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们不再计较,还认他这个儿子;如果他能与马屁的妹妹结束恋情,老家的家业就是他的。原本听话的刘冬来,虽然明里没有和养母顶嘴,养母骂他,他一句也不还口,但是一看他的神态,就知道他的耳朵已经听不进去这些话了。养母也无奈了。既然来了,还是见见自己的“儿媳fù”吧。于是,让刘冬来把马屁的妹妹叫过来给自己看看。

刘冬来于是带了马屁的妹妹见养母。养母和马屁的妹妹聊天的时候,刘冬来,老板娘,老板都在旁边。据老板娘告诉我们,刘冬来的养母同马屁的妹妹说的话字字带刺,但是马屁的妹妹像个傻瓜一样,一边同人家说话,脸上还带着笑。老板娘说:“要是我第一次去见婆婆,婆婆这样同我说话,我早就甩甩头走了。”可是马屁的妹妹没有那样精明,连人家带刺的话都听不懂呢,她咱知道甩头就走的道理?或许她还在心里盘算着:婆婆会给她多少见面礼呢?当然,这个见面礼自然是没有。

刘冬来养母和马屁的妹妹说完了话,支走了她,屋里面只剩下刘冬来、刘冬来养母、老板、老板娘的时候,刘冬来养母又劝说了刘冬来一番,让他考虑一个月,做好决定。她还对老板和老板娘说,让老板和老板娘做好刘冬来的思想工作,只要他肯回头,他们依旧把他当儿子。

但是刘冬来着实让养母失望了。有一个星期天,我们都在上班,老板娘也在的时候,马屁被老板叫进了办公室。那会儿,办公室里面的人全都在,一个都不少,大车司机刚从外面出车回来,也坐在办公室里面。马屁刚走到老板的座位旁边,老板就问他:“听说你妹妹怀孕啦?”老板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我们一个个都用手捂住嘴巴,生怕笑出了声。妹妹怀孕了,跟哥哥有什么关系?阿丽一边笑,还一边向着我们这边做鬼脸。不过,老板和老板娘却是一脸严肃。这件事情和老板没有直接的关系,却有间接的关系。亲家的未来儿媳fù的哥哥嘛,当然这是马屁的妹妹与刘冬来能走到一起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关系。马屁见我们在笑,他也傻傻地跟着笑了,一边笑,一边回答老板的话:“我不知道,你问我妹妹吧。”

等马屁走出了办公室,小李子yīnyīn地说:“马屁的妹妹怀孕了,应该去问刘冬来,而不是去问马屁。”小李子的话音刚停,我们就立即笑出了声。他的话太精彩了。在这小小的三峰塑胶厂,生活太平淡了,平淡得我们清晨睁开眼就只能听到啤机的声音,晚上也是听着啤机的声音入睡。阿丽接着说:“鬼知道马屁和他的妹妹有没有一腿?”这句话可差了,他们可是亲兄妹呢。但是没有一个人反对阿丽的话,大家而是对这句话起哄起来。小李子说:“你们有没有看过马屁妹妹的相册,她的相册里面有几张照片,有一张马屁搂着她的腰,还有一张,马屁把她抱在怀里;还有一张,马屁背着她。如果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乍一看照片,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大车司机说:“鬼晓得他们有没有地下情呀?你们知道马屁的来历吗?马屁是他老妈兼他一起嫁给他爸的,买一送一。”原来马屁还是和私生子。不过马屁的老爸来过工厂几次,那人我见过,模样简直就是老马屁一个。估计马屁老妈没有来得及出嫁,就为老马屁生了一下小马屁,然后带着小马屁一起出嫁。我把我的观念说出来给大家听了,大货司机说:“鬼晓得马屁的亲爸是谁?马屁老妈的现任老公从小就拉扯马屁,就算不是他的亲娃,养着养着也养亲了,马屁长得有几份偈他再正常不过了。”大车司机的话当然有几份道理。马屁老爸拉扯他那样多年,即使不是亲爸,也变亲了,尽管谈不上血浓于水,但是那个拉扯他长大的人,于他来说也算是恩重如山吧?

正当我们谈论着马屁的来历时,刘冬来带着马屁的妹妹,一前一后进办公室来了。他们俩走到时老板的办公桌边上,老板立即问刘冬来:“刘冬来,你睡了她?”刘冬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马屁的妹妹也低了一下头,不过立即又把头抬了起来。在老板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里面,没有结婚就和别人滚到一张床上去,确实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不过马屁的妹妹似乎不以为然,还偷偷地掩着面好笑,似乎在她看来,有人睡了她,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接着老板问马屁的妹妹:“听说你怀孕了?”马屁的妹妹依旧是掩面笑了笑,对老板说:“没有。”老板接着问刘冬来:“刘冬来,你告诉我,她有没有怀孕?”刘冬来小声说:“没有。”老板接着问马屁的妹妹:“我听工人说你怀孕了,在宿舍里面呕吐?”马屁的妹妹说:“呕吐那次,是感冒了,不是怀孕了。”后来很长时间,也没有见马屁妹妹的肚子隆起来,估计确实没有怀孕吧。怀孕风波也就这样过去了。

不过,这件事情以后,刘冬来就收到了他养母寄过来的信。他的养父母,从此以后就彻底和他断绝关系了。用刘明的话说,就是:刘冬来被他的岳父母从家里赶出来,从此以后刘冬来就是一个一身无分文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有一天,老板从外面回来,兴冲冲地对我们说:“三峰厂马上就有自己的工业大楼啦!”那个时候工厂还是租来的厂房,每个月月初的时候,不管工厂生意好与否,总见老板皱着眉算帐。一边算帐,一边对我们说:“上个月的电费是多少,房租是多少。上个月的收入勉强够支出呀!”工厂每个月的营业额是多少,我和小莲最清楚了。每个月月底的时候,我们会把自己手下客户的货款算好,两个人的数据汇总了,就是一个月的毛收入。该付出的,我们也能算个大概数据。二零零三年,总体来说,三峰厂还算不错。非典过后,石油涨价,广东这边出现了短期的工厂倒闭潮。许多比三峰厂规模大得多的工厂,突然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倒下了,但是三峰却还活得好好的。不过,每一个老板从来都不会说自己赚了,而是会说自己亏了。这就是中国式老板。亏是不可能的,如果每个月真亏,他早就关门大吉了。

听老板说三峰厂马上就有自己的工业大楼了,我们也跟着老板一起欢呼起来。我说:“老板,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用给别人付房租了。”老板说:“是的。”小李子问:“老板,你要在哪儿建厂房呀?”老板说:“你们跟我过来看一下。”我们跟着老板走到走廊上,老板指了指工厂对面的荒草地,那也是我们堆放塑胶筐的地方。他对我们说:“我们的工业大楼,将会建在那儿。”小李子说:“那块地皮好大呀,够建好几栋楼呢。”老板说:“是的,但是我只弄到了一部分地,因为那一块地,你们看啊“,说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