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好人。不过,我可不买他的帐,因为他骂我的时候不留一丝情面。

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忙着整理一堆数据,易手里拿着一只塑胶壳子,铁青着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的办公桌前,把塑胶壳子扔到我面前,对我说:“你看,这就是你们的工人做的产品。”我对他说:“我这就去找质检员,让他们盯好产品质量。”易却对我说:“你们的质检员简直是白痴,给他说一百遍也没有用。你们的质量出了问题我只找你,不找别人。你现在就跟我去车间,看一看你们的工人做的产品。”

我跟着他去了车间。他像押犯人一样,跟在我后面,逼着我挨个检查东正的塑胶产品。幸好在三峰我是万能的,生产品质什么都会。我拿起胶壳一个挨着一个看,机器生产出来的产品倒没有问题,不过工人在加工的时候,加工得不好看,不过按质量标准,也能过关。当然,每一个客户都要求完美,供应商做给他们的产品,当然是外表越好看越好。我挨个查看了工人做的产品,逐个教工人怎样把产品做好一点。走到一台机器旁边时,有一个工人见我说他做得不好,不以为然地说:“这样做也没有问题呀。”易在旁边对我说:“你看,这就是你们的工人。只要没有问题就好,就不知道做得更好一点。”真惭愧呀,三峰的工人也就这样的素质,我当然只有被骂的份儿了。不过,就算被易骂了,我还得手把手地教工人把产品做好。

第一百九十二节(二)

第一百九十二节(二)

这件事情过去没有几天,有一天车间的质检员又惹出事情来。在三峰厂,质检员的素质也高不到哪里去。他们大都是以工人的身份应征进来,某一天车间的质检员空缺了,老板想提拔他上来做质检员,一声命令就提拔上来了。提拔上来以后从来没有对他们进行培训,所以他们骨子里面还是工人的素质。以他们的素质,看普通客户的货,凭着以往做工人的经验来判断产品的质检是否合格,也还免强能行,毕竟三峰厂做的塑胶产品,也就是固定的几家客户,偶尔新增一个客户进来,做的都是大货,产品质量要求也不太严格。所以,当生产东正的产品,要求比其他客户稍微严格一点的,以他们的能力就不能驾驭工厂的品质管理了。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有一天,我们从东正拉了一套新模具回来生产,生产出来的产品当然得做首件检验呀,首件检验当然得看图纸((其他工厂的首件检验倒没有这样严格,量一量尺寸就够了,但是东正的产品是出口的,每一套模具上都有英文字幕,所以得看图纸才知道生产出来的产品是不是正确的)。以前首件检验都是易做的。当然,这本来是三峰的事情,而不是易的事情。所以,这一次他让三峰的质检员自己做首检,做完以后给他看结果就行。

质检员是从车间提拔上来没有多久的家伙,我把图纸jiāo给他,他居然不知道图纸是做什么用的,把图纸当成了一张废纸随便扔进了一个角落,不见了。等到产品生产出业了,要做首件检验时,他也不看图纸,就知道拿着个尺子量了量胶壳的尺寸,看了看颜色,然后jiāo拿去给易。易问他有没有看图纸,他说没有看。易就冲着我发飙了。等他发完飙以后,我就去车间发飙。我找到质检员,问他为什么不看图纸,他说他不会。一听他说出这个理由,我就觉得好笑。以前我在台资厂打工的时候,工厂里面的任何一个员工都会看图纸呢,但是三峰厂的质检员,居然不会看图纸。看来我只能教他吧。我对他说:“你把图纸拿过来,我教你怎样看图纸。”他倒是听话,马上去找图纸了。他从工厂的这个角落找到那个角落,找了老半天,连垃圾桶都翻过一遍了,最后在一台机器的底下,找到了这张可怜的图纸。图纸上面沾满了油污,变得面目全非。我拿着这张沾满油污的图纸,又拿起一个塑胶壳子,慢慢教质检员看图纸。从此以后,质检员才学会看图纸。

说起来,还是东正改变了三峰的品质观。以前的三峰厂,只知道一个劲儿地蛮干,客户的品质要求稍微严格一点就没有办法生产了,我进三峰以后,就看见过好多次因为质量过不了关,生产出一大堆无用的产品,到后来和客户闹翻脸,老板还厚着脸皮找别人要加工费的事情。和东正合作以后,东正的人整天守在厂里面,逼着你搞质量,从那个时候开始,三峰的品质才慢慢地好起来。当然,首先的感谢的人,自然是易了。没有这个家伙在工厂里面一次次地发飙,三峰里面这群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十年八年都不会把质量做上去。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除了东正公司,合俊玩具厂也是我们的大客户。合俊的订单也是我负责。与合俊的合作就轻松多了。合俊也派了质检员驻我们厂,不过合俊的驻厂质检员,每隔几个月就换一次班。易刚到三峰那会儿,合俊的是一个叫阿玲的女孩子在驻厂。阿玲和我们的关系倒是挺好的,大家在一起像朋友一样。

有一天刘明带我们去摘草莓。我去叫阿玲和易,让他们也跟着出去玩一下。阿玲倒是挺爽快地就答应了,不过易却不领情,他说他没有空。我让小李子去请,也请不动。这个家伙,就像一块石头,真没有办法感化他。不过东正公司倒是喜欢这样的员工,派他在外面,不怕被供应商的糖衣pào弹攻击。其实摘个草莓又怎么啦,大家一起出去玩玩,又没有真给他塞一个糖衣pào弹。

摘完草莓回来,就到了下班的时间。我们把草莓提回宿舍,猜着易那个时候一定在宿舍了,于是想请他过来吃草莓。敲了一会儿门,他才隔着门问:“谁呀?”我说:“你出来一下,我找你有事。”一听说有事,他或许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吧,倒是很快就打开了门,走了出来。我说:“过去吃草莓。”他说了一句:“不用了。”然后准备关门回宿舍,我对他说:“你去吧,小李子和刘明都在,去聊一下天也行啊。”一听说有男士在,他才肯去我们宿舍。

草莓我早就洗好了放在盆子里,一大伙人坐在屋子里面就等他到了。他倒是很客气,我们一个劲儿地劝他多吃一点,他就吃了几颗,然后就溜回了宿舍,把个宿舍门关得紧紧的,生怕有人进去劫色。我们尽可能地想办法和他拉拢关系,毕竟三峰产品的出货大权掌握在他的手里呢,想出货顺畅一点,就不能得罪他。可是,他就是这个样子,拿他没有办法。虽然易看上去不像个老年人,但是他的行为却不像个年轻人。于是,私下里我和小莲说:“易这个人,就是中学生他爸——中年老男人。”中学生他爸不仅举动像中年人,穿着也像中年人。整天穿着一件破厂服,配上咖啡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