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再痛苦,还是得离别,身不由已。

因为离别,本来很好的天气,晚上却突然下起了雨,一直下到早晨,看样子不会停下来。早晨起来,看见易还在。我对他说:“等会儿我送你去公jiāo车站吧。”那天我们是下午出车去东正,他当然不能等到下午回去。他说:“不用了,我看完货就走。”我没有心情上班,站在窗前,远远地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只要他的背影还在,他就还没有离开。不过早晨是我最忙的时候,当仓管员拿了写满数据的小单上来时,我得开送货单了。即使心里牵挂着易,但是我不能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等我开完了送货单,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我远远地搜索着易的背景,却没有找到。我去车间里面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他。我去他的宿舍,宿舍里面没有人,但是属于他的衣物,他已经全部拿走了。

回到办公室,我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儿。他告诉我,他已经在车上了。后来有同事告诉我,易走的时候,雨好大呀,他没有带伞,有人要拿伞给他,他没有要,说这次回去了或许不会再来三峰了,借了人家的东西,不知道怎样还给人家。

易走了,我特别不习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人帮我,但是我自己知道坚强。但是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易,他仿佛是我的一根拐杖。现在,拐杖没有了,我试着让自己慢慢地回到过去。这样的时候,只能自己给自己疗伤。

可是,疗伤谈何容易?心里的伤,只有心上人才能疗好呀!我坐在办公室里面,心不在鄢地过了三天。易走的第一天,我魂不守舍;第二天,我依旧魂不守舍;第三天中午下午,我突然想听听易的声音。不知道他到家没有?桌上的电话响了。是易打过来的。易告诉我,他已经到了他家乡小县城的医院。他母亲在那儿住院。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心里特别高兴。不过,易给我说他母亲的病,我却高兴不起来。老太太此时正在打着点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呢。我对易说,你去照顾你妈吧。易却说:“我现在就在住院部的走廊上,这个位置是我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的,在这儿我可以看到我妈那儿的动静,我现在一边打电话给你,一边观察那边的情况呢。这个家伙真够精的,两不相误。这时我想起了中国一个老得掉渣的问题: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要是你妈和我同时落水,你先救哪一个?不过,在那时,不适合问那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问过易,因为这个世上没有那样巧合的事情。如果真遇上了那样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罢了。

易买了一张老家的电话卡,每天中午和下午打一次电话给我。在电话里面,我知道易那几天三餐都吃面条,没有吃过饭;我知道老太太那段时间脾气特别暴躁,易只要有一点小事得罪了她,她就要拔掉胳膊上的针头,口里还喊着说自己不想活了,死了干净,然后逐一数落自己的孩子。整个病房的人,都以为老太太的孩子们不孝呢。易是家中的老幺,老太太叫他幺儿的。平时老太太最疼他,不过在老太太生病的时候,骂他也最多。有时候他无缘无故地就被骂一顿。老太太骂他不孝,骂他去外面打工一去就是几年也不回家。老太太骂孩子们一顿,骂累了,就叫易倒水递yào。易兄弟姐妹四个人,但是老太太生病的时候,却只有易和他大姐服侍她。易的大姐服侍了老太太一段时间,等到易来医院的时候才回家去。至于易的二姐和哥哥,他们压根儿连医院都没有去过。易的哥哥和老太太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不过分了家,老太太病得起不了床了,易的哥哥都懒得送她去医院,还是易的大姐背着她去坐车,送她进医院。易每隔一两个月就给老太太寄钱回去,老太太把钱存起来,每次易二姐家的孩子去了,老太太就偷偷地塞钱给他们。结果这次生病了,却不够钱治病,易离开惠州的时候,还找同事借了一点钱才敢回去。这次老太太住院的钱,也全部是易出的,易的哥哥从未送过钱来。我对易说,你哥哥不养你妈,你就一个人养他好了,老人家也花不了你多少钱。他不给治病的钱,你一个人出就是了。回了广东,好好地存钱,几个月功夫就把钱挣回来了。

那段时间我在电话里面安慰易,每天下午,我还准备着头痛来袭击我。每天早晨去上班,我总是先吃了一包中yào小丸子才敢开始工作,下午上班也是先服了yào再上班。尽管如此,头痛还是照样继续。每天下午三点多钟,头痛就开始了,痛得两眼直冒金花,痛得双腿发软,晚上下班的时候,走路都没有力气。医生开的中yào小丸子吃完了,我自己又去yào店买,我想着:等吃完两个疗程,病或许就好了。医院是个恐怖的地方,我一个人实在不想去医院。

有一天晚上,易打电话告诉我,老太太第二天出院。他幽默地说:“我买的电话卡,每天给你打电话,话费快打完了,我妈也要出院了。”也就是从第二天开始,易的手机就关机了。后来他告诉我,他家没有座机,他想着,反正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想给我一个惊喜,所以就没有打电话给我,不声不响地回惠州了。

第一百九十七节(一)

第一百九十七节(一)

有一天接到东正公司的电话,让我和小李子、老板一起去东正公司开会。这样的会议,当然是坐着老板的小轿车去。不过我特别害怕坐老板的专车。他那辆马自达,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地清洗过了,坐进车里面就想呕吐。记得上一次也是去东正公司开会,同行的有我、小李子,还有东正的一个技术人员。上了车以后,除了老板以外,其余的人都难受得要死,没有吐在车子里面已经算不错了。正好我在生病,我找了个理由推脱了,把我需要处理的那一部分事情jiāo给小李子dài bàn。小李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推脱,只好跟着老板去了。

老板出差了,我们就理所当然地在办公室里面做着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我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日历,易回家已经半个月了。如果东正公司还会安排他来三峰,我们也得半个月之后再见面。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月时间,却只是走完一半的历程呢!我又打了易的手机,还是关机。这个家伙,鬼晓得他在忙什么,回了家电话就打不通,也不知道给我一个电话!

联络不上易,易仿佛人间蒸发了。等他回来了,我得好好教训他!想到教训他,我又忍不住笑了。正在想着用什么方式教训他,仿佛幻觉般,易就走进了办公室。我以为我眼花认错人了,但是我听见其他同事在同他打招呼,当然是他没有错了。我觉得很惊讶,易不是请了一个月假吗?怎么这样快就来了?他走到我的座位边上,告诉我,老太太的病好了,他就来广东了。

后来只有我们两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