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布裤子,脚上再穿一双半新不旧的皮鞋,头发要是剪慢一点就有一点自然卷,如果这样的男人个头又矮,模样又丑,估计走在街上回头率还是蛮高的——因为奇丑呀!不过易却不是个头矮模样丑的那一类。他的个头倒是很高,模样也不差。

转眼易到了我们厂就快一个月了。这期间,他倒是在三峰大大地办了几件好事,虽然对于我们办公室这边的人像防狼一样防着,却和车间工人、送货司机、送货员的关系渐渐地铁了起来。有一天下午,司机要出车去他们那边,易也要跟车回东正那边开个小会。三峰的送货单全是手工开的,东正的货多,送货单一开就得半个小时。司机在楼下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我拿单下去,就到办公室找我了。司机和我们的关系倒是特别好,平时特别爱开玩笑,进了办公室,就冲着我这边叫:“女朋友,单子开完没有?”司机身后跟着易,大家都知道司机说的是玩笑话,也没有人起哄,不过易却跟着叫起来:“她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的女朋友。”在三峰厂,办公室的三个文员都是单身,经常被人家开这样的玩笑的,大家平时工作压力大,开开玩笑还可以笑一下。司机接着易的话说:“你这个家伙,是老牛拉车跑不动了,还找女朋友干什么,她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的女朋友。”说完司机笑了,易也跟着笑了起来。

易在工厂呆久了,打听到他是重庆人,离湖北不远,他的家乡话和宜昌话也差不了多远,于是拿着地域给他拉近呼,叫他老乡,觉得叫老乡亲切。初夏的时候,好久没有下雨,工厂缺水。厨房门口的水井一到晚上就干得连沙子都压不上来,冲凉房门口的两口水井也干枯了,煮饭用的水是从隔壁工厂的大水井里面压过来的,晚上冲澡都没有水。三峰的水井太浅了,自然如此,不过,与三峰厂一院之隔的一家已倒闭的五金厂的院子里面,却有一口大井,就算附件的水井全干了,那儿却有用不完的水。不过,去那儿提水得要一翻力气:因为是倒闭的工厂,通往工厂的铁门已经被锁起来,走不通,不过工厂保安室的窗户玻璃却被人为破坏了,要去院子里面提水,得翻过保安室的窗户进厂,窗户太高了,女孩子翻不过去。看着男生们一个个提着桶进院子打水去了,我也提着桶,走到工厂门口,想碰碰运气,遇上我熟识的人,让他们帮我进院子里面打水好了。走到院子门口,刚好看见易提着一桶水翻窗出来。见我提着空桶,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还没有等我开口,他把自己的那一桶水放在我面前,然后提起我的空桶就翻过保安室的窗户,进院子打水去了。我守着他的水,等着他提水出来。没有多久功夫,他就提了满满一桶水来了。然后,他两只手各提着一桶水,一路提回了宿舍。他帮我提了水,我自然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他到我们宿舍窜门,看了一会儿电视,聊了一会儿天。

他帮我提了一次水,以后几天,我就有理由找他帮忙提水了。停水的日子并不长,也就几天时间。那几天一到要提水的时候,自然想到了他。想到了他,就去敲他的宿舍门。他倒是特别乐意帮忙。后来三峰的水井有了水,不用他帮忙提水了,但是我们的话却多了起来。

有一天下午,刚走进办公室,就被老板劈头盖脸一顿骂。等老板骂完了,我才明白为什么会被骂。原来又是马屁这个臭人去老板那儿瞎告状惹的。我们在帮着附近的一家工厂做收音机外壳。工人在cāo作的时候,把模具弄了一个小缺口,生产出来的产品自然是有一个小缺口了,但是工人和质检员居然都没有发现,直到送货到客户那边,被客户发现了,直接被客户退了货。生产出来的产品也不多,几百个产品。那天跟车去送货的是马屁,按正常的程序,退货回来了,第一时间通知车间主管、质检员,顺便告诉小李子和我这边,我们自然会想办法解决问题。但是马屁就是不知道好好做人,他回来的时候正好是中午,瞅着办公室里面只有老板一个人在,于是想在老板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顺便让别人的日子不好过,他没有通知车间的管理员,自然也没有通知到我们,拿着一个不合格的产品,在老板那儿夸大其词地说了一翻,老板就开始骂人了。最先被骂到的是小莲的叔叔。小莲的叔叔也同我一样,。老板骂完了小莲叔叔,接着去骂车间的质检员,骂完了质检员再去骂白班的领班,骂完了领班骂小李子,等骂完了小李子,就到了上班时间,我就挨骂了。

挨这顿骂其实挺冤的。我只是跟单员,并没有直接参与到品质管理。送给客户的产品,品质出了问题,如果有人告诉我了,我当然有义务转告给所有的人,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的存在,让他们想办法去改善。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个情况。老板骂完了我,就去车间转悠了,小李子告诉我,老板骂他骂得更凶呢,他也是被骂完了才知道是这件事而起。挨了骂心里自然不好受,于是去车间转悠消消气。在车间,我们几个被挨骂的人聚在一起,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被骂完了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小莲叔叔说:“马屁要是下次还敢乱说话,小心我揍他。”马屁在工厂挨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谁叫他爱挑拔是非呢?

大家议论了一会儿,气消了一些,不过我不想那样快就回办公室去。办公室真是一个令人压抑的地方,我一路转悠着就到了东正产品的放货区。易坐在那儿一箱一箱地看货。见我走过去,易问我:“老乡,听说你挨骂了?”三峰厂太小了,一点芝麻大的事情,很快都会传遍全厂。想必他也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了。我说是。他说:“你们老板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乱骂人呢?”我说,都是马屁多事,惹得我们大家一起挨骂了。易搬来了小凳子给我,说:“坐一会儿,消消气再回办公室。”于是我就坐那儿同易聊天。从那个时候开始,和易说话多了起来,而且他也不像以前那样蛮横无理地对我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有一天,我、合俊质检阿玲、易,我们三个人在易的宿舍聊天,易说他的厂服掉了一颗扣子,但是没有针和线去钉扣子。说着指了指自己穿在身上的厂服,还真掉了一颗扣子。阿玲说她那儿有,然后就找了针线过来,让易自己钉,易却懒得自己做,他说,阿玲帮他找来了针线,我就得帮他钉扣子。我说:“你要我给你钉扣子,得把厂服脱下来呀。”不过他并没有脱厂服,而是盘着腿坐到到我旁边,说:“你给我直接钉到衣服上就好了,我才懒得脱衣服呢。”他懒得脱衣服,我和阿玲也不能扒了他的衣服,我于是用阿玲提供的针线给他钉扣子了。阿玲的针线是紫色的,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