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到惠州汽车站,不过只是一站路罢了,我们走了好久才走到车站,坐车回沥林了。一路上头痛居然没有犯过。回到工厂,我接着睡觉。一直睡到晚饭时间。

医生只开了一个星期的yào。从开始吃yào,头痛就没有再犯过。停yào过后几天,头又小痛了一次,去yào店买了同样的yào回来,又吃了一个星期。从那个时候开始,头痛就好了。后来,即使偶尔会头痛,连yào都不用吃,自己调节一下心情,头痛就好了。

易带我去医院治好了头痛的老毛病,我一直心存感激。所以,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便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有一个陪在自己身边,日子似乎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到了要过年的时候。那时易的大姐也来广东了。放年假的时候,易对我说:“去我那儿过年吧,我大姐也在,我侄子也在,你和我大姐去混几天。”我没有跟他去。虽然过年的时候三峰厂特别冷清,但是我习惯了一个人守在三峰的宿舍里面过年。虽然我们在拍拖,但是在没有得到别人家人认可以前,我觉得自己始终是个局外人,人家过年小团圆,我去了也不过只是看看热闹而已。易回去了,我一个人忙着办年货。一个人的年货特别好办,买一点菜,一点零食就够了。去了两趟超市,就把该买的东西全部买齐了,然后开始享受一年里面最轻松的几天时光。

大年三十一大早就接到易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面问我,要不要去他那边吃团年饭。他的心意还块够诚啊,不过我可没有打算跑到他那儿去吃团年饭。要是有这个打算,他回东正的时候我就跟他一起回去啦!我告诉他,我已经准备好了过年的饭菜,为了不浪费,所以我不能去他那边。易在电话那端显然有些失望。同我说了一会儿电话,他最后央求我:“你来惠州市里面玩一天吧。”他的这个要求并不过份,我答应他,哪天天气好,让他在惠州市区等我,我过去。

后来我知道易为什么一个劲儿地要我去他那儿了。原来他回去以后,就在他侄子面前吹牛,说他回去的时候,我要跟着他一块儿过去,是他不让我过去的。他侄子把这些话告诉了他大姐,几年之后他大姐又把从他侄子那儿听来的话告诉了我。我把实情告诉他大姐:不是我要去他不让我去,而是他让我去,我不跟他走。易的大姐才知道,原来易居然在吹牛。牛皮吹出去了,想收回来自然很难,为了在侄子面前炫耀一下,当然还得请我出场。不过我始终没有出场,若是我出场了,我还真变成是跟着他一块儿跑过去的了,身价自然也跌了。

初三的时候,我们在惠州市见面。易还是那一身打扮,不过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刚换的,鞋子也擦得油光裎亮,一看根本不是易自己动手打理的。果然不错,易告诉我,回去以后,他的衣食做行,全都是他大姐一手代劳,他呢,整天就是和侄子一起瞎聊天。易的手机挺争气,没有人打电话给他,不过我的手机却就不争气了。我们在超市转悠的时候,一个同事打电话过来,说他回厂了,但是拿不到宿舍钥匙,打老板的手机又没有打通,只好找我,问我在哪儿。一听说同事进不了宿舍,我就急了,恨不得立即回去,帮他解决难题。我都打算坐车回去了,不过易却说,说不定他在骗你呢,等会儿要是他再来一次电话,你就回去。要是他不来电话,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事后证明,我还真差一点被那个家伙忽悠了。因为他根本都没有回厂,还呆在老家没有出发呢。

那天的天气特别好。虽然节气是冬天,早晨出发的时候,我还穿着厚外套,可是将近中午的时候,气温升起来,一件T恤就够了。天气暖和,我们沿着公园散步,累了就找一块草坪坐下来休息,休息够了再接着散步,大半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将近晚饭的时候,易又说:“你去我和我姐去混,等到上班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去上班。”这段日子,易总是想让我去他那边跟他姐去混,我偏偏不满足他的愿望,依旧逃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早晨,他出发的时候,还在他姐面前说,晚上有客人来吃饭,让他姐准备一下。他姐当然知道客人是谁了。吃过了中午饭就奔菜市场买菜准备,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结果晚餐做好了,易却是一个人灰溜溜地回去吃晚饭。他大姐还为此事责怪过他,说他肯定是得罪了我,我才不跟他过去呢。

我没有去吃饭,那时我与他大姐也从未见过面,不过他姐姐却还惦记着我。易来三峰的那天,他姐姐的工厂已经上班了。知道易要来,她用中午休息的时间zhà了了大包重庆酥ròu,让易来过来给我。那可是一份沉甸甸的心意呀!那包酥ròu我放着慢慢吃,吃到最后,剩下的几个酥ròu就长霉了。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易的姐姐是一个好人吧。确实如此,易的兄弟姐妹四个,也只有他大姐对他最好。我怀着女儿的时候,易依旧被东正公司派出去工作,我一个人住在东正公司旁边的出租屋里面,易的母亲年纪大了,不方便来广东。那个时候易的大姐已经回老家了,易又把他叫出来让她陪我。于是,他大姐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来广东。我想吃腊ròu,广东卖的腊ròu不放心吃,他大姐用一个大牛仔包装了六七十斤腊ròu,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把腊ròu一路背到我们家。他大姐坐汽车就晕车,平时出去坐公jiāo,只要坐过两站路,准能呕吐。从老家到广东,她就是一路吐出来的,当她背着腊ròu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她的脸色苍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放下行李,她说要煮腊ròu给我吃,就忙着去洗腊ròu去了。我们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他大姐。他大姐的经济状况不好,但是只要我们找她借钱,她有多少都会全部借给我们。易和别人投资做工厂的时候,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让她借八千块给我们,她自己只有一万块,就把自己的一万块全部拿出来给我们了。易的大姐虽然没有文化,讲不出大道理,但是她特别好相处,从来不在易面前挑剥离间,当着你的面说什么样的话,背着你也说同样的话。我和她相处,有时候难免会有一些小摩擦,不过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她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第一百九十八节(一)

第一百九十八节(一)

过完年要开工的时候,易是东正公司最早回三峰的人。他比其他人提前一天就到了。我猜得到他一定会提前到,不过我倒没有做任何准备。等他真正到了,我发现晚餐除了剩菜以外,没有其他。易倒是不介意,帮我吃完了剩了好久的菜,第二天下班以后我才去菜市场买了菜回来做饭。饭堂的饭菜依旧是老样子,过年好吃好喝的吃久了,工厂开工以后,吃饭堂的饭菜还真吃不消。不过,新年刚过,工厂没有多少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