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衣服颜色是黄色的,我也懒得去找黄色的线,直接就给他钉到衣服上。

钉完了扣子,我们继续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三峰的伙食问题上。易和阿玲说,三峰吃的太差了,要是每天都在厂里吃,肯定会营养不良。我告诉他们,我有电磁炉和锅,如果要改善生活,告诉我一声,我买菜回来做了大家在一起打伙吃就好了。易于是在我们面前吹牛,说他的厨艺如何精湛,我们听他讲了几道川菜的做法。那几道菜恰好是我和珂玲不会做的,听他说也觉得是那么一回事,于是我提议说,哪天我买了菜回来,让易做菜给我们吃好了。阿玲说,倒不如明天就让易做菜给我们吃。

第二天下了班,我就和阿玲一起去找易,让他提供菜单,我和阿玲去买菜。易这个时候却想逃。自己明明答应过我们,说做菜给我们吃,却临阵逃脱,我和阿玲当然不会放过他。一张嘴斗不过两张嘴,易只好妥协,说等他忙完了就带我们出去吃东西。这正合我意,因为我还没有吃晚饭呢。不过等易忙完就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三峰老板最近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让我们皆大欢喜:我们几个文员,晚上不用都蹲在办公室了,四个人轮流值班,值班的人六点下班吃晚饭,吃完晚饭以后,七点开始值班,一直值到晚上十点钟。这样一来,不值班的时候,一到七点钟,我们就解放了。于是,我们就一边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一边享受我们少得可怜的业余生活了。所以,下了班以后,我才有时间和阿玲一超导去纠缠易。

沥林也就只有一条街道,走来走去就那么大一点地方。我们逛了一圈,就在一家路边摊吃夜宵了。点了田螺、炒米粉、土豆丝,拿了几枝啤酒。三个人每人先拿了一枝,一边吃一边喝。阿玲的酒量不错,啤酒喝下去以后,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就不一样了,几口酒下去,脸就开始泛红,不过离醉酒还有一段距离。自己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而且又是几个熟人在一起,我才敢喝。我们喝完了第一瓶啤酒,我对易说:“我们再叫几枝,今天喝个一醉方休好啦,”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喝过一次酒了,好不容易有个陪着我喝酒的,自然是越喝越高兴。易却不让我和阿玲喝了,他的话倒是很诚肯:“你们两个都比我小,我就当你们是妹妹好了,你们要灌醉我没有关系,不过我不能灌醉你们。”我说:“那我们再叫三枝,算是一人一枝,你的你自己喝,我和阿玲的那份,你也帮我们喝了,我就想看看你醉酒的样子。”易不干,又喝多了一枝啤酒,我们都没有醉,一路走回厂,大家的头脑都清醒着呢。因为他请了我们,自然我们得回请,所谓的礼尚往来也就这样开始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把那次在一起喝酒说成是我们桃园结义,易是大哥,我是二妹,阿玲比我们都小,自然是小妹了。

从此以后易自然以大哥自居。以大哥自居的人,当然得让着小妹。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终于不像以前那样大事小事就冲着我发飙了,经过了几个月的磨合期,三峰厂的人也争气了很多,所以我紧繃的神经终于可以松一松了。业余时间,当然是和阿玲一起玩,有时候还跟着一个易。易跟着我们的好处,就是他有一身力气。比如出去买了东西,有人帮我们提。有时候,我值班或是阿玲回合俊去了,三个人的小团伙只剩下两个,于是变成两个人出去逛街了。于是,三峰厂内就有两种版本的传说出现了:一种版本是:易和阿玲拍拖了。另一种版本是:易和我拍拖了。甚至有一些人还在问:易到是底和阿玲在拍拖,还是在和我拍拖呢?其实那个时候,谁也没有和谁拍拖。拍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那个时候我已经算大龄剩女了,而且对易的印象也不错,但是感情投资可不是随便就能投资的,得在合适的时候才投资。

有一天合俊试模,注塑出来的试模产品像干瘪的老头儿的脸。阿玲觉得这个胶壳的模样特别搞笑,拿上来给我看。我看了看,对阿玲说,我们来整一整易吧。阿玲问:怎样整他?我说,用这个胶壳作诗来笑话易。然后拿出一张白纸,写了几句话。大致内容说这是一张刻满岁月痕迹的脸,如果易看到这张脸时,请不要怕,因为这是五十年以后他的脸。完成这个动作以后,阿玲拿来一只胶袋,我们俩把那个干瘪的塑胶壳子和写上诗的纸条装进了胶袋,然后塞进了易的抽屉,等着易回办公室。

等他回了办公室,我和阿玲就忍不住冲着他笑起来。易不明就里地问我们笑什么,我们不回答他,只是一个劲儿地笑。我们笑了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然后阿玲就对易说:“你打开抽屉看一下。”易问阿玲抽屉里面有什么,阿玲不告诉他,只是叫他打开抽屉。我们猜想着易打开抽屉以后,只有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见我这样刻薄他,一定怒发冲冠,狠狠地摔了这个干瘪的胶壳子然后离开办公室;另一种结果是,和我们一起没心没肺地笑。等易不慌不忙地打开了抽屉,拿起我们送给他的礼物看了看,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在他看来,这个东西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好玩。真扫兴!我对易说:“这是我和阿玲送给你的礼物,你得好好保管,不能丢失。”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谁知易却真把这个东西保管起来了。好几年以后,有一天打开他的箱子找东西,当年我们恶作剧弄出来的东西:一件物品配着一首小诗,一件也没有少,全部都在。

有一天阿玲回合俊,带来了一艘小小的玩具船。船特别漂亮,装上电池,按一下按钮就会有音乐。合俊是做玩具的,所以当然有数不清的玩具。我们都是大孩子了,但是童心未泯,而且我们的儿童时代是没有玩具的,这艘玩具船就成了我们补习儿童时期乐趣的一样东西。我和阿玲有空的时候,就把这艘船拿在桌上把玩。有一天,易要走了这只船,用胶袋装起来,装进了抽屉。翻他的抽屉时,我发现了这个秘密。一个大男人,居然也喜欢这样的玩具,真是太好笑了,我可不能让他的愿望得逞!于是,趁他没在办公室的时候,我拿走了那只船,抱回了宿舍,放在枕头边上,然后再告诉他,抽屉里面的船被我拿走了。我拿走了他当然也只能无条件地送给我了。不过,这艘船我也没有保留几天。有一个周末,小莲去她哥哥那儿,找我要走了这只船,带给她的小侄女了。记得那个时候阿玲拿过了许多玩具来三峰,我们玩几天,最后都被我拿回宿舍去了,我开玩笑说,这些玩具留给我的女儿以后玩。不过这些玩具后来我都送给小莲的侄女了。那时似乎拿走玩具只有一个理由:不能让易占便宜。这真是个孩子气的理由。合俊做的玩具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