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出口欧盟的,玩具既漂亮又环保,在国内的市场是买不到的。后来有一天,易问我,当年那些玩具都去了哪儿,我说送给小莲的侄女了。易说,可惜了,那可是国内市场上买不到的玩具呢。可是,当年谁知道后来成为孩子他爸的那个男人是易呢?要是早知道,我肯定把玩具打包了,谁要我也不送呀!不过,小莲他们当年对我实在是太好了,送给她的侄女,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吧。

夏天来了,宿舍热得像蒸笼。东正那边又开始叫起来了:他们说,他们的工作人员住的宿舍太糟糕了,没有办法休息,得让我们给他们装空调。老板那个时候做东正的产品,既赚加工费又赚原料,尝到了甜头,东正提出的要求,他当然是无条件答应。这个时候,刚好有一间宽敞一点的管理宿舍空了出来,老板就让易和他的同事搬到了那间宿舍,又给他们装了空调。不过,合俊的人可没有这样好的福气,阿玲依旧住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从此易和我就不再是邻居了,不过两间宿舍也只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热得受不了的时候,我和阿玲就跑到易的宿舍吹免费的空调,吹够了再回宿舍睡觉。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一天晚上,我去找易,让他陪着我去逛街。易却说他没有空。他那天晚上确实没有空,上夜班,晚上还有新产品上模生产,他得守着新产品。我于是和阿玲出去逛。本来想去买带摄像头的手机,二零零五年春天,带摄像头的手机可是一件新鲜产品,售价也不便宜,随便一款带摄像头的手机,都要一千多块。我们逛了几家店,没有买到意中的手机,最后就去逛夜市。然后,我们就去吃砂锅粥了。十五钱一锅的虾蟹粥,我和阿玲吃了个饱才回去。回到厂里面,就想去气气易。刚走进厂门,就看见易站在厂房外面抽烟。我跑过去,对易说:“我们吃砂锅粥了。”易问:“谁做东?”我说:“当然是我做东啦!”易狠狠地咬了咬牙,对我说:“还叫我哥哥呢,出去吃东西也不叫上我。”我就不叫他又怎么样?我说:“我和阿玲两个人出去玩,吃一点东西你也要抢呢,你什么时候做东请我们吃东西呢?”易请我们吃东西的时候,当然不会吃虾蟹粥,我们通常是炒了米粉和田螺,有时候炒土豆丝,坐在马路边上喝啤酒。每次我都喝得脸通红了才回去。不怕喝醉,因为喝醉了自然有人背着我回去。不过,我从来没有喝醉。

到了周末阿玲就回合俊。只剩下我和易了。和易住同一间宿舍的东正公司派给三峰的另外两个家伙,也溜回厂去了。只剩下易一个人留守。我们懒得去外面吃夜宵,在三峰厂的小店里面买了零食,两枝珠江啤酒。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偏偏要拿珠江,因为我们平时喝龙八啤酒多。到了易的宿舍,开了空调,我们一人拿了一瓶啤酒,打开了盖子,易就遇见了惊喜。盖子里面写着“二等奖”。那段时间,刚好珠江啤酒搞活动,一等奖是五千块钱,二等奖是数码产品。打电话到惠州市的经销中心,经销中心报给他一个地址,让他随时去领奖。原来领奖可以这样简单。

第二天中午易就领回了一部苹果MP3。他领回了奖,我觉得挺不服气的。二选一的机会,居然被易选中了,我却没有选中。所以我就去找他耍赖。我说,这个MP3产品,是我们一起喝啤酒喝出来的,自然也有我的一半吧,所以你不能独吞了它,我们一人一半。你用一天,我用一天。易倒是很大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明白易为什么就答应了把MP3分一半给我,直到后来认识了易的大姐,我才知道中了易的计。因为易的大姐告诉我,有一天易告诉她,自己喜欢上我了,那个时候我还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玩很开心呢,原来他早有他的计划了。女人的大脑反应就是比男人笨,一个男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对一个女人好,这可是铁定律呢,那个时候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或许那个时候我也喜欢易吧。只能这样解释了。我想,如果后来没有和易走到一起,那部MP3该如何分割呢?一个产品怎么可能分成两半呢?或许那个时候易就算定了,我跑不出他的手心?后来这部MP3就成了我们的共同财产。我不喜欢戴着耳机听音乐,后来怀孕的时候,就用它来做胎教。打开MP3,把音乐开到很小声,贴到肚皮上,小家伙听到音乐声,就在里面踢个不停。这也算是MP3为我们作出的贡献吧。

MP3刚拿回来那会儿,它可是三峰的一个亮点。那是三峰厂区里面最好的MP3,苹果的,杂牌军自然不能与它相提并论。那个音质是好得没有话说,外观也特别漂亮,白色的塑胶外壳,胶壳上方,有苹果的标志。耳机线也是白色的,看起来特别有品味。和易关系不错的人,排着队找他借MP3玩新鲜。有一天下午,我看见办公室里面一个文员戴着易的MP3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知为什么心里就生了一丝醋意。易在车间里面,我发信息给易,说我要用MP3。这个消息特别有效,接到我的信息以后,易马上回信息告诉我,MP3被某某借走了,等一会儿她还回来就送过来给我。我也回信息给他,我看见MP3了,她戴着MP3在我面前晃,我心里不舒服。那个女孩子也只是借了一会儿,就把它还给易了。我拿了MP3,自己并没有听音乐,而是拿给小莲去听。因为小莲说晚上戴着耳机听音乐很快就睡着了。等到第二天早上,MP3就没有多少电了,就得拿去接到电脑上充电。充电的时候,MP3就成了我的私人存储器,写给易的诗也就存进了MP3。

MP3就像一个媒人。因为易用完了电之后,总要找我充电,每次充电,我都会朝MP3里面塞一点文字进去,易看到文字之后很感动,于是对我就会更好一点。有时候,我对他说,易,我为你写了这样多文字,怎么不见你为我写一个字呢?得还一点给我呀。易说他不会写。易不会写是真的,据他自己说,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作文课,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让他们用两节课的时间去写,结果他就睡了两节课的觉,等到jiāo卷的时候,他一个字都没有写,jiāo了白卷。易欠了我的文字,他就帮我做体力活:帮我提水、每天晚上洗衣服的时候,帮我从水井里面打水出来。有时候,易也耍赖。他懒得自己洗衣服了,把一盆臭衣服放到我面前,让我给他洗。我洗衣服,他打水,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便宜。洗完了衣服,各自回宿舍门口的走廊上晒衣服,我冲着他叫:“你得把衣服的水拧干一点。”就看见他真的用力拧衣服里面的水。我对他说:“把衣服拍几下,晒出来的衣服平整一些。”他就真的去拍衣服。其实我也是瞎cāo心,他一个人在外面的日子比我长多了,他闯广东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呢,这些常识他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