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旧是早晨七点钟就要上班,一直上到晚上七点。晚上八点开始加班,加到晚上九点,没有双休,没有法定假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三峰厂是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工厂。这句话可是出自我们一个客户的口中。记得国庆节的时候,到处都放假了,我们的一个客户来找老板,看到我们还在上班,于是说出了上面的话。我们听了这句话,也只能嘿嘿一笑罢了。

有一天阿丽煮了棕子拿下来给我们吃。我们一人拿着一只粽子,正一层一层地剥粽子壳的时候,阿丽对我们说:“今天是端午节呢,粽子是我刚煮的,你们赶快吃吧,等会儿老板来办公室了,看见你们在吃东西,他肯定不高兴。”我们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粽子,一边坐在办公室里面悄悄地感受节日的气势。当然,在办公室里面,所谓的节日气氛,不过就是粽子的香味罢了。我们能听到的声音,并不是鞭pào声,而是注塑机开模关模的碰撞声。在三峰厂,注塑机开模锁模的声音,是我们听得最多的声音了。吃完粽子,阿丽对我们说:“今天中午加菜。”

所谓的加菜,不过是每人加了两只水煮鸡蛋。把饭菜端回宿舍,鸡蛋剥了壳,切碎了,朝鸡蛋上面洒了一点酱油,算是过了端午节。上班到晚上七点钟,小莲给老板告了假,说晚上要去哥哥家吃饭,不能加班了。小莲告了假,我当然不能跟着告假了,老板多疑,会怀疑我和小莲患通一气。阿丽这个时候出来替我们说话了:“今天是端午节。“老板才恩准我们不用加班,下了班各自出去转一圈。走出了三峰厂的大门,肚子里面的蛔虫就开始作怪。只要走出了三峰厂,外面的食物似乎都是美食。即使是五毛钱一串的麻辣烫(现在的麻辣烫最低价是一块了),即使是一块五毛钱一碗的烫米粉(现在最低价是三块了),走到一个麻辣烫的摊位前,吃了几串烫土豆,肚子就已经半饱了。又吃了一碗米粉。一个人的晚餐就这样解决了。走回工厂,遇见小李子正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匆匆忙忙地朝女朋友那边赶。小李子凑到我耳朵边上,小声对我说:“有客户在办公室,我被客户缠到现在在脱身。你赶快回宿舍躲起来,不要去办公室了。去了办公室,不到十一点半你休想下班。”小李子的话一点都不假,这样的事情我也遇见过。有一天晚上,小莲不在,我一个人加班的时候,也是一个新客户来了,一下子要报价,一下子要打单,害得我晚上十一点半才回宿舍。

第一百八十九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一天,眼镜突然在我面前眩耀,说她敲诈阿原买水喝了。买水倒是一件小事,才几块钱,不过看眼镜那个得意的神色,我觉得不对劲。她嘴上虽然是在告诉我这件事情,心里面或许是想让我把这句话传达给小莲吧!眼镜对阿原的垂涎我早就看出来了。在三峰厂,唯一能拿上场面的男生,似乎只有阿原。眼镜平时看着阿原的眼神,似乎想要把阿原生吞活剥了下去。

我觉得有必要为小莲捏一把汗。小莲待阿原太好了,帮他浇水,帮他洗衣服,阿原却把小莲的好当作理所当然。而习惯了理所当然的阿原,再遇见一个对他一厢情愿的眼镜,结果会怎么样呢?当然,这或许是我在替小莲瞎cāo心了。不过,就算我在瞎cāo心,我觉得我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小莲。

小莲的表现让我吃惊。因为她告诉我,她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还是眼镜亲口告诉她的。看来眼镜这个家伙还真有能耐,喝了人家男朋友的水,居然还要在别人面前去眩耀一番。我对小莲说:看紧阿原吧,我总总得眼镜不只是简简单单地喝一瓶水那样简单。小莲却平静地说:随他们吧。或许,她的心里也挺难受,只是不想让我知道罢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眼镜在喝了阿原请的第一支水以后,情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有一天上班,我去模具部办事,看见阿原首着一台机器忙着,眼镜站在他身边聊天。在三峰厂,我们是行动自由的人,上班开个溜没有人管着我们。但是模具部不是眼镜的地盘,通常是我和小莲在跑腿,眼镜和阿原聊天,当然并不是工作之便,很有可能是专门去的。眼镜有说有笑的,不过阿原却像平时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见我走过去,眼镜居然朝我点头笑了一下。从那以后,上班时间眼镜经常离开座位,不要问她去了哪儿,肯定是去了模具部。

有一天,阿丽悄悄对我说,某一天晚上,她看见眼镜和阿原在一块逛街。阿丽悄悄说:“阿原是不是移情别恋了?”阿丽这样一问,我才记起来,小莲好久没有给阿原浇洗澡水了,而且似乎好久没有帮阿原洗衣服了。而且每天洗完澡回宿舍,总是呆在宿舍看电视,并不曾出去过,也就是说,阿原好久没有约她出去逛了。阿丽说,阿原现在要陪着眼镜逛呢,哪还顾得上小莲。

日子就这样过着,每天不停地上班下班,转眼就秋天了。有一天刘明对我们说:好久没有出去喝歌了,我们找个地方去放松一下吧。晚上没有加班,刘明载着我们去了KTV。除了我们几个,还有阿原和阿杨。阿杨玩了一会儿就回家了。我们这些住在工厂宿舍的人,晚一点回去也无所谓。好久没有放松了,进了KTV,一个个的就像下山的老虎,想把压抑在心底的东西统统释放出来。

我和小莲坐在一张椅子上,阿原和眼镜坐在一张椅子上。以前小莲和阿原关系不咸不淡的时候,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关系总是淡淡的,所以刚开始我们也看不出什么不好的苗头。不过,细心的小莲还是发现了不对劲。阿原和小莲好长时间没有单独相处了,这次出去唱歌,小莲很盼望阿原能同她说说话的。不过,自从进了KTV,阿原的眼神从来没有转移到小莲这边来。倒用一丝胜利者的姿势,时不时地瞅小莲这边。小莲和我坐在一张椅子上,不唱歌也不说话。小莲越是这样,眼镜越是得胜,她故意大声地说笑,唱歌,自己俨然成了全场的重心。

小莲终于忍耐到了极点。只见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借口要去洗手间。我知道情况不好,紧跟了去。小莲进了洗手间,眼泪就哗哗地流了出来。我对小莲说:“别哭了,你越哭眼镜越高兴呢。”小莲还是忍不住要哭。她在洗手间里面哭了一会儿,擦了眼泪准备出去,还没有走出去眼泪却又不争气地流下来了。小莲对我说:“你去玩吧,我先回厂去了。”我当然不能让她一个人回去,我说:“我也不想玩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于是我和小莲走出KTV,往回厂的路上走。小莲走得特别快,一边走一边流泪。我紧跟在她后面,想拽住她,告诉她要注意车辆,但是却不忍心说出口。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半跑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