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不过春艳并不是傻瓜,关于马屁的故事,在三峰厂是人人皆知,户户皆晓了。当马屁拿着食物去找她的时候,她并不领情,马屁只好把这些吃的东西给自己的妹妹,让妹妹递给春艳。常常是马屁的妹妹提着这些食物进了春艳的宿舍,放在春艳的床头,过不了多久,春艳就原封不动地把这些东西又放回马屁妹妹的床头了。如此许多次,马屁见拿吃的不能计好春艳,就想着别的办法了。

有一天马屁花五十块钱从别人手里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买回了自行车以后,他就去找春艳,让春艳去看他的自行车。春艳一百个不愿意去,但是马屁站在春艳的宿舍门口,春艳不跟着他去,他就不离开。宿舍里面的女孩子都特别讨厌马屁,只想他快点离开。所以,最后春艳不得不走出去,把马屁引开了。当然,春艳付出代价是:跟着马屁去看他的破自行车。

马屁带着春艳来到他的破自行车前,打开锁,就骑了上去,还示意春艳坐上去,说带着春艳出去转一圈。春艳才不会坐上马屁的自行车呢,她转过身就走了。马屁骑上了自行车,见春艳却没有坐在自行车后坐上,有一点失望,但是为了在厂里面炫耀一下他的破自行车,硬是骑着自行车在工厂门口的路上溜了一圈又一圈。从此以后,马屁多了一个:下班吃饱以后,就骑着自行车在工厂门口的路上溜上一圈。据说自行车曾经是一些年轻人红娘,当然那是在几十年前,自行车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如今这个年代,小轿车都不稀罕了,私人飞机也不是稀奇事物了,谁还会稀罕一辆破自行车,哪个女孩子还会因为一辆自行车就跟一个并不太优秀的男孩子谈恋爱呢?

不过马屁并不死心。他自己使尽了招数都追不到春艳,于是愚蠢的马屁去求老板了。老板一听马屁说自己喜欢上了春艳,请他帮忙说媒,他就高兴地答应了。老板这样做有他的道理:在三峰厂,如果他们两个人真成了,两个人在一个地方干活,日子才会过得安稳。日子过安稳了,才能留住他们。毕竟都是老员工了,叫他们做事情比叫新工人顺手多了。

老板是在一个上午叫春艳进办公室的。那天春艳上夜班,刚下班不久,正在休息的时候,突然被老板叫去,进办公室的时候,她似乎刚刚睡下,眼睛里面满是血丝,还穿着一套宽大的睡衣。进了办公室,老板先是让春艳坐下了,同春艳拉了一会儿家常,问春艳家里有几口人。春艳都如实回答了。其实春艳的家底,老板已经从马屁的嘴里得到了消息,他问一问,也只是求证一下马屁说话的真实度罢了。从春艳口里面说出来的内容,和从马屁嘴里面说出来的大同小异。不过,老板问春艳,她和马屁是不是亲戚的时候,春艳马上否认了。老板说:“他告诉我,你是他的表妹,而且你进我们厂,也是他带来的呀。”春艳说,进厂确实是马屁带她来的,那是因为她爸爸托马屁带她来广东。不过,他们根本扯不上亲戚关系。老板同春艳聊了一会儿,话峰突然一转,说马屁喜欢她,托他说媒。春艳一听老板说起这件事情,马上向老板倒苦水,说这段时间马屁总是有事无事就找她,她都烦死了。只见老板却微笑着说:“我看他的人挺好的,你们俩又是一个地方的,你就跟他谈朋友吧。”春艳却怎么都不答应。说自己还小,不想太早就成家立业。老板说:“谈朋友又不等于马上要成家,你们只是先谈谈,合不合适等谈一段时间再说。“春艳说:“我和他根本不可能,老板你就把我的话告诉他好了。”

请老板做媒不成,马屁又自己追了春艳一段时间,事情也没有一丝进展。春艳私下对我们说:“我又不是垃圾桶,马屁这团垃圾,谁爱谁拣去吧。要真和他谈恋爱那还得了?人们见了我,都会叫我马屁女朋友、要和他结了婚,我不成了马屁太太,生个孩子从小就会被别人叫成小马屁。我才不会跟他在一起呢。”看来马屁这个人,在三峰还真有一定的“影响力”!不是他本人有影响力,而他的名字太有影响力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三峰工业大厦开工之前,老板特意回了一次东北老家,请来了老家的风水大师。这个风水大师不是自己一个人来,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一个兄弟,据说他的这个兄弟以前是教书的,如今退休在家。那两个人的衣着特别朴素,从东北老家坐着老板的小轿车千里迢迢地来到广东,居然还穿着半新不旧的中山装。不过据阿丽说,风水大师兄弟俩的光景不差,孩子们都挺有出息的。

老板崇拜风水大师兄弟俩可谓崇拜得五体投地。三峰塑胶厂的未来,就掌握在风水大师的手里呢,当然得把人家好好地服侍好。这个风水大师一走进办公室,就在我们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脱光了脚,把双脚放到桌上去,从黄布挎包里面掏出老黄历和老花眼镜,半躺在椅上翻他的老黄历。他的这个当教师的兄弟比他好多了。进了办公室,同我们聊天,就像是多年的老邻居一样。不过,他同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他以前当老师的时候,教出了多少个有出息的学生,如今他们都在干什么,然后再推销他的治病的土方法。他当然只是说方子,并没有卖yào。或许对于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来说,这些都是他值得炫耀的资本吧。

那几天,风水大师在厂里面忙得不亦乐乎,老板也跟在他身后围得团团转。他不仅仅只看了新厂房的风水,还把我们工厂的每一个角落转了一遍又一遍,告诉老板这儿该怎样打理那儿该怎样打理。老板对他的安排惟命是从。或许在老板看来,风水大师说的都是金口玉言,他只要挥一挥手,都会给工厂带来一桶金吧!老板其实尊重的或许不是风水大师,他真正尊重的是响当当的票子。尽管他已经拥有了许多人几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财富,但是人总是贪婪的,总想拥有更多。财富,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抑或是将来,都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

开工的日子是风水大师左看右看,左算右算才决定的。看好了日子以后,风水大师并没有急着回老家,而是在三峰厂安顿下来。这也是老板特意安排的,据大师的兄弟告诉我们,他的兄弟还有许多家的风水要看呢,老家已经打了好多个电话来催他回去,但是我们老板一再挽留他们,让他们等工地开了工再回去。其实他们兄弟俩在三峰的小日子也过得不错,三峰厂的每一处土地,他们不需要同任何人打招呼就可以涉足,整个三峰厂还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特权。不过他们兄弟俩倒是特别好服侍,上班时间他们就在办公室里面看看报纸,或是沿着厂房四处走走,下了班他们就找人聊天。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