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民低很多,动不动就骂人家老娘的。

志明跪在地上的模样实在是可怜。只见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地任由老板站在他脚下骂。男儿膝下有黄金,哪有老板让你跪你就真给跪下的?志明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员工,平时干活特别卖力,上班的时候总穿着沾满油污的衣服,这足以说明他没有在车间里面混日子了。上一次开会,老板还表扬过他呢。谁知这次做错了事情,老板就立即变脸了,此时的志明,在老板的眼里一文不值。

加班的时间到了,我和小莲走进办公室开始工作,老板的骂声,依旧一句接着一句地传进我们的耳朵。我小声对小莲说:“老板怎么会随便跪呢,人家工人也有尊严,他做错了事情,你罚款也罢,炒掉他也罢,但是不能罚跪。”没有等小莲回答,小李子先说了:“阿芳你不知道,志明这一次还算走运了,老板只是让他跪下来而已。还有比志明更倒霉的人,还挨过老板的打呢。”三峰老板会打人?还是头一次听说。要是早知道他的这些德行,我宁愿走大街找工作,宁愿在外面感染非典,也不会进三峰厂上班。

我说:“老板打人是犯法的事情,这些人怎么就不知道去劳动局告他呢?”小李子说:“这些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傻,挨了老板的打之后,老板再给他们一点小恩小惠,他们又围在老板身后转起来,以为自己了不起呢。”我说:“要是老板敢打我,我非整他一顿,不仅去劳动局告他,还要打电话叫记者,把他打人的事情曝光,让三峰厂以后招不到人干活。”小李子说:“你以为老板敢这样对待每一个人呀?他从来都不敢这样对待办公室的人,他知道办公室的人文化高,懂法律,所以不敢罚跪,更不敢打。”原来在三峰厂混,也有这样一个规则:柿子找软的捏。三峰老板,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典型。我们正在说着,老板的亲弟弟宝贵进来了。他眯缝着一只眼睛问我们:“你们在说志明罚跪的事情吧?”我们笑着点了点头。宝贵说:“在这里,这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上一次老板还骂我,连我的老祖宗都一起骂呢,他骂人的时候就忘了我和他是不是同一个老祖宗的。等我妈来的时候,我得把这件事情说给我妈听听,让我妈评评理。”宝贵说完,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昨天阿丽买错了东西,也不过只是几十块钱的东西罢了,老板也是对阿丽一顿臭骂,把阿丽的老祖宗都给骂了。阿丽还对我说,骂她就算了,还骂了她的老祖宗,等老板娘从香港回来的时候,她让老板娘骂老板的老祖宗去。”

我们正说着,就听见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小李子做了一个动作,示意我们住嘴。老板进来了。骂了志明一顿,似乎消了气,他把土得掉渣的东北话咽进了肚子里面,用普通话对我们说:“志明今天做错了事情,我罚他跪下来反思,然后教育了他一顿,他知借了,我才让他下班。”虽然心里对老板的这种做法特别反感,但是我们还是在嘴上说:“志明怎么会那样粗心,连螺丝有没有锁紧都不知道?幸好模具没有砸到人,要是砸到人,事情就大了。”

没过几天,我就见识到了老板打人。那是星期六,吃完晚饭,我和小莲说好,不加班了,我们去逛街。带了一点零钱准备下楼的时候,见饭堂门口围着好些人,知道厂里面肯定有事情发生了,于是挤进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个员工,被老板用绳子反绑了胳膊,跪在饭堂的地上,老板叫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正准备收拾他。这个人我认识,是老板老家的,据说他们还是一个村庄的,还是老板的同宗,名字叫刘宝来的。

第一百七十二节(二)

第一百七十二节(二)

老板一边打刘宝来,一边问他:“宝来,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事情?”刘宝来嘴硬,对老板说:“我又没有在厂里面犯错,关你屁事,不用你管。”老板接着又打下第二拳,对刘宝来说:“你跟我出村子的时候,你老妈把你jiāo给我了,就算你是在外面犯的事,我也要管。”刘宝来说:“老子不要你管。”老板又是一拳打来去,问他:“宝来,你要不要我管?”刘宝来说:“你给老子结清工资,老子走人,不在你这儿呆了,我看你去哪儿管我。”老板打下第三拳,说:“你要走人,非得让你妈来接你,我才放你走,要不你一个人去外面混,有一天被人家几刀子捅死了,或是蹲进了大牢,你妈找我要人,我去哪儿找你?”刘宝来依旧说:“老子又不是小孩子,我在外面犯事关你屁事。”老板再也不问了,一边用拳头打刘宝来,一边用东北话骂他。宝贵闻讯,叫来了老板娘,让老板娘解围。老板娘正在厂外面的小店聊天呢,一听说老板在打人,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饭堂来解围,老板却不理老板娘,继续打人。老板娘去拉他,他反而推了老板娘一把,把老板娘推倒在地上。我和小莲上去把老板娘扶起来,老板娘尽管自己挨了一掌,却不忍心看着刘宝来挨打,大声地用普通话说:“你打了他这样久,放手吧,要真把他打病了,或者打死了,我看你就得进牢房了。”老板娘这样一说,老板才住了手,不打刘宝来了,不过他还要当着大伙的面,把刘宝来的事情抖出来,让他在大伙面前再丢一次脸。

原来刘宝来也没有犯下什么大错,只是最近迷上了老虎机,一下班就去厂外面的小店打老虎机去了。刘宝来的工资,每个月只从老板那儿支走一小部分,还有大部分存在老板那儿,年底的时候,老板给刘宝来寄回老家去,这样刘宝来在外面打一年工,还能存一笔小小的数目。他跟着老板也有三四年了,老板曾经对我们说,刘宝来存下来的钱,在老家可以修半栋房子了。人要学好不容易,要学坏却只是一念之差。以前看到别人打老虎机,他还劝人家,说老虎机不能碰,可谁知自己有一天也迷恋上了老虎机?刘宝来每个月的零花钱,只是零花也卓卓有余了,可是打老虎机,那是一个无底洞,就算你有再多的钱,老虎机也能把你的钱吞完。他的零花钱在老虎机前面坐不了几次就没有了。据说染上打老虎机以后,没有钱打老虎机,心里就痒痒的。于是刘宝来就抬去找同事借钱。借一次两次人家还肯借,但是借了钱,却没有钱还,三峰厂的人都不给他借钱了。刘宝来于是想着去老板那儿拿钱,他还存了钱在老板那儿呢。老板对刘宝来打老虎机的事情早就有所闻了,这次他去找老板拿钱。老板当然明白他拿钱干什么,但是还是问了他,是想让他自己说出来。刘宝来当然不会说拿钱去打老虎机,而是说,有一个朋友病了,要寄点钱去。刘宝来有哪些朋友,老板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刘宝来的谎言不攻自破。如果刘宝来不嘴硬,事情也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