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他偏偏嘴硬,没有拿到钱,就开始骂娘,他这一骂娘,就惹烦了老板,于是挨了一顿打。

说起来也真奇怪,刘宝来挨了老板的打以后,后来就不打老虎机了,欠同事的钱也还清了。据阿丽说,老板对刘宝来说过,要是刘宝来还继续打老虎机,就让他回东北老家种地去,刘宝来不愿意回东北老家,当然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三峰厂了。老板于是后来每每在我们面前自夸,说他救了刘宝来,说如果刘宝来要是没有挨打,或许现在真的被人家几刀子捅死了,或者蹲大牢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一天急着要出货,我和小莲生怕仓管发货的时候出状况,于是去车间跟货。出货前的三峰厂,所有的人员都像热锅上的蚂蚁。速度慢一点,老板就会骂。所有的挂了管理人员职务的人,除了我和小莲、阿丽以外,其余的人都要搬货。据说以前女孩子都得像男孩子一样搬货的,不仅仅只是货物,就连五十斤一袋的塑胶原料,也得和男孩子一起去搬,小莲的表姐和阿丽以前就做过这样的活儿。不过后来老板娘取消了这个规定,如今只有男孩子干重活了。

两个车间,加上一个棚子,三处放货的地方,只见仓管员拿着计算器、草稿本,一边算着数,一边朝草稿本上写,忙得额头都要冒汗了,还得告诉前来搬货的人,该搬哪些货物到车上。前来搬货的人,一人搬了一箱货物,就像搬着自己口袋里面的票子,扛在肩上,小跑着到厂门口,车上的送货员接了货,一件一件码进车厢。老板的亲弟弟宝贵,也在搬货的队伍中。老板的记忆力特别好,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只要用眼睛扫瞄一下搬货的队伍,他就立马知道哪个人来了,哪个人没有来。下一次开管理人员会议的时候,没有去搬货的人,肯定被大骂一顿,就连他的亲弟弟宝贵,他都不曾放过。被骂的人,明知道自己委屈,还不能说出来。只能违心地说自己错了。似乎三峰老板骂你是一条狗,你就不能告诉他你是人,而是要这样回答他:“老板你说得对,我就是一条狗。”员工这样做,并不一定是为了那一点微薄的工资,三峰厂的那份工资,走在哪儿都能挣到,很多时候,人们都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和老板对着干,扣工资倒是小事,只是怕一不留神,脸上就会挨上一巴掌,脊梁上就会挨上一脚。所以,为了苟且生存,只能如此罢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三峰厂老板那一副德xìng,为什么还有人跟着他干,而且一跟就是好多年?或许每个人的想法不同罢了。

三峰厂虽然有三个仓管员,但是却没有固定的仓库,货物做好了,打完包装,就堆在机台边上,或是棚子里面,这些货物不会放几天就会全部出货出去。加工厂的好处就是,永远都不会堆积多少产品在仓库里面,所以根本不需要专门的仓库来堆放产品。工厂三个仓管员,一个是小莲的老乡,姓马的,因为爱拍马屁,工人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马屁”,后来某一天,突然有人不再叫他马屁,而是叫他马桶了,不过被叫做马桶以后,他没有在三峰呆几天就走了。还有两个仓管员,是河南人,都姓郑的,一个叫郑小华,一个叫郑阳的。这两个人都挺好的。每次出货,当然少不了这三个仓管员。

那个时候,马屁还挂着一个破职务,叫仓库组长的。其实所谓的组长,也只是比郑小和郑阳他们早一点进三峰厂而已。三峰厂仓管员的位置,只要在工厂做久了,随便提上一个上完了初中的员工,都可以做下来。但是,马屁却因为自己挂了一个组长的职务,以为这个组长就是什么大得了不得了的官,偶尔还跑到郑小华和郑阳那儿溜一圈,似乎想揪他们的小尾巴。不过他们两个人做得挺好,犯不着让人家揪到小尾巴而已。

三个仓管员,郑小华和郑阳各负责一个车间,马屁则负责棚子里面的那几台大机。马屁虽然挂了个组长的职务,但是做事却一点都不好,出货的时候经常弄错数,我和小莲都特别讨厌他。因为每次出了错,直接累及到我和小莲,又要改送货单,又要改出货记录,假如一不小心忘了改帐,月底对帐的时候,麻烦的是我们。很不幸的是,马屁这边的机台,大都是我这边的客户,为数据的问题,我也少不了挨客户的骂。

据说马屁在某一时期,曾经是老板面前的大红人。他之所在当上红人,就是靠拍马屁得来的。三峰老板喜欢的人,就是爱同他打小报告的人。马屁为了讨好老板,于是经常在老板那儿打小报告,比如说某个工人上班做坏了产品,或者某个管理人员上班躲到冲凉房里面去抽烟,再就是工厂里面谁和谁又在拍拖了。老板得到这些情报,就开始骂人。许多人于是被骂了。挨了骂以后,自然要查找这个打小报告的人。在三峰厂,不用查就知道,只有马屁有爱打小报告。于是,马屁在三峰厂就被孤立了,没有朋友,甚至同他说话的人都特别少。

马屁其貌不扬,眼皮上还有几道疤痕,据说家境挺一般的。所以,不扬的外貌,加上一般的家境,再加上不太好的人品,他就很难找到对象了。据说刚进三峰厂的时候,瞄准了哪个漂亮的女生就上去同人家说话,蛤是没有人搭理他。在三峰厂,似乎谁要和马屁谈恋爱,谁的脸上就不光彩。而马屁却要一心想吃天鹅ròu,只想找一个条件好的女孩子。

小莲的表姐来办公室做文员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马屁也曾异想天开。下了班就朝小莲表姐宿舍门口跑,小莲表姐那可是一朵清纯的白莲花呀,哪里看得上像牛粪一样的马屁呢?她自然不会理马屁的。马屁却是死皮癞脸地想一个劲儿讨好人家。小莲表姐特别烦他,于是下了班以后就去自己舅舅家,也就是小莲叔叔家看电视。马屁总是在小莲表姐去了之后不久,也窜到小莲叔叔家去了。小莲叔叔婶婶都是极善良、极好客的人,哪怕是天天见面的同事,去了他们家,他也招呼人家坐下,有好吃的一定要拿来碗筷让人家也吃上一口的。马屁于是每天下班后忙着奔往小莲叔叔那儿看电视,顺便找小莲叔叔婶婶聊天,想在小莲表姐的长辈面前好好地表现一番。小莲叔叔一直把马屁当做普通的同事罢了,所以待他还算客气。但是,想和小莲表姐拍拖,那可没门!连小莲表姐这一关都过不了,下一步就不要再提了。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一幕:有一天下班以后,小莲表姐刚走进舅舅家,马屁就恰到好处地跟着去了。小莲表姐于是骂了马屁一句:“滚!”马屁特别不知趣,还硬是搬了一张板凳,挨着小莲表姐坐下了,口中还说着:“又不是你家,你为什么叫我滚?”小莲叔叔和小莲婶婶早已看不习惯马屁了,不过他们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