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3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更不想呆下去了。晚上没有吃饱饭,他们在车间忙到半夜,也没有人请他们吃夜宵。在三峰,没有老板的允许,谁也不能带客户的人去吃饭,因为吃了饭就得自己买单,老板是不给报销的。他们特别饿,两个人还真溜到外面找了一家小饭馆吃了几样小菜,喝了一点小酒。当然,他们的饭钱回东正以后就报销了。

他们两个家伙这样一闹,全东正都知道三峰的条件不好,所以东正那边的人就找老板,要给东正的人改善生活条件。老板答应给他们开小灶,他们下午才回三峰。他们回三峰以后,老板还真让饭堂给他们开小灶,每餐炒一点菜给他们吃。这样,他们才呆下来了。住的地方,依旧在我的宿舍隔壁,工厂确实找不出好一点的房子给他们住。

第一百九十二节(一)

第一百九十二节(一)

易的办公桌在第二排,小李子旁边。不过他除了每天写报告的时候蹲在办公室里面,一天有很多时间是在车间里面工作。那段时间驻我们厂的客户有几家,其他几家客户挺好对付的,对他们好一点,给一点小恩小惠,就足够把他们给忽悠过去。不过,东正公司的人却似乎软硬都不吃。

有一天,小李子偷偷对我说,做东正的产品亏损了两包塑胶料。塑胶料亏损,那个意思就是,你得用辛辛苦苦挣回来的加工费去找客户购买塑胶料。东正的塑胶料全是工程塑胶,贵得很呢,三峰公司自己都没有,找他们买料生产,老板不骂死我们才怪。我对小李子说:“我们作假吧。”所谓作假,就是掺一点坏料进去生产。东正公司的产品要求很严,只能全原料生产,所以有很多再生料在我们厂,还没有来得及退回去。小李子想了想,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了。虽然东正的工程资料上都已经注明,必须用全原料生产,不可以加再生料。什么时候掺假呢?小李子私下给我说:东西那个姓易的家伙实在是太精了,白天盯着我们的机台,晚上也盯到半夜才回宿舍去,我都找不出掺假的时候。我说,你把胶料倒进了料斗里面,倒胶料的时候不让他看见就成了。小李子说:你不知道,易最可恶了,只要他在车间,他过一段时间就去看料斗,要是被他发现料斗里面掺了再生料,我们的损失就大了。我和小李子瞅着眼镜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合计了一下,小李子说,我们后半夜掺假吧,得把这两包料的亏空给补上去。在三峰呆了几年时间,给别人加工产品,每当发现胶料亏损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掺假了,这或许是塑胶加工行业的行归吧?我们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定得避开眼镜,那是因为眼镜瞒不住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会在车间里面乱说。

我们想着做假,易也盯着我们。准备掺加的再生料已经准备好了,放在仓库一个不容易发现的角落,等着后半夜行动了。那天晚上他一直守到完十二点才回宿舍。小李子虽然早已下班,但是想着还有重要任务,他也不敢一直呆在宿舍里面,在宿舍玩一会儿就去车间瞄一下,看易在不在。好不容易等到易回了宿舍,猜想着他已经睡下的时候,他溜进车间,与晚班的加料员一起,把料斗里面的全原料倒出来,换成掺了一定比例再生料的原料去生产。料斗里面掺了假的料算好了只能生产到天亮,因为得在易上班以前就把塑胶料换过来,不让他发现我们后半夜的行动。

掺了假的塑胶料生产出来的产品,外观看起来和全原料生产的没有区别,因为东正的产品全是黑不溜秋的,我们掺假的比例也不高,也看不出所以然。不过掺过假的产品,是经不起仪器测试的,不过三峰没有专门的测试仪器,只有东正公司才有,而且东正并不是对我们的每批产品都测试料的纯度,易这边检验过了关,我们的产品去东正就算畅通无阻了。车间的工人也争气,生产出来的产品没有啥问题,第二天早晨给易检验了一下,全部放行,于是那一车产品就给忽悠过去了。两包亏空的塑胶料,我们用了好几个晚上才把亏空填补起来。

有一天上班,小李子告诉我,亏空的料已经填起来了。大家心里的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不用我们赔塑胶料了。我们的产品也没有收到东西的反馈报告,这批产品算是蒙过关了。就在我们的产品蒙过关之后没有几天,有一天收到东正发过来的一份报告。有一家塑胶加工商,违规掺再生料生产,结果生产出来的产品经仪器测试,韧xìng不够。东正追根溯源,问那家公司为什么要掺假,那家加工商回答,说生产时亏了料,才被逼得掺假。原来和三峰的故事同出一辙。只不过三峰倒是混过去了,但是那家加工商倒霉,被抓了现行。也不知道测试不合格的产品,有没有三峰制造的,不过被抓现行的不是三峰,就算其中有三峰制造的,背黑锅的那个家伙自然不是三峰。不过从此以后,生产东正的产品,我们再也不敢掺假了。要是再犯,说不定下个背黑锅的家伙,就是三峰。不过后来我们再也没有亏损过塑胶料,也用不着去掺假了。

后来有一天,应该是我们拍拖以后,易开玩笑问我:“我记得刚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那时三峰的技术那样滥,你们居然没有赔塑胶料,老实告诉我,有没有背着我掺再生料去生产?”即使在那个时候,我都对易说:“我们哪敢掺再生料进去生产呀?全原料生产的,不会骗你。”就算在那个时候,我和他代表着不同的公司呢,有一些秘密,直到我离开了三峰,后来他也离开了东正,回忆往事的时候,我才把真实的内幕告诉他。不过那个时候早已物是人非了,当年的那一群人早已各奔东西。

虽然我们掺假没有被抓现行,不过从那以后,易盯我们盯得特别紧。车间工人惹他生气的时候,他不好对着工人发作,因为工人也就那一点素质,对他们说没有用,只要与品质有关的事情,他都是冲着我来,我依旧当着我的冤大头。在三峰,每个跟单员几乎都是冤大头。小莲做得比我们久,她当冤大头的次数比我还要多。不过她有一个好脾气,就算客户再怎样骂她,她都微笑着同别人说话。不过我可不一样了,把我惹烦了我也会和客户对着骂。几乎所有的客户都知道我的脾气特别不好,特别容易发火,但是私下里我和客户的关系都不错,很多时候客户在老板面前评介我,都说我是一个好人,工作敬业,然后客户才说,要是好的脾气再好一点就更好了。老板先是听见了别人对我的赞扬,然后才听到批评声,我也免了挨骂。所以,三峰厂不怎么样,但是好歹遇上了一群好客户,工作不顺的时候,难免难过,不过再难过的日子也熬出来了。

易也一样。当面骂我骂了半死,私下里却对着人家说,说我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