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了指那边,对我们说:“你们看那儿不是有一块碑吗,石碑往里面去的那个三角地带,地皮的老板十多年没有现身了,所以我买不到。石碑外面的这一大块,我计划买过来建厂房。”

过了没有几天,就见土管所有一个职员来三峰厂了。他和老板是朋友,以前老板没有准备买地的时候,他也会常来坐坐。三峰厂老板看上去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农民,但是他的脑袋瓜子却比普通的东北农民转得快。所谓广积人脉,老板还真的积了一些人脉。那个人过来,正是同老板来商量这块地皮的。老板也没有把我们当外个,谈地皮的话题时,我们都在。我听那个人在给老板谈关于土地转让的一些事宜。他们没有谈多久,不过听他们谈话就知道,那一次谈话对老板非常重要。

过了几天,是星期六。老板娘很早就从香港过来了。没有多久,在土管所供职的老板朋友过来了,递给老板一个信封。老板小心翼翼地接过信封,和老板娘一起拆开了。那是一份土地使用合同。老板拿着这份合同,像拿着他的xìng命般,和老板娘一起,把上面的文字念了一遍,然后像一个家长一样,走到办公室的每一个人的座位边上,让我们看一遍那份合同。那直是一份足够份量的合同呀!那张纸,可是花二十万人民币买到的,老板建工业大楼的地,就写在那张纸上。石碑外面的那一块地,就这样被他拿下了,土地的所有人,居然是两个人:老板和老板娘。可见老板娘是一个精明的人。这块土地,她也要一半的使用权呢!使用年限一百年。一百年时间多长呀,一百年以后,老板孙子的孙子都已经长大chéng rén了罢!老板还真是一个负责任的前辈,把自己子孙后代的路都给铺好了。

我们看完合同,老板才又把那份合同装进信封,锁进保险柜里面去了。那一整天,老板娘整天都在笑。有时候笑得出了声,有时候是微笑,那是一种满足的笑。一个女人,活了半辈子,终于有了自己的产业,当然,这块地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象征而已,但是对于她的子孙后代来说,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中国,多少人一辈子都想要一块可以自由使用的土地呀,特别是在广东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了地,不仅不会挨饿,还可以坐享其成,比起我们这些没有一点土地的人,他们可以少奋斗多少辈呀!

在我打过工的工厂,刚开始做员工的时候,没有见过老板娘。后来做职员,几乎每家工厂的老板娘都经常见到,不过到现在为止,我心底最尊重的,还是三峰厂的老板娘,虽然三峰厂老板并不好,但是老板娘真是一个好人。虽然她的好带总是带着一点点农民思想。

晚上,老板破天荒地请我们和车间的管理人员去外面吃饭,庆祝他买地成功。吃饭的地点订在沥林一家小有名气的客户菜馆,叫三明饭店还是什么名的,现在忘了。三峰厂老板特别小气,一年请我们吃饭的时间少得怜。我和小莲,小李子,阿丽,宝贵,像chā竹笋般挤进了老板的小轿车,那些车间管理员自然是走着去了。三峰厂的管理员,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节省,还是因为平时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出去逛街,他们那一些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有一辆即使是破破烂烂的单车,更别说电动车摩托车和小轿车了。当然,在二零零三年,能开得起小轿车的打工者,不像现在这样普遍。那个时候,有一辆电动车就了不起。

我们上了二楼,服务生也跟着上来了。服务生远远地就总着三峰老板叫道:“刘老板,您今天请客咧!“看来三峰老板是这儿的常客了。虽然刘老板平时衣食节俭,但是时常有客户光临什么的,他就不得不破费了,果然不错,阿丽告诉我们,老板上个月几乎一个星期就要来这里一次。老板接过服务生的菜单看了看,点了一连串的菜。每次同三峰老板出去吃饭,都是三峰老板点菜。他从来不会把点菜的机会留给别人,也不问一问别人的意见,这就是标准的家长式的老板,总把自己手下的人全部当成了家里养着的一群孩子,就连吃饭吃什么,也由他说了算。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那个时候,从一个月的第一天到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每天都守在工厂里面吃住,也不知道自己买菜来改善生活,平时在三峰厂饭堂吃饭,菜里面除了有一点盐,很少看到油星,饭也是黄米饭,终于有一次改善生活的机会,菜端上来,我们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慢慢地吃。菜一道一道地上,到最后终于来了一盘炒饭,还有一盘nǎi油馒头。小李子冲着我和小莲做了一个怪动作。小莲会意地笑了笑,可是我不知道那是啥意思,不过同老板吃过一次饭以后,我就明白了。

老板问我们:“够不够吃?”虽然感觉肚子只有半饱,但是我们还是一个个地说:“老板,我们吃饱了。”老板见我们说吃饱了,给我们每个人分了半碗炒饭,一只馒头,炒饭和馒头的盘子空了。他微笑着说:“你们赶快把炒饭和馒头吃了,还有任务呢。”等我们刚刚吃完炒饭和馒头,他又微笑着说:“饭菜一点也不要浪费,你们把桌上的东西都分完吧。”只见小李子又朝我和小莲笑了笑。我们继续拿着筷子慢慢地吃,老板却站起身,看了一圈桌上的盘子,开始给我们分任务了:“宝贵,你喝汤,说着就端起汤盆,朝宝贵的碗里面倒汤。”然后又吩咐阿丽:“你吃完白切鸡。”说着,装着白切鸡的盘子就摆在了阿丽面前。很快,我们每一个人都分配到了任务。小莲面前放着烧鸭盘子,半条清蒸鱼落进了我的碗里。同我们一桌的几个主管,也每人分到了一样菜。小李子最倒霉了,他得吃盘子里面剩下的扣ròu。上来的扣ròu很肥,全是大膘,而且油没有完全榨出来,吃起来特别腻,只见小李子痛苦地咬一口扣ròu,放在嘴里面嚼上几下,努力吞下去之后,就要喝一口功夫茶,然后再吃第二口。我们每一个人都把吃完分到的食物当成了完成任务般,只想几口吃完了,早一点闪人。老板一盘乐呵呵地看着我们吃,一边给我们说他以前过的苦日子。三峰老板评论一个人,总是从吃饭开始。在他的眼里,一个好人,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挑吃穿,什么都能吃。只有什么都能吃,工作才会努力。所以,当一个工人在他面前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时候,他是特别高兴的;如果哪一个工人在他面前装秀气,他反而挺反感。所以,我们这些没有专门学过礼节,聚餐的时候坐到桌边就开吃的人,他倒是特别喜欢。

吃完了饭,我们就没有钻进老板的小轿车里面了。刚才来的时候,瘪着肚子,只能坐四个人的小轿车一下子挤了七个人,还能勉强关上车门;现在,我们一个个吃得腰肥肚圆了,哪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