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里的锡水也随之溅起来,锅里面响起咝咝的响声,伴随着咝咝响,铜线上面也就浸到锡了。当然,这个时候还得小心烫到手。锡油汤到手指头上,很快就会起一个小泡泡。铜线放进锅里的速度只有几秒钟,浸久了,就会把线材外面的胶皮烫伤,不美观了,据说更可怕的问题是会引起质量问题。眼见铜线浸到锡油了,快速把铜线提起来,锡就浸到铜线上面去了。拿剪钳把浸好的线材整理一下,每十条线材扎用橡皮筋扎起来,浸锡工位的工作就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后面工位的事情了。后面的那个工位超简单,超轻松,对线材进行通电测试,测试好的线材放进塑胶箱,前加工段的工作就完成了。

我浸锡的时候,同我共用一只锡炉的,也是湖北人,记得她对我说,她是巴东的,比我大。至今想不起她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的人挺好,我们常常一边干活,一边小声地说话。当然,说话的时候,还可以顺便用眼光前顾后盼。总体上来说,前加工段没有流水线,所以上班没有紧迫感。有一天,我发现拉上湖北人特别多,对她说:“这条拉上,我们湖北人特别多呢。”她小声告诉我:“拉上除了主要就是湖北人和河南人,其他省份的人少。你有没有发现,在拉上做轻松工作的,都是河南人,做苦活的,都是湖北人。”经她这样一提醒,我才发现这个道理。我小声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啊?”她告诉我,还不是因为guó mín dǎng一手策划的。guó mín dǎng是河南的,所以有好事情就安排给自己的老乡做了,差的事情就给外人做。听她这样一说,我觉得这个狗屁展顺厂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中国人有一句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然,还有一句话说,就算林子小,里面也是什么鸟都有。guó mín dǎng就不是一只好鸟,光知道护着自己的老乡,专门欺负外人。我悄悄地问巴东姐:“在这个厂,我们湖北的一点势力都没有吗?”她说:“有,生产部经理,副科长,还有工程部经理都是湖北人,不过他们的位置高,我们的位置低,算起来也帮不了我们什么。工厂里面的大多数湖北人,都是在最底层工作,拿的工资当然也是最低的。”听她这样一说,我的心里有一点难受。咱神州大地上,广为流行着一句话: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说的是我们湖北人精明能干,没有想到我们这批精明能干的湖北人,在展顺厂,会被guó mín dǎng之流的小人物欺负。据说guó mín dǎng肚子里面也没有多少墨水,十三岁就从河南来广东要饭了,他如今做了个狗屁组长,居然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当然,光生气也是没有用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在展顺厂,guó mín dǎng就是一只在前加工这块地盘上横行的螃蟹,长着两只钳子六条腿,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只有让着他的份儿了。

和巴东姐坐在小锡炉前过了几天悠然自在的生活,当然免不了吸了无数废气到肺叶里面。这天刚上班,刘助理就走过来,让我去替换红安妹。红安妹则过来浸锡了。后来,那台剥线机就一直是我和红安妹轮流cāo作,她剥一天线,我剥一天线。不剥线的人,就浸锡。算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我就这样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剥一天线,浸一天锡过了好几天。每天晚上加班到九点半,早晨当然是八点就上班,这样过日子,一天的时间过起来也真快。算起来,我们这批新人,虽然时展顺没有几天,但是我们着实在展顺最需要人手的时候,出了一份自己的力,当然是苦力。劳力的,当然是吃苦中之苦的人。这些废话也不用多说了,想必每一个人都清楚。得说一说展顺这几天的变化吧。记得我们刚进展顺的时候,工厂里面,业务部的人一天总是三番五次地去找生产部经理的麻烦,甚至跑到生产线去骂娘,也不能全怪业务部的白皮狗,人家小日本那边追得急,外商嘛,可不像中国大陆的客户那样好对付。工厂招进了一批新人之后,眼看着每天的产量多了很多。当然,这个时候,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产品生产出来了,却没有足够的人手打包装。

据说以前的产品打包装,是直接将产品包进小纸盒里面,再装进大纸箱里面,封上胶纸,打上包装带,就完事了,在组装线完成了组装,直接打包装,两三个工人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好了。可是人家小日本不知为什么,也喜欢漂亮了,要工厂里面用吸塑包装。其实吸塑包装没有什么,把吸塑盒子拆开了,盒子就不能再用了,如果用小纸盒呢,小纸盒是可以周而复始地用,直到破掉为止。当然,想要美观,就没有实用,这一定是真理。改用吸塑盒包装了,首先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包装需要的人手明显增多了。而且,压吸塑盒子还是一门技术活儿,得请专门的人来做。展顺厂以前据说没有使用过专门压吸塑盒的,名叫什么高周波机的。从外面租了两台高周波机过来,让工程部的技术人员把玩了半天,机器能开了,试着压了几个产品,结果盒子根本没有粘盒住。没有办法,只好去找租高周波机给我们的那家工厂。那家工厂派了两个工人来当师傅,就搞拈了。当然,一直请别人帮忙干活,一方面,得付给人家较高的工价。就算人家派来的只是一个工人,到了你这里,就得开技术员的价钱了。另一方面,一直请别人干活,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工人,这样一直就得去求别人。所以,工厂这边也想培养几个会开高周波机的人备用。当然,一年要开高周波的时候不多,说不定今年需要高周波,明年,小日本又想出了什么花样,高周波就过时了,所以这个人,找一个闲人就行了。很不幸,和我同一天进厂的李小山成了这个人选。

同李小山一起被选走的,还有我和玲玲。前面说了,包装忙不过来,业务部的人看着成品车充堆在二楼车间的角落,又开始叫了。生产部经理被逼得直差跳楼了,产品还是堆在角落里面。最后,几个部门的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三楼专门开一班人马包装。于是,我,玲玲,李小山,还有其他拉上新招的工人,就被调到三楼去了。记得那天下午,我坐在小锡炉前一边和巴东姐说话一边浸锡,杨小成点了我和玲玲的名字,带我们上了三楼,然后说:“你们先在上面帮忙吧。”于旬,我们就成了临时包装组的成员了。李小山比我们早半天上去,我们上去的时候,三楼已经堆了很多包装好的车充了。三楼车间平时都不用的,只有在赶货的时候,偶尔用上几天。不过,场地是现成的,上去就干活。

于是,我们这批新手,就被赶鸭上架,成了包装的主力军了。说起包装,如果在组装线完成,似乎就是顺带着,生产多少产品,顺手包出来就是了。可是现在成立了专门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