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最基层的管理员,也该是文化人吧,可是他怎么像一个文盲呢?后来才听说,杨小成本来就是一个文盲,他老人家才读过三年半书,四年级都没有毕业,也难怪写不出我的名字了。可是这样的人,居然可以做到拉长的位置上来。仔细算起来,真是他家的祖坟埋到了好方位,所以上帝朝他微笑了,他就奇迹般地做了管理人员了。据说杨小成刚进展顺的时候,展顺电子厂还在一三八商业街那边,是一个才几十人的工厂,他刚开始是在饭堂里面打杂,后来不知怎么地,老总发现他老实勤快,于是让他去车间干活,做杂工,再后来,让他做前加工线的员工,然后就叫他做拉长了。前加工线的人,来的来,走的走,多少年过去了,就他杨小成还在,是前加工线资格最老的人了,当然也是前加工线,肚子里面墨水最少的人。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刚坐在剥线机前面工作的时候,我还有一点兴奋。在从事高科技产品的生产嘛,不管在哪个工位工作,用咱雷锋同志的话说,都是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不可或缺的螺丝钉。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我面前堆了一大堆剥好的线材了。杨助理从我的身边走过,看见我堆在机台上的线材比别人的多,有点高兴,正好guó mín dǎng也走过来了,她还对guó mín dǎng说了一句:“你看她剥线的速度真快。”得了表扬,而且是上班第一天就被表扬了,就像小学生在学校得了小红旗一样,我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了。第一天,就被关注,看来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我于是又加快了一点儿速度。我想:三台剥线机,我一定要做到产量最高。

可是,渐渐地,我感到累了。剥线虽然也不是什么重活,在某些人眼里,不过就是脚踩踩脚踏板,手拉拉线而已。但是,做同一个动作久了,首先的感觉就是心生讨厌。前加工线那样多工位,我觉得除了打线的工位以外,其余的工位都比剥线好玩。其次,虽然我只是在做手和脚的运动,但是这个运动并不是什么力气也不要的。脚踩脚踏板也就不说了,那个手一直不停地拉线,拉线,拉得我的手指都红了。我的打线机在最前面,我转过头望了望我身后的两台打线机。guó mín dǎng他们还真会剥削人,今天坐在打线机前面的,全是刚刚招来的新人。我后面的打线机,是李小山的cāo作,李小山旁边的打线机,是一个名叫玲玲的,姓什么我倒是忘了,一个看上去特别老实的女孩子在cāo作。只有我们新人没有资格说话,而且只有新人服从安排,在二00一年四月,每个刚进厂的新人,都想在厂里面站稳脚根,工作不好找呀!所以当拉上来了几个新人以后,那些老工人就想着偷懒了,把这个破位置留给我们做。guó mín dǎng也不是人,新工人进来第一天,就这样对待我们。难怪人家给他取的外号叫guó mín dǎng,想必前辈子肯定是蒋石手下的一个小喽罗,这辈子怎么就没有投身变猪变狗,依旧变成了个人,用广东话骂他,就是人渣一个,别的不会,就会折磨人。

一个上午就这样忙过去了,转眼就到了下午。刘助理可能是屁股在凳子上坐久了,肥厚的屁股ròu坐麻了,所以不得不来线上走一走,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我们这批新人面前来耍耍威风。人家是助理嘛,不管肚子里面有没有墨水,但是至少在展顺,在前加工线,我们还是她手下的小兵。她来到我的座位旁边,虚伪地笑了笑,然后问我:“小妹,累不累呀?”其实我的手已经特别难受了,如果能有人来顶替我的工作,让我做任何一项其他的工作都可以。不过,新人嘛,要老实一点,这样才讨人喜欢,我还是抬起头,朝她笑了笑,说:“还好吧,只是手有一点痛,不过没有什么,我还能坚持。”她在我旁边站了一会儿就走了。等她回到车间最前面的那几张所谓的办公桌前时,我看见她把嘴巴凑在刘小成的耳朵边上说话,一边说话,一边用一双滴溜溜的贼眼珠子盯着拉上的某一个人。等她说完话,很快刘小成就来拉上了,走到玲玲的旁边,开始数落玲玲笨,说三个人开剥线机,就她的产量最低。玲玲也不过只是十几岁的小孩子,或许这还是她头一次离家出远门吧,上班第一天就被骂,一个小女孩子哪受得了,很快就听见了玲玲的哭声。几个老工人抬起头,朝玲玲那边望了过去。我也朝那边望了望,然后朝刘助理望了望。只见刘助理坐在座位上,得意地捧着杯子在喝开水。她真不是好人。看哪一个人不顺眼,自己说人家一顿就是了,偏偏要小叔子来说,不知道她刚才又在自己的小叔子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些什么屁话。杨小成也真是一个蠢蛋,一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嫂子,放个屁他都相信,吹个风就能把他抬走,真不知道这前加工线是展顺厂开的,还是他们叔嫂两个人开的。总之,他们俩,就是展顺厂的狗奴才。

为玲玲深表同情的时候,麻烦的事情也降临到我的头上了。我坐在剥线机前忙碌的时候,guó mín dǎng不知什么时候出来巡视,突然就走到我的座位旁边了。他看了看我剥好的线材,没有对我说什么,直接叫来了刘助理。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剥出来的线材,露出的铜线比规定的尺寸的短了一点。我只记得速度,忘了看质量了,不知什么时候,生产出来了一批不良品。guó mín dǎng对刘助理说:“你看她剥出来的线材,短了一截,这些得全部返工。”所谓的返工,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得让机修的工人剪掉线材前端的胶塞,然后把没有胶塞的线材拿去成型机上重新成型一次,再把我之前打出来的铜线剪掉,再打一次线,再剥线了。据说犯这样的事情,在展顺厂是得接受处罚的,一罚就是几十块呢。不过幸好我是新手,guó mín dǎng也没有怎么骂我,也没有处罚我,也算是谢天谢地了。刘助理吩咐机修的拿去修理线材了,然后坐下来教我打了几根线,又亲眼看着我打了几根,确定没有问题了,才离开了。算她还有一点良心,回到座位上,也没有向小叔子杨小成打小报告。算起来,guó mín dǎng还是杨小成和她的上司呢。上司都已经处理好的事情,也犯不着再去搅浑水了。

一个下午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打下班铃的时候,杨小成他们也不告诉我们晚上要不要加班。我们还是新人,还不知道展顺厂的一些默认的规矩,他们就以为我们是神了,什么都知道。只有问同事了。我向一个同事请教:“今天晚上要不要加班呀?”同事说:“没有说不加班,就是要加班,这是展顺的规矩了,以后你就不要再问了,幸好你问的是我,要是问那些当官的,他们保不准会骂你。”加班就加班吧,让钱挣得更多一些吧!虽然工作有一点累,而且下午还惹了一点小麻烦,不过我的心情却特别好。吃过了晚饭,我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