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据说卖了粮食,把卖粮食的钱存进了银行,又把鱼塘jiāo给一个同族的兄弟看着,才锁上门,挑着担子来广东淘金了。放假后的三峰厂静悄悄的,工人宿舍还留有几个人罢,我们这边的宿舍,就只有我和小妹,还有马屁父母了。在工厂里面无事可做,沥林镇也就那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从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走到这头,半个小时功夫就够了。我们除了窜在屋子里面看书,煮饭吃,中午的时候去街上逛一逛,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因为没有地方玩,所以晚上早早地就裹进了被窝,把被窝捂暖和了,想睡一个好觉。不过,马屁的父母他们似乎比年轻的精力还旺盛,每天总要在外面逛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来以后两个人似乎还处在热恋期一般,还得不停地说着话。他们与我这边只有一墙之隔,所谓的墙,也不过只是纸夹板罢了,所以总吵得我们这边睡不好。我和小妹都特别烦他们。有一天夜里,我们刚睡下,就听见屋子外面一阵脚步声,然后就是马屁父母的说话声了。他们两个人足足聊了有半个小时,还在不停的说话,我们的瞌睡也因此被撵跑了。我心里气愤极了,好不容易熬到过年放假,本来想无忧无虑地睡个好觉,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没有办法实现。我从床头拿来小莲的录音机放磁带。我把音乐开得老高,猜想静静的三峰厂的任何一个脚落,都听到录音机里面传出来的音乐声了。马屁的父母吵得我们无法入睡,我们也只能用这一招还击他们了。他们却在隔壁不吭声,依旧不停地说话。这两老口子还真有趣,又不是新婚,两个人守在一起几十年了,怎么还会有那样多说不完的话?真是无语了。

过了年初六,小妹回东坑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面,每天半夜放录音机来抑制马屁父母的说话声。这样一直延续到开工。开工的第一天,一大早就看见马屁带着他母亲在打扫饭堂。马屁他母亲还真在工厂做了煮饭阿姨。不过,让她一个人去做几十号工人的饭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所以,在她开始上班的第一天,工厂也不忙,马屁居然撇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去厨房帮她妈淘米洗菜去了。马屁的爸爸则搬了一只小板凳,靠墙坐在工厂大门口的屋檐下。他真的在工厂做起了门卫。马屁乐呵呵地帮着他母亲淘米洗菜的时候,脑袋里面肯定在划算着:一家四口在三峰厂拿工资,一年下来肯定会挣不少钱吧!不过,想从三峰厂刘老板那儿领一份工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马屁的爸爸在厂门口坐了几天之后,有一天上午,工厂所在地的村支书来了。在办公室,老板都把我们当成了自己人,谈话没有忌讳的。我听见老板托支书帮忙找一个本地的门卫,只上晚班不上白班。用他的话说,白天工厂进进出出的人那样多,工人们自己盯着工厂,就不用专门请人看守了。支书办事的速度还真快,下午就带了一个矮个子的中年人过来。老板同他聊了一会儿,就算录用了。从那天晚上开始,那个本地的中年人就开始坐在厂门口守工厂了,然后老板就找了个理由炒掉了马屁的爸爸。马屁的爸爸失去了三峰厂门卫的工作,挣钱的梦想破灭了,只好赶快回家忙农活去了。

再说马屁的母亲。在厨房卖了几天力,不过并不讨人喜欢。许多人说她的脑袋笨,做事笨手笨脚,一个人不能胜任这份光荣的任务。老板也早就对她不满了。有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见他站在饭堂的拐脚处,用眼睛瞄着马屁的母亲给工人打菜,一边看一边摇头。然后,第二天饭堂里面多了一个煮饭阿姨。

新来的煮饭阿姨不是别人,是工模部刘师傅的老婆,过年的时候从老家来的。这个刘夫人,年纪也有四十多岁了吧,不过在家里种地的人,看上去总比实际年纪大很多。那一年流行铅笔裤,刘师傅老婆居然学着年轻人,买了一条光滑溜滑的铅笔裤穿在身上。她本来就长得又矮又胖,穿在身上的铅笔裤应该是加大号的才对吧,如果穿一件大一点的上衣盖住肥大的屁股也就算了,更可笑的是,她居然还学着年轻人的样子,穿了一件湖绿色的短装外套,又特意穿上了高跟鞋,于是一个矮胖矮胖的、打扮成二十来岁的大姑娘模样的中年女人就这样诞生了。她穿着高跟鞋从走廊上走过的时候,老远就能听见她的脚步声,老远就能看见她扭动着的肥屁股。

刘师傅老婆在工厂里面无所是事地转悠了几天之后,有一天老板把刘师傅叫进办公室,让他去问一下他老婆,愿不愿意煮饭。老刘一听说有煮饭的差事,高兴还来不及呢,就叫了自己的老婆去饭堂煮饭了。却说这个刘师傅老婆,真是一个可笑的人物。饭堂翥饭的事情,现在是jiāo给马屁的母亲和刘师傅老婆了,马屁当然不像前几天那样去厨房帮忙了。所以,两个老女人,就得分工去干活。有一天早晨轮到刘师傅老婆拖地。她穿着笨重的棉袄,提了水去拖地,拖了几下地,才觉得穿着棉袄干活很笨,于是脱了棉袄,又找不出地方来放她那件宝贝棉袄,于是把棉袄抱到办公室里面来,放在一张空着的办公桌上,用一口方言对我们说:“我把棉袄放你们这里,你们帮我看着。”我们告诉她,不能随便丢物品在办公室里面,她却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等她拖完地来取棉袄的时候,她用手指了指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对我说:“我要打个电话。”我问她打电话干什么。这可是办公室的电话,又不是私人电话,哪是谁想打电话就能打的?我们自己打私人电话,还得掏手机打呢,谁都不会滥用办公资源。她的回答让我听起来特别好笑:“我要我老公来帮我做饭。”我告诉她: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老公自己也要工作,不可能来帮你做饭。她于是站在我的座位边上不肯走,指着电话机,一个劲儿地说要打电话。这时老板娘从外面回来,问我她要干什么。我告诉老板娘,她说要用办公室电话打电话给刘师傅,让刘师傅来帮她做饭。老板娘说了一句粤语:“气心。”意思是:神经病。

这两个拣来的煮饭阿姨都不能胜任煮饭的活儿,老板只得又托人去外面找。过了几天,来了一个湖南大姐。湖南大姐看起来像是刚从农村出来的,脸黑黝黝的,不过一看就是能吃苦的人。湖南大姐刚来的那会儿,老板还没有炒掉马屁母亲和刘师傅老婆。煮饭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干活。等到了用餐时间,也是三个人一起上饭堂。三峰厂工人不多,打菜只用一个人就够了。所以,我们去打菜的时候,总是湖南大姐一个人在给工人们打菜,马屁母亲和刘师傅老婆则是每个人端着一碗饭,坐在菜盆旁边吃饭。坐在菜盆旁边的唯一好处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多吃一点菜。有一天中午,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