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她把我以前写的联络书完整无误地照抄了一遍,发给了东正。我给的范本是写给合俊的,她居然连抬头都没有改。这件事情在三峰厂被当成了笑话。甚至有人问我:“阿芳,你走了以后,阿美能接你的位置吗?”我说:“老板的眼光不会差吧,他愿意培养阿美,阿美就是人才。”他们听我这样说,只是好笑,说我早看到以后的结局了,只是我不说出来而已。我说出来干什么,只要说出来,就等于是挡住了自己退出三峰的这条路。在三峰做了三年,我其实也做累了,得换一个新的环境了。

第一百九十八节(二)

第一百九十八节(二)

阿美每天都在努力地跟我学习,但是效果一点也不佳。本来在三峰厂做跟单员就不是一份好活儿,而像阿美那样从未做过文职的人,要做好一个跟单员谈何容易?头脑反应快一点还罢了,或许学几天就可以学会,但是阿美偏偏又不是头脑特别灵活的人。所以,当阿美跟着我学了一段时间以后,老板也看出阿美工作很吃力,刚好工厂又开始忙碌了,老板就开始挽留我,不让我走。但是我已经下了决心要走了,任他怎么挽留都没有用。我骗老板说,家里人在老家帮我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得按时间回去上班,老板心里也知道自己得罪了我,留不住我了。这个时候,他当然只能让阿美这个并不聪明的人继续跟着我学习。

有一天要出东正的货,每次出东正的货时,用八吨车装满满一车货过去,通常是开始装车时我就开送货单,一边开送货单一边等装车结束。如果有特别急的货,那就只能等我趁着开送货单的缝隙间,去车间看一看了。刚好那天有一款非常急的货,我开始开送货单的时候,车间里面还在返工,我告诉阿美那个货特急,让她去车间跟一下,货返好了就让易看货。我写了个纸条给阿美,让她拿好纸条,谁知她到车间溜了一圈,纸条弄丢了,她不敢上来告诉我,怕我骂她,只能凭印象告诉易,要易帮忙看一款并不是我们急的货。易看完货,仓管员点好了数,写了单给我,阿开美带到办公室给我开单。我开单的时候发现不对,先是骂了阿美一顿,然后和阿美一起下车间找易,让易帮忙看急货的产品。

对于那个急货,易也有所闻,东正的采购专门打过电话给易,让易盯着那个产品上车。阿美去找易的时候,易就知道阿美做错了事。阿美请他看两款并不急的货,他也看了。因为不管是急货还是不急的,都是要出货给他们公司的,总得看,总得送出去。不过,易看完货,就知道阿美要挨骂了。因为易早就猜到,依我的脾气,肯定会把阿美骂得狗血淋头。

我请易看货,易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不过,阿美传错了消息,易可不会轻易放过阿美。易一边看货,一边骂阿美,当初老板怎样在办公室里面骂我,易就怎样骂阿美。末了,易还骂了阿美一句:“没有本事你就不要做跟单员,不要跟我们东正公司的产品。连急货和不急的货都分不清楚,你除了会吃饭,你还会干什么?”阿美挨骂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不过他们都是看戏的,没有一个站出来为阿美说一句话。等他们看完了戏,有人私下对我说:“阿芳,易是在为你出气呢。老板骂你的话,他全部还给你们老板了。”从那以后,我还在三峰的日子里,阿美有事情要找易帮忙,易一定要见到我写的纸条才肯动,因为他说阿美什么也不懂,会传错消息。认识易这些年,这是易唯一一次帮我出气。三峰老板当然知道易骂阿美的事情,但是阿美有错活该挨骂。东正公司是三峰的上帝,上帝要发怒,你能怎么样?当然只有挨骂的份儿了。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在三峰厂的最后几天时间在兴奋与期盼中度过了。上完最后一天班的时候,我问老板:“老板,我明天几点钟领工资?”老板说:“明天上午十点钟。”三峰老板是一个典型的无赖,从这家工厂出去的人,没有几个人领到了工资。不过,我的工资拜托他不要赖着。在辞工以后,我曾经在厂里面放出了口风:“老乌龟(三峰人给老板起的外号)要是敢不给我发工资,我去劳动局整死他。”当然,他也应该知道,如果赖我的工资,就算我不去劳动局,也会有人替我出气。易曾经对我说:“有我在,他哪敢克扣你的工资?”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我准时来到办公室。老板、阿丽都在。我发现,老板居然在对着我微笑。在三峰呆了三年,老板的微笑见过无数次,但是只有这一次看上去还有一点真诚。因为我不再是他手下的员工了,我们之间没有了雇拥与被雇的关系,地位算是平等了。从阿丽手里接过工资,直奔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大堆拉罐,一人一支。没有在办公室的,我就放到他们的桌上。当然,易的桌上没有放拉罐,等下我会拉着他去小店,让他自己选,我买单就是了。

我真的就去找易。易上夜班,此刻他已经下班,而且美美地洗过了澡,冲掉了工作一夜的汗臭。我们去了兴勤购物中心。工资捏在手里还是热的,得给自己买一件衣服,好好地慰劳一下自己。易帮我挑了一件橙色的T恤。然后回到工厂,我就换上了新T恤,然后就在易的宿舍里面吹空调。老板算是给了我面子,没有让我结了工资就立即走人,我还能够在三峰厂内活动。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文员的离去,那天下着暴雨,结完工资,雨还在下。那个文员想在厂里面停留片刻,等雨小一点再走,但是老板却要她马上离开。

在三峰厂工作了三年,刚来的时候只有一只箱子,三年时间零零散散地添置了一些东西,加在一起就很多了,光是厨房用具都可以装几桶。衣服有两箱。还有书本、被子。小妹让我去东坑找工作。东坑,那可是我的老巢,多少年前我就盼望着回去呀,好不容易才有了回去的机会。而且,还有一个对我特别方便的条件:小妹刚好接母亲来东坑玩,在外面租了房子,我去了有吃有住,不用自己掏钱,何乐而不为?

我把行李全部搬到了易的宿舍。吃过了中午饭,休息到下午三点多钟,然后我只提了一只装着我换洗衣服的箱子离开了。那只箱子可是我当年从老家一路南下时提着的箱子,我把它从老家提到广东塘厦,又把它从塘厦提到东坑,再把它从东坑提到惠州沥林。这一次,它要跟着我从惠州沥林回东莞东坑去了。这只箱子,后来还是被我从东坑提回沥林,然后我从沥林把它提到惠阳淡水。在淡水,这只箱子陪着我流浪了五年的箱子,终止了它的旅程。它坏了,被我丢弃了。刚开始提着它的时候,我是一个人。后来,我的身边多了一个伴。再后来,当我丢弃它的时候,我正在孕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