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然,当他们坐在办公室里面的时候,那个风水大师总是脱光了脚,把脚放到桌上去,那一双脚看上去就像是一盘堆在桌上的ròu,等着食客们用筷子夹进嘴巴里面。

工业大厦开工的场面十分状观。按照风水大师的安排,是下午三点钟破土。在破土前,以前推在空地上的胶筐就被工人运到厂门口的路边上堆起来,腾空了的空地,就是一片草场。开工前地上的草也被砍倒了,整块空地看上去比以前整齐多了。还没有到三点钟,披红挂彩的推土车一路招摇过市驶了过来,在厂门口停下来待命。推土车停下来的时候,三峰塑胶厂响起了铃声,工人们听见铃响,放下手中的活儿,停掉机器,坦然有序地从车间里面走出来,来到厂门口排成了长队,等候风水大师来指挥开工典礼。

冈水大师依旧穿着他的旧中山装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将军,我们都是他手下的小将,一切听从他的命令。只见他端端正正地站在地上,用特别严肃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整齐的人群,又望了望那片即将破土的空地,然后再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把目光锁定在披红挂彩的推土车上,伸出一只手,大声说:“开工!”

推土车司机开动了推土车,缓缓。老板抱着百万响的鞭pào跟在后面,风水大师和老板并排走着。我们都站路边上,把目光伸向了那片空地上。只见推土车驶到空地中央,风水大师站在离推土车不远的地方,伸出一只手臂指挥碰上司机,于是推土车向着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位各拜了几拜,鞭pào跟着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烟花弥漫了半边天空,然后慢慢散去。待鞭pào声停下来,浓烟消失了,推土车就开始了它持工作,僵硬的黄土被铲开,开始挖地基了。

三峰工业大厦动工确实是一件喜事。于是,晚餐的时候加餐,所谓加餐,当然是吃鸡腿,这可是只有在星期天中午才有的好伙食呀!普通工人一只鸡腿,职员两只鸡腿。见一个个工人笑呵呵地拿着鸡腿啃,饭堂做饭的阿姨也跟着笑。看着他们高兴就够了,三峰厂的鸡腿,我见了就想吐。所以,我的两只鸡腿,留给喜欢吃的人去吃吧。

在我进三峰厂以前,我特别爱吃鸡腿。不仅仅只是鸡腿,我特别喜欢吃鸡。曾经有几年时间,鸡可是我的最爱。可是我彻底被三峰厂的鸡腿给打败了。三峰厂那个破厨房,那个厨艺并不高的煮饭阿姨,活生生地把鸡腿这样的好材料给糟蹋了。从冰ròu店买回来的一件一件的鸡腿,放在冰箱里面冻着,吃的时候给煮饭阿姨拿下去煮。煮饭阿姨一年四季着穿着灰不溜秋的旧衣服,而且当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总是满头满脸的灰尘,有时候脸上还有几个花脸。三峰厂的厨房里面,也总是弥漫着柴火的烟灰。煮饭阿姨做饭不好吃也就罢了,她不讲卫生,连菜都懒得少洗几次,比如说鸡腿吧,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放在盆子里面用冷水泡到解冻了,就从带着血水的盆里面捞起来,直接放到锅里面煮了,也不多淘洗几次。三峰厂煮鸡腿的佐料也不多,每次煮鸡腿的时候,阿丽就买一包卤水料给阿姨,阿姨也特别懒,也不知道剥几颗蒜几粒葱放进锅里,所以三峰厂的鸡腿,煮熟以后还能闻到一股血腥味。有一个星期天,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装鸡腿的盆子,盆子里面汤的颜色居然有一点儿红。从此以后,我就不吃三峰厂的鸡腿了。星期天中午吃鸡腿,到了晚上走进饭堂还能闻到一股血腥味。我真被三峰厂的鸡腿给害苦了,所以我在三峰工作的时候,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不吃鸡ròu。直到我离开三峰厂几年以后,我才开始吃鸡ròu,不过它再也不是我的最爱了。我的最爱是土豆。

晚上加班的时候,老板在办公室里面对我和小莲说:“小莲,万传芳,等工业大夏建好了,我专门留一层楼做办公室,我的计划是明年三四月份,我们搬进新办公室去办公,那个时候工厂规模扩大了,我们还得招几个文员进来,以后办公室就热闹了。”老板的话说到了我们的心坎上。办公室当然是越宽敞越好。听着老板的话,我们就仿佛坐进了宽敞的办公室里面,我们想象着:办公室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即使是大夏天坐在里面也是凉凉的,小小的办公间把我们每一个人的座位隔开,我们坐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面,一边敲着手中的键盘,一边接听电话。这样办公条件在那个时候已经不是奢侈的事情,很多工厂办公室都是那样的格局。不过,后来搬进了新的办公室,办公室确实很宽敞,我们都换了新办公桌,但是却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完美。或许不完整的事情太多了,所以现实中的三峰办公室,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好?可是,比起那个旧的狭小的办公室却好了许多。

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星期天晚餐时的饭堂弥漫面着吃过鸡腿后的血腥味,所以星期天的晚上就去下馆子。所谓的下馆子,也就是去外面的快餐厅吃一碗粉或是一个快餐,给我们饥饿的胃里面注入一点油水罢了。我们经常那家名为满园香的小餐厅吃东西。工厂附件的快餐厅有好几家,生意不怎样,因为这儿的流动人口太少了。据说沥林是惠州最穷的地方,它的经济并不怎么样。但是话说回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以该有什么它都有,只是档次自然没有办法死与其他的镇相比。不过外面的餐厅做出来的饭菜,确实比三峰饭堂煮出来的,或许还粘着烟灰的饭菜可口多了。

满园香餐厅是一家潮汕人开的,厨师老板服务员,全是自己人。据说那栋房子也是他们的,所以尽管没有多少生意,他们依旧惨淡经营着。餐厅里面的饭菜份量那是相当的足。那个时候的快餐,五块起价,最贵的也不过七八块钱一份。点了餐,喝上两杯热茶,饭菜就上来了。用一只大盘子装着,有ròu有菜,菜上面还淋了一勺子汤。香喷喷的快餐端上来,口水就在嘴里面打转了。从筷筒里面拿出筷子,拣了一块ròu喂进嘴里慢慢地嚼起来解馋。那个ròu嫩嫩的,带着一丝葱花的味道,香极了。在三峰厂可从来没有这样好吃的ròu。吃完了快餐走出餐厅,,就急急忙忙地加班去了。三峰厂从来没有双休日,每天都要上班,一年下来,除了过年的时候放几天假,平时我们就像一只钟表,上了发条就得永不停歇地转动。坐在办公室里面一边干活一边回味刚才的ròu香,很期盼能够打个嗝,让刚才的香味再一次冒到喉咙里面来、因为吃过这一餐之后,我们得等上一个星期才能再去吃了。

我和小莲是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带上自己就行。小李子则不一样了,他正在拍拖,女朋友在离三峰两站路的地方。我和小莲去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