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名字。”鲁大傻的眼睛有一点近视,听说没有他的名字,他可急了,一个劲地往前钻,想看下究竟。打趣他的那个人便说:“穷根鲁大傻,你看上面写的是鲁正红,不是鲁大傻。”鲁正红,正是鲁大傻的大名。鲁大傻这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对逗他的人说:“我都看到我的名字了。”小李子在一旁说:“大傻,哪能漏了你的名字呢,在让礼品店的老板刻名字时,我还真差点把你的名字报成鲁大傻了。”鲁大傻并不生气,而是呵呵地笑了,说:“在镜子上写鲁大傻三个字不好看,还得写我的正名。”

对于马屁的到来,人们似乎并不在意他。他不过只是一个凑热闹的人罢了。凑份子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叫马屁,所以等礼物回来的时候他才知道我们送礼的事情。大家都在围观镜子,小李子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给马屁难堪,毕竟买镜子是喜事,当然不能为这件事情夹杂一点不愉快,小李子假装歉意地对马屁说:“马屁,本来想写上你的名字的,不过我报着报着名字,报到最后就只剩下你一个人的名字了。你看我们安排的是两个名字一列,我想着多出一个名字出来写着不好看,所以就没有写了。下次老板建大楼的时候,我们送礼一定写上你的名字。”马屁红了红脸,笑了笑,假装没事地说:“没有什么。”不过事后马屁对于我们不叫他颇有微词。于是他在某一个还理睬他的同事面前说:“小李子凑份子的时候不叫上我,过几天我爸妈来广东过春节时,我让他们给老板挑一担景德镇的瓷器来,老板一定喜欢。”

马屁说的这句话很快就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面。有江西的同事说:“马屁他以为自己住在景德镇旁边就能挑一担景德镇的瓷器来呀?他也不问一问景德镇的瓷器卖多贵?人家生产的东西全部出口了,他一个月的工资,连一个破碗都买不到。”没过几天,马屁的父母还真挑着担子从老家来广东了,不过并没有挑上景德镇的瓷器。估计他们从景德镇走过的时候,只能远远地望一眼瓷器厂的烟囱罢了。

落成在工厂放假前几天举办的。那时工厂回家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工厂也不太忙,人们也有时间来参加这场盛会。一大早,工厂的一大一小两辆货车就忙着出去送货,他们得把一天的货在一个上午送出去,中午还得回来去喝酒呢。送货员回家去了,有空闲的人就安排去送货。马屁正好是被安排去送货的一个人。为了中午去兴勤酒店吃饭,马屁自然是从头到脚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所谓的打扮,不过是把皮鞋擦得光亮了一点,把头发理顺了一点,又朝头上酒了一点发胶,然后穿上白衬衣,又打上了一条不知道从哪家地摊上搜回来的水货领带,再穿上了平时出门时才会穿的夹克。可是当他穿着这身行头去上班的时候,就接到了老板的命令:马屁,你跟大车去送货!

于是马屁只得跑回宿舍,脱下夹克,穿了一件旧一点的外套,不过他似乎并不舍得把夹克放在宿舍里面,似乎他的这件夹克是他的心肝宝贵,一不小心就会弄丢一般,他居然把这件夹克叠好了,又用一只袋子装了,放进了驾驶室,再才去装车。不到中午大车就送完货回来了,不过车上有一车塑胶原料要卸货,马屁依旧打着领带去卸货了,似乎并不觉得打着领带干体力活不方便。

在兴勤酒店吃饭的时候,刘冬来的养母同我们坐一桌,而刘冬来就早钻到另一桌去了。席间刘冬来的养母同她的亲戚谈论着刘冬来与马屁妹妹的那一点破事,只听见刘冬来的养母说:“这个孩子真是不听话,以后他会知道我现在没有害他的,不过在他没有吃够苦头之前,他是不会明白的。”

然后就听见她的叹息声。或许马屁早晨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就是为了见自己妹妹的“婆婆”吧。不过刘冬来的养母似乎根本没有把马屁放在眼底,在工厂里面与马屁碰了面,她看马屁的眼神里面都有深深的恨意。所谓爱屋及乌,恨屋当然也能及乌!

开工庆典以后,小李子和小莲都回家去了,阿丽也回东北了,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留守。所幸剩下的事情并不多,而且每天只有一个司机送货,我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工厂放假了,饭堂不开火,阿丽把电磁炉拿给我,让我自己做饭吃。于是,我就在三峰厂破旧的厂房里面迎接农历二零零四年了。

第一百八十 四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上完了年二十七的班,老板给我发了工资。在三峰厂,过年前只有管理人员才能领到工资,普通工人的工资通常要压到过了年十五才会发放下来。因为每年过年以后,工厂要走好多人,老板这样做,总能省下一部分钱。当然,他这样做也真是缺德到家了。

放了假基本就不用去办公室坐班了,不过偶尔路过办公室,还得去看一看,我这个留守的人员,随时准备着老板突然分一个任务给我。年二十八去了一趟东坑,接小妹来这边过年,陪我一起打发无聊的时光。一大早就出发去东坑,中午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进宿舍,就听见屋子里面有说话声。隔壁宿舍里面多了两个人:马屁的父母来了。工厂里面没有专门的客房,我们隔壁的那间没有窗户,大白天关上门就得点灯的屋子就充当客房了。马屁不受人欢迎,不过他的父母人还不错,见我们回来,就招呼我们去他们那儿坐坐。我当然没有进屋去坐,而是站在门口向屋里面望了望。他们还真的挑了一担东西过来,此时扁担歪倒地地上,两只蛇皮袋则靠墙放着。马屁指导了指蛇皮袋告诉我,他的父母挑了老家的腊货来了。不过,没有景德镇的瓷器。他们从景德镇门口走过来到广东,别说买一担瓷器挑过来,就连破碗渣都没有拣到一块带过来。

马屁的父母来广东过年,当然有目的。年底的时候,工厂的两个煮饭阿姨都走了,过完年就没有人煮饭,得招煮饭阿姨;建成了三峰工业大厦以后,老板也想学着像正规公司那样,请门卫守门了,得找一名门卫。老板的这个想法我早就知道了,因为老板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让我把我小妹和我父母都叫过来,让我母亲在工厂煮饭,父亲看门,小妹和我一起在办公室做文员。每次老板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我都挽拒了他的所谓的好意。来三峰厂干活的,都是一群廉价的劳动力,我在这儿干活就已经够了,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家人也来这里做廉价劳动力。据说老板物色这两个人物好久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后来,马屁听说老板要招人,他就想让自己的父母来广东挣钱,于是自己找老板去说了,老板正愁着没有人,马屁一下子送了两个人过来,老板当然求之不得,就让马屁让他父母来广东过年。于是他们就来了。

他们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