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莲了马屁打口水战,并没有说什么。马屁却是无耻到了极点,还想对小莲表姐动手动脚,这可惹烦了小莲叔叔,他伸出大手,啪啪两下打到马屁脸上,小莲婶婶拿出一把扫帚,把马屁请出了屋子,从此以后马屁再也不敢追小莲表姐了。后来的事实证明,小莲叔叔和小莲婶婶做得非常正确,因为小莲表姐后来嫁给了三峰的工模部主管,两人结婚以后,小莲表姐夫自己出去开了一家模具厂,小莲表姐管理财务,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马屁是什么材料,哪能和小莲表姐夫相比?

马屁挨了小莲叔叔的打,似乎只是一个开始。从那一后,似乎马屁又挨过很多人的打,每次被打,他就大声地叫,似乎想引起别人的同情,用人们的话说,他是想让老板知道,有人在打他,让老板站出来为他说话呢。所以,很多打过马屁的人,在一起jiāo流经验的时候就这样说:“反正我们只要一打他,他就会叫,不管是轻轻地打,还是重重地打,他都会叫,他一叫,老板就知道我们在打他了,所以我们打他的时候,就重重地打,让他疼一阵子吧。”老板知道马屁挨了打,有时候也只好装作不知道,因为打马屁的人,也是老板的爱将。他能说什么?又没有把马屁打趴下,打完之后,他还能活蹦乱跳地去干活,私人的恩恩怨怨,谁去理会那样多?

马屁确实在三峰厂红了一段时期,他头上那个仓库组长的破帽子,就是在那个时候戴到头上的。不过,再红的人也有发绿的时候,我进三峰的时候,马屁就开始发绿了。没有朋友,老板也不太喜欢他了。在厂里面,人人见了他都叫他马屁,没有几个人记得他的大名。唯一叫他名字的,就是老板。因为老板不可能跟着员工一起叫他的外号。

老板口口声声说自己崇拜毛主席。毛主席年代,人们的精神境界都很高,视工作为生命,而不谈私事的,至少不会像现在的年轻人这样迷恋花前月下。所以,工厂里面谁在拍拖,被老板知道了,他肯定不高兴的。他总以为,拍拖的人不会用心工作。包括一直为他卖命的小李子,谈了个女朋友在,老板都不高兴。在三峰厂,拍拖要得到老板的支持,只能走这样的路线:要出去相亲的时候,一定要告诉老板,自己即将出去相亲,把对象的大致情况,以及对象八辈子祖宗的大致情况给老板汇报,老板同意你出去相亲了,你就赶快出去相亲吧,回来的时候,顺便把对象也叫过来给老板过目。老板总以家长自居,或许他真觉得自己是家长,手下的员工有个私事,也得给他打报告吧?很庆幸的是,在三峰厂的前期,我和小莲都没有拍拖。老板于是在开会的时候,经常表扬我和小莲了,说我们用心工作,没有私心。偶尔他也表扬小莲的叔叔,说小莲的叔叔工作认真,又娶了个好老婆。老板娘经常同我和小莲开玩笑,她对我们说:“你们要在三峰做到三十岁,三十岁我就放你们回家结婚。”当然只是说笑而已,因为我和小莲都没有在三峰厂呆到三十岁。不过我们是继小莲表姐以后,在三峰厂呆得久一点的人了,据说在我和小莲离开以后,三峰厂的文员,从来都没有稳定下来过,许多人来工作几个月就走了,所以三峰厂的文员总是空缺。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马屁失宠,据说与一件事情有关:他的妹妹和一个不该谈恋爱的人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个不该谈恋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亲家的养子,也就是老板大儿子刘明的小舅子。

话说马屁的妹妹,人长得不怎么样。三峰老板自诩会看像,有一次在办公室里面,他对我们说马屁的妹妹,从她的脸型以及说话的声音看,这个女孩子就是一个苦命人,要是哪个男人嫁给了她,一辈子就会翻身。而她本人,也不会嫁到一个好男人。马屁的妹妹长得不丑,但是说来奇怪,怎么看都觉得她生了一张苦瓜脸,所以并不讨别人喜欢。

为什么不能与刘明的小舅子谈恋爱呢?这并不是因为他是刘明的小舅子,马屁的妹妹是一个外乡人。因为在三峰厂,刘明的小舅子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拿着和我们一样的工资,老板并不曾多给他一分钱。刘明岳父岳母家,也只是普通的家庭,并不像老板这样有自己的产业。这些事情,说来话长了。

刘明的小舅子,名叫刘冬来,和刘宝来是表兄弟。虽然是表兄弟,但是他们并无血缘关系,因为他们都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是花钱买来的。一听说买小孩,我和小莲就觉得好笑。哪户人家不自己生小孩,还花钱去找人家买呢?但是阿丽告诉我,八十年代的时候,他们的村庄就真的会有人买小孩子的。村子里面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严重,要是哪户人家没有儿子,在村子里面就抬不起来头。刚好那个时候搞计划生育,不让他们多生,很多人被抓去结了扎,生不出儿子了,于是就去外面买。其实仔细说来,也不算什么买卖了。那些把自己的儿子“卖”出来的人家,也是迫于无赖。那个时候不是搞计划生育搞得特别严吗?许多人家超生了好几个孩子,前一个孩子的罚款还没有jiāo上去,女人的肚子又大起来了,于是偷偷地躲着生下来。这些人家大都很穷,大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又添了小的,自然得把这个小的抱出去给别人养,以求活一条命。所以,有一些家庭条件不错,又缺儿子的人家,就给孩子的亲生父母一笔钱,换一个儿子过来。刘宝来的表弟刘冬来就是以这种方式走进他的养父母家的。那个时候刘冬来的养母接二连三生了五个女儿,准备再生第六个的时候,被计划生育的人强行抓去做了结扎手术。于是,就有了买进家的刘冬来。至于刘宝来,他也是以这种方式走进他的养父母家的,但是他的情况与刘冬来又有一些不一样:他的养父母根本就没有生过孩子,所以就买了刘宝来。

刘冬来的养父母,不是一连生了五个女儿吗?买了刘冬来以后,把他疼得像个宝,五个女儿自己带着,这个买来的儿子,专门让婆婆一个人带,从小吃香的喝辣的,生怕这个儿子有一个闪失。这可是他们买来的香火呢。为了养这个儿子,他们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据说在他们村,一个村庄几百户人家,当空调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新名词的时候,刘冬天的养父母就给刘冬来的卧室装了空调,夏天怕他热着,冬天怕他凉着。至于自己的五个亲生女儿,可从来没有享过一天这样的福。刘冬来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

刘冬来的养父母心里想着:让这个儿子多读一点书,读出一点出息来,也好为自己家的门上争一点光。不过,培养刘冬来的时候,他的养父母有一点私心:自己家不是正好有五个女儿吗,等老了还是自己亲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