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2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能浪费,煮饭阿姨把这些鸡翅装在一个小搪瓷碗里面,放到几个干重活的上模工面前。在三峰厂,上模工通常受老板的喜欢,因为他们干着全厂最重的活儿,而且整天满身油污,洗衣服都得普通工人多用一些洗衣粉呢!

每当这个时候,总少不了一个人:鲁大傻。鲁大傻是山西人,陈醋的故乡走出来的人。据说山西人特别精明,不过这个鲁大傻却是一个例外。他的本名叫鲁什么文的,不过因为大脑反应有一些迟钝,故落了一个大傻的外号。大傻在三峰厂噪音最大的地方——碎料房干活。做的活儿也特别简单:把一些废的塑胶产品打碎。打碎的料是可以掺进好原料里面一起生产的。所以大傻的活儿虽然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但是这个岗位却可以为工厂节约不少成本。大傻人虽然老实,干活却很卖力。碎料机只有在白天才开,算起来他一个人做了两个班的事情:白班夜班生产出来的次品,都得经过他的手送进碎料机,碎好的料又得经过他的手搜集起来,再运往车间生产。在三峰厂只,做碎料工的历来都是老实人,一则因为这个份活儿重,机器开起来,几乎十二个小时就很少停歇了,噪音太大,影响听力;二则因为灰尘多,上一个班下来,几乎从头到脚都会蒙上一层厚厚的灰。所以很多人宁愿做上模工,也不去碎料房。只有大傻这样的老实人才肯听众安排去做碎料工。平时吃饭的时候,煮饭阿姨给大傻打菜都打满满一勺子,加餐的时候自然也忘不了他。所以,上模工得到的待遇,鲁大傻也能得到。

煮饭阿姨把搪瓷碗放到上模工前面,又叫鲁大傻和他们一起去吃鸡翅。那几个上模工每人夹了一只鸡翅也都懒得再吃第二只了。从中午就开始吃,一直吃到晚上,再好吃的美食吃着也厌了。煮饭阿姨招呼鲁大傻:“大傻,碗里的鸡翅全都归你啦。”大傻应了声,坐在桌着老老实实地吃鸡翅。吃完一只,又从碗里面拿出一只慢慢地吃。他不仅仅只是吃鸡腿,吃一会儿鸡腿又扒两口饭。他是个老实人,饭堂的墙壁上贴着“节约粮食”的横幅,鲁大傻当然不会浪费掉一颗粮食呀!鲁大傻坐在饭桌前一边吃鸡翅一边吃饭,吃了有两枝烟的功夫,才把饭和鸡翅吃完。据陪他一起吃饭的上模工说,鲁大傻那于晚上足足吃了有八只鸡全翅。算起来这个山西汉子还真是一条汉子,能吃的人自然会干活。

如果不是晚上发生了故事,鲁大傻吃鸡翅的故事也不会在三峰厂广为流传。那天后半夜,睡上铺的鲁大傻突然掉到地上去了,一只胳膊摔骨折了。我们得到消息是在第二天上午。据送他去医院的人说,鲁大傻那晚睡得可香,呼噜声大得可以吓跑老鼠,鬼知道他为什么就从床上摔下来啦?等鲤大傻抱着一只打了石膏夹板的手回厂里面,就有人取笑他:“大傻,你半夜梦游摔断手啦?”大傻于是看一看自己那只打了石膏夹板的手说:“没有摔断,只是轻微骨折,过几天就好了。”又有人问他:“大傻,你是不是头天晚上吃多了鸡翅,于是晚上睡觉长了翅膀,从床上飞下来给摔骨折的?”大傻知道人们在戏虐他,并不说话,只是一笑而过。谁叫三峰厂的工人想象力太丰富,能把吃鸡翅和摔骨折这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联想到一起呢?

摔骨折的鲁大傻自然暂时不能去打料房上班了。在工厂休息了几天,老板就找他谈话了。因为老板可不想养着一个工人在厂里面白吃白住,虽然三峰的饭菜垃圾得要命,谁都不爱吃。老板对鲁大傻说:“大傻,你的胳膊过多久才好呢?”大傻告诉老板说,医院让他一个半月之后再去拆夹板。老板说:“我放你一个半月的假,你回老家去看看吧,等胳膊好了再回来上班。”鲁大傻不愿意回老家去。据说他的老家其实也没有什么亲人了,父母早就不在了,几个哥哥全都在广东打工,分布在不同的地方。老板又说:“那你去你哥哥那儿走一走看一看吧,回来的时候,说一说你出去看过的心得给我听听。”老板知道鲁大傻没有路费,又借了两百块钱给他,算是把他打发走了。当然他借给鲁大傻的钱也不是白借的,鲁大傻还有工资压在工厂里面呢,老板的这两百块钱自然是能要回来的。

大傻是在一个阳光明媚下午回来的。记得那天刚好来了一车塑胶原料,正在卸货的时候,大傻就提着简单的行李来了。宝贵的眼睛最尖,一眼就看见了从马路对面向工厂走过来的大傻。宝贵远远地冲着大傻叫道:“大傻,快过来帮忙。”接到命令,大傻三步并作两步飞跑到厂里面,把包包放在墙根边上,走到货车边上,宝贵递了一包塑胶料放在他背上,他就像一头骆驼一样骆着塑胶料一步步向二楼的原料仓走过去了。

邱完了塑胶料,大傻去厂门口的水井边上压了一点水洗了一把脸,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又来到墙根边上,提起他的行李直奔办公室,向老板阐述他的心得了。

离开三峰厂一个多月,大傻看起来脸色红润多了,也长胖了很多,不再是满脸菜色了,穿的衣服也挺干净,头发似乎也是刚刚剪过,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整洁。见大傻走进办公室,老板吃了一惊,似乎出现在他眼着的人不是大傻一般。倒是大傻先同老板打招呼:“老板,我回来了。”老板才回过神来。老板假装关切地问他:“你的胳膊好了没有?”大傻说:“已经好了,可以工作了。”老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大傻可以上班了,就不会在工厂里面白吃白住了。他对大傻说:“你今天先休息,明天上班吧。”大傻一听老板安排他明天上班,显得很高兴,对老板说:“可以。”安排好大傻的工作,老板似乎仍然不相信眼前的这个鲁大傻就是一个多月以前在他的工厂里面胳膊摔骨折,被他半撵半骗请出去的鲁大傻。对于大傻这一个多月的行踪,他也特别感兴趣。他问大傻:“这一个多月,你都去了哪儿?”大傻告诉老板,他先去他二哥那儿玩了几天,然后就去了大哥那儿,一直玩到现在,直到胳膊痊愈了,大哥还留他再住一段时间再回来,但是他老是掂记着碎料房的工作,所以趁着大哥出去的时候就坐车回来了。

老板于是问他的两个哥哥在哪儿,在做些什么,还有他们的家庭状况。大傻告诉老板,二哥在中山,还没有结婚呢,他在工厂里面上班,不过和几个同事在外面租房子住。他们上班去了,只留下他一个有呆在家里面,他玩了几天觉得不好玩,于是去了深圳大哥那儿。大哥已成家了,小孩子在上小学。老板又刨根问底,问他大哥的老婆是哪里人,他们在深圳住的房子有多大,大傻都一一回答了。从大傻说出来的话我们才知道他的大哥在深圳混得还不错,住着二居实的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