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候,易对我说,他决定提前返回惠州,是因为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车间里面工作,看见我从二楼办公室走下来,他就在梦中叫出了我的名字,然后醒了。然后就收拾行李回来了。他回惠州的时候,把他哥的儿子,他的亲侄子也带来了。他侄子刚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所以来广东打工。他让他侄子进了他们厂,安顿好侄子以后,回自己部门转悠了一圈,准备来三峰的时候,就看见我们老板的车停在院子里面。一打听是三峰的人在东正开会,他心里想着,我肯定去了,去接他呢!可是从会场走出来的人群里面,只有小李子,我并没有去。他就坐着我们老板的车过来了。不过他说,如果我去开会,该多好呀,至少从惠州回三峰的路上,有人陪他一路聊天。我问他:“小李子没有同你聊天吗?”易说,小李子同他聊天,是在同他拉拢关系,有目的,我陪他聊天呢,就不一样了。可是我也不知道那天他要回三峰呀,要是知道回来的车上会有他,我当然会去东正了。或许因为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支撑我的时候,我不会觉得坐车难受呢?

易回来了,我的头痛还在继续。小yào丸吃了足足两个疗程,我发现我对小yào丸有了依赖。每天早晨走进办公室,一定得吃了小yào丸才能开始上班,哪天早晨要是晚一点吃小yào丸,头痛伴着头昏肯定会来袭击我。而且一天服三次yào早已控制不住头痛了,所以我吃yào变得没有规律起来,一天要吃好多包。所以,在办公室里面,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我突然停下手中的活儿,急急忙忙地打开抽屉,拿出一包小yào丸,撕开口袋,一整包yào丸一股脑儿全部倒进嘴巴里面去,然后猛喝上几口水,把口里面的yào吞下去。那是头痛得实在是不行的时候,我不得不采取的紧急措施。

客户们都知道我在犯头痛,有一些和我关系不错的客户,告诉我治头痛的偏方,他们告诉我一样,我就去试一样,吃过了炖大头鱼头,那可是当yào吃,不放,只放一点点盐,鱼头里面可以吃的,不管是不是干净可食的,全都一股脑儿吃下去;熬过当归汤,只要开始熬,整个屋子里面都有一股浓浓的中yào味。熬出来的当归汤很苦,得放一点糖来调一下味,却只能放红糖,当归汤的yào味夹杂着红糖的味道,我用碗舀了当水喝;吃过天麻,买回天麻片,隔水煨了,什么也不放,喝水,吃天麻。吃偏方的时候,小yào也依旧吃。又过了两个疗程,小yào丸一点郊果都没有了。就算吃再多的小yào丸,头痛也是无济于事。头痛痛得天昏地暗,痛得我没有一点力气,痛得我吃不下饭,连饭都吃不下去了。有一天易对我说:你这个样子下去不知道要拖多久呢,换一家医院去看看吧。

来沥林几年时间了,似乎一直都在沥林呆着,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自然不知道更好的医院在哪儿了。易于是自告奋勇地说,我带你去惠州市最好的医院,请专家看一下。说那句话的时候,他在上白班,于是我等他转夜班。在等待他转夜班的日子,头痛一天比一天厉害了,什么叫头重脚轻,对于我来说,体会深刻呀,头上仿佛压着一万斤石头,脚却没有力气向前走。办公室在二楼,就连上楼梯都觉得累。

终于熬到了易转班。约好了第二天带我去医院,头天我就找老板请好了假,第二天早晨起来做了准备,等易下了班,我们就坐车去惠州市,去了西湖边上的中心医院。那是惠州最好的医院。等了将近一个上午,在医院快下班的时候,终于轮到了我。医生简单地问了情况,不等我作过多的解释,就开始写处方。我可不想不明不白地去拿yào。来了一趟惠州市最大的医院,我得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呀,我问医生,我得的是什么病,他的回答和沥林那家私人诊所的回答一样。

在医院下班前拿到了yào。走出医院的大门,我们就站在了西湖边上。沿着西湖边上走,在吃午饭的快餐厅吃下了yào,易对我说:“好不容易来到西湖边上,我们玩到下午再回去吧。”这正合我意。惠州西湖虽然没有杭州西湖有名,但是它却是惠州的一大景点。很早以前我就想到西湖边上走一走,但是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西湖在哪儿。没有想到因为看病,成全了我的第一次西湖之行。

夏天的惠州西湖虽然没有春天那样迷人,但是依旧很美。西湖边上的榕树,大都有一些年头了,它们婆娑的枝叶为渴望yīn凉的人们撑起了一片盛凉的好地方。所以,尽管是在火热的夏天,西湖边上的人却不少。树下的水泥长凳上,随时可以看到坐在上面乘凉的人。有的人穿着中心医院的病号服,想必是在医院呆闷了,中午来西湖边上透透气的。有的行色匆匆,挂着包包,脸都被晒红了,那些大都是走在找工作路上的人。在外面晒了半天,够热了,所以来西湖边上歇一歇,歇够了,还得继续向前走呢。还有一些老者,他们或单独坐在凳上打瞌睡,或两三个坐在一起聊天。行人们从西湖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或许傍晚时分,他们还会从那一头向着这一头走过来。西湖边上,总是行人不断。在夏天,看着西湖里面的那一汪绿水,走在大榕树为我们撑起的绿荫下,我仿佛觉得自己置身的位置,不是惠州西湖,而是杭州西湖。没有到过杭州西湖,不知道杭州西湖有多美;到过了惠州西湖,就把它当作是杭州的西湖吧。

走了没有多远,胃突然痛起来,痛得想呕吐。我们停下了脚步,找了一张凳子坐下来。易帮我拿包,我则靠在凳子上休息了。得让自己休息一会儿,最好能够慢慢地睡着,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胃痛就停下来,那最好不过了。易拿着我的yào,慢慢地看着说明书。他很快就知道我胃痛的原因了,因为医生开的其中一种yào,第一次吃的时候会有肠胃反应的,怪不得我吃了yào没有多久胃就开始疼。可见yào已经慢慢地发挥作用了。

我还真靠在凳子上睡前着了。或许是这段日子头痛困扰我太久了,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吧。曾经有一次,老板提醒我,得去做个脑部检查,看一看脑袋里面是不是长东西了。老板甚至还说,如果我想去,他带我去某个医院找专家。脑袋长东西,那是一件极恐怖的事情。所以,头痛得厉害的时候,我还真怀疑过自己脑袋里面是不是异常了。那个时候易已经计划带我来中心医院了,惠州中心医院比老板说的那家医院名气大多了,所以我就一直等着来中心医院。不过中心医院并没有做专门的检查。可见犯的并不是大病,只是一般的小病罢了。

第一百九十七节(二)

第一百九十七节(二)

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下午过去了一大半了。头痛居然停下来了,不过腿仍旧没有力气。从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