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年的味道了。”我口袋里面的钱倒是够买那一套裙子,不过还是没有买。我没有买到衣服,阿玲又不缺衣服,我们只好帮易找衣服了。当然,我只负责帮他找目标,钱自然是他自己付。

男光棍的日子过得还真凄苦。瞧易那一身打扮,身上的深蓝色衬衣,据他自己说还是牌子货,不过早就洗褪色了,看上去特别旧,我曾经怀疑这件衣服是他老爸的衣服;裤子是请裁缝做的布裤子,小脚的,估计是哪年回老家的时候请老家的裁缝给缝的,裤脚有一点短,不知道是缝的时候裁短了,还是洗的次数多了缩水了,皮鞋也很旧了。要是他的模样猥琐一点,他的这身衣服加上他的打扮,可以演一个坏份子了。所幸的是,他的相貌不算丑陋,所以即使是这样着装,也没有人把他当成坏份子。

我还是第一次帮男人买衣服。不过,我的眼光却不错。在男装区,我挑了一件白色短袖,蓝色西裤让易试穿,易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再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简直换了一个人,白色短袖配上蓝色的西裤,看上去人精神了很多,不像是工厂里面的普通打工仔,而像是企业高管。易自己也满意那身打扮,自然是买下了衣服。第二天他就把一身行头穿出来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易每次买衣服都要拉上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易再也没有穿过不合身的衣服。所以,有一天当他的姐姐大老远地从老家来广东,见到易的时候就说,易看上去年轻多了,精神多了。人是三份长像七份打扮,如果男人自己不善于打扮,男人身边的女人就得把他打扮好,让他上得了台面。一个女人如果爱你身边的男人,你首先就得把他好好打扮一番,让他穿着得体的衣服,自信地走出去!

后来易又添了几件衣服,每次回东正公司开会,总穿得风风光光的。有一次他回去领工资,那时东正公司给他们发的是现金。易把工资放进钱包,再把钱包装进屁股后面的口袋,然后就一路屁颠屁颠地回三峰来了。

回到三峰就去车间忙。忙了一会儿,有员工发现他裤子屁股后面破了洞,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叫他:“老易,你今天怎么穿了一条破裤子来上班?”易说:“没有啊。”那个员工便伸出一只手指头,放进了易屁股后面的的破洞里面。易这才说:“莫非我的裤子真的破了?”他回到宿舍脱下裤子一看,裤子真的是破了。破的地方,正好是屁股后面的口袋,那是他放钱的地方。他这才急了,急忙打开口袋查钱钱包。钱包上面有一道划痕,不过没有破,钱也还在。这是割包党在易的裤子上留下的痕迹。

这条裤子可是我帮他选的裤子呀,他平时穿着上班,都特别小心,生怕弄坏了。每次洗裤子的时候,总是洗得特别仔细。结果被小偷用刀片轻轻地一划,裤子就没有用啦!不过易舍不得扔掉这条裤子,他把裤子洗干净了,拿出去补了一下。补过的裤子屁股上面有明显的痕迹,只能在三峰上班时穿,回东正或是去别的地方就不能再穿了。那条补了补丁的裤子被易穿了好久,终于有一天,易不小心又把裤子弄出了一道破洞,他才丢掉了它。后来再也买到一模一样的裤子。那条曾经让易无限风光的裤子,就这样丢进了垃圾堆,走进了记忆里。记忆都是美好的。

夏天来临的时候,我犯头痛了。头痛于我而言,并不是第一次。冬天的时候,头顶偶尔会在晚上痛一阵子。天热的时候,偶尔也会痛一阵子。一阵子过后就好了。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爱护身体,一点小问题也懒得看医生。我以为,这次也会像以往那样,痛一下自然就好了。

起初也是这样的。每天痛一阵子,一阵子过后就没事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撑不住了。那天从上班开始,头一个劲儿地痛,一刻也没有停过,一直痛到下午,痛得我坐在座位上不想动,痛得我想冒冷汗。小莲说:“你快去医院吧,不能再这样撑下去了。”我请了假,准备去医院。

易上晚班,这个时候他正在休息。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要去医院。一听说我要去医院,他就起来了,在宿舍楼道里我们碰了面。看样子他还没有睡醒,红着一双眼睛,刚才他肯定是光着膀子在睡觉,因为他一边走,还在一边扣衣服。在沥林,除了沥林医院,还有一家私人诊所。听说私人诊所的医生医术不错,阿丽他们平时都是去那儿看病,我们也去了那家诊所。

医生是一个很老的医生,据说是中医。把了脉,问了症状,他说:“这是神经xìng的头痛。”然后他说,脑血管太细,天气变化的时候,脑血管收缩,就会引起头痛。然后开了吊针,还有几盒中yào小丸子。吊针倒只打了一针,不过老医生告诉我,那个中yào小丸子,得吃两个疗程,一个疗程半个月!太残酷了!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久的yào呢?不过生了病,只能听医生的话了。

打完针从医院回来,头依旧痛着,还有一点头昏。易把我送回宿舍,我就躺在床上睡觉了。其实大白天睡觉是睡不着的,不过头痛的时候,躺着比坐着舒服一些。我闭上眼睛,用手压着头顶,头痛就会减轻一些。易轻轻关上门走了出去。不过很快我又听到开门的声音,凭着感觉,我知道是易来了。果然是他。他过来陪我说话,督促我吃yào。

那个中yào小丸子真难吃呀,一次吃一包,好大的一包,吃的时候,一定得准备好了温水,朝嘴巴里面塞了一包yào丸,然后喝几口水,昂起头把yào丸服下去。我每天带着yào丸去办公室,到了服yào的时间,就坐在座位上服yào。听好多人说,那个医生的医术十分了得,有时候沥林医院看不好的病他都能治好,但是我觉得我这次的治疗效果却不太好。吃了yào,头痛依旧还在进行着,不过不是整天在痛,早晨痛一阵子,下午又痛一阵子。晚上下了班,去外面吹一会儿风回来,头痛又会好一点。所以,不值班的时候,我就和易出去吹风。

第一百九十六节(二)

第一百九十六节(二)

有一天晚上易找到我,告诉我,他母亲病重,他得回家一个月。我说:“你回去就是了。”易说:“我请了假,公司就会派一个人来顶替我,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或许就不会再调来三峰了。”这个问题他不说我也懂。对于公司的命令,他只有服从的份儿。我心里虽然很难过,但是嘴上却说:“这个没有什么啊,你当然得听公司的命令。”其实,我真的希望易不要请假回去。因为这一走,或许我们之间就真的没有戏了。三峰离东正那样远,他走了,就算我想去东正找他,东正那样大,我还能找得着吗?不知道那个时候易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不过可以看出,他真的舍不得离开。离别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