找过来,我们在医院旁边相遇。

我去了人才市场找工作。投了很多简历,去了好多地方面试,工资都不理想,还没有我在惠州的工资高。我的心情都凉透了。几年没有回东坑了,东坑居然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闲着无事的时候,我就和母亲逛超市。东坑大的购物中心倒是比沥林多,有三家,而且三家挨着。从出租屋走过去并不远,不过我们习惯了坐公jiāo。两块钱一个人,坐上公jiāo车,屁股还没有坐热,就到站了。我们去购物中心买吃的,买喝的,买穿的。

没有逛超市,没有找工作,没有打吊针的时候,我就一个劲儿地思念易。我们认识以来,只有两次长时间的离别,每次半个月。那两次离别,是易在老家,有家人陪着,我在广东一个人思念他。这一次倒过来了,我有家人陪着,易一个人在工厂。这一次是第三次。那种思念就像一只小虫子,在你的脑子里你的心里一个劲儿地瞎钻,提醒着你:还有一个他呢!电话、信息是我们联络的方式。有时候想着想着他,我就打电话给他了。有时候,正在想着他,还没有等我打电话过去,他的电话就恰到好处地打过来了。每天晚上十一点钟,总有他打电话过来问候。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只要我们没有在一起,每晚十一点钟,他就会打电话给我,这样坚持了好多年,直到有一天,他忘了打电话,然后,就忘记的次数越来越多,然后就没有这个习惯了。那几天电话费花得特别多。充一张五十块的电话卡,在我的手里面玩转不了几天就光了。

在东坑住了几天,我突然特别想回惠州。特别想飞到易身边。什么害怕婚姻,害怕后悔,这时全成了假话。我就想每天见到易。就想每天和他在一起。于是,我对易说,我要回来。易马上在外面找房子。他出去转了老半天,告诉我,房子租好了,让我快点回去。我于是拖着箱子回去了,从东坑到沥林,两个多小时。当我下了公jiāo,朝他租房子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到了,让他来路口接我一下,因为那儿房子特别多,我根本不知道他租的是哪一栋哪一间。易说,你向前走就是了,我在门口等你。我一个劲地向前走,走着走着就看见易。他站在某栋房子一楼的楼梯口,抱着一个刚从楼下水果店买来的黑美人,一副居家男人的打扮,朝着我呵呵地笑。

第二百章

第二百章

我放下行李,脱掉鞋子,走进我们的小家。屋子很小,也就十多平方米。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以前用过的旧物件,易把它们从三峰搬过来,放在这儿,我们的家就落成了。我四下打量了一下,房子的墙壁居然还是纸夹板的。不过糊上了白石灰,不仔细的人就以为它是青砖砌成的了。易掉了指堆床上的衣服,对我说:“你的衣服,我就拿了这几件过来。要是不够穿,我回去拿。”易告诉我,我的那只大箱子放在三峰他的宿舍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是我的东西。知道又能怎么样?那只箱子在易那儿放了好几个月,直到他被调到其它公司。从东坑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添置了好几套新衣服了,都够我穿了。

屋子里面有一张简易的两层案板。我把电磁炉放在上面,把饭碗、洗菜盆放在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