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倒闭的据说是东莞最大的玩具代工厂。不过在二零零三年,它是樟木头一带数一数二的大厂。合俊玩具厂有两个工厂,合俊一厂和合俊二厂。那个时候的三峰厂,业务有两块:电话机壳和代加工。客户不太多,但以大客户为主,小莲主要负责电话机壳,我负责代加工。工作是这样分配了,不过我是后来之人,小莲是师傅,所以我暂时只负责合俊二厂,当然后来代工这一块全部落到我头上了,那是在我熟悉了工作以后。

在伟业的时候,我也做着跟单的工作,不过伟业的工作特别简单,自己做自己的产品,似乎做起来特别容易,工厂生产偶尔出一点乱子,也能应付过来。那时工作的轴心,,就是催着供应商送货了。不过来了三峰,却是倒换了位置,变chéng rén家整天催着我要东西了。我的身份,也从伟业时期供应商眼中的上帝,变成了三峰时期,为上帝服务的人了。呜呼哀哉,后来我常对小莲说,或许是在伟业的时候,我经常骂别人的缘故吧,进了三峰,变成我经常被客户骂了。正所谓十年风水轮流转吧。

说到被别人骂,就不得不说一下合俊二厂。那时合俊一厂还由小莲负责,合俊一厂已经和三峰合作了好几年,彼此都过了磨合期,小莲工作起来当然是得心应手。可是合俊二厂同三峰的合作,与我进三峰厂几乎是同一时间。如果我起初在三峰厂呆的那三天半不算进去,我回归三峰厂的最初几天,每天只见司机从合俊二厂拉几套模具回来,老板当时特别看好合俊二厂,模具来了,立马就会围上很多人,呼啦呼啦地把模具上到机台上,调试一下,然后就安排工人开机生产合俊二厂的产品了。

二零零三年,对于中国制造来说,似乎是一个分水岭。上半年闹了一场非典,紧接着,美国打伊拉克,石油涨价,塑胶原料涨价,衣食住行也跟着涨价。到了下半年,接近年底的时候,许多工厂都倒了。然后,我们都等着二零零四年春天的经济复苏,以为过了冬天,就会有春天。对于挺过了二零零三年的许多工厂来说,二零零四年,工厂倒闭潮过去了,但是用工荒似乎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第一百七十二节(一)

第一百七十二节(一)

在聆听老板的骂声与塑胶机开模锁模的碰撞声中,还有小莲对我的帮助下,我在三峰厂呆了一段时间了,也渐渐适应了三峰厂的生活。三峰厂的生活,让我的广东生涯退后了二十年。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我觉得三峰厂的条件,不是现代的广东生活,而是二十年以前的广东。不仅仅是它的生活方式,还有工厂的管理方式,也是二十年前的模式。因为工厂竟然是用家庭式的管理方式,所以很多时候,老板自称是家长。

有一天吃过晚饭,离加班还有几分钟,我和小莲站在宿舍门口的走廊上透透气。其实在三峰厂,实在是没有透气的地方。宿舍楼与对面的厂房之间,用一个塑胶棚子遮着,中间的空地上居然还摆放了两台塑胶啤机,还有一大堆货物。站在宿舍楼上,闻到的只有塑胶在机器里面高温成型时发出的塑胶的臭味,听到的永远都是塑胶机器开模锁模时,模具碰撞发出的咔嚓声。要想真正透一口气,得走出工厂,工厂不远处就是山,偶尔与小莲爬爬山,算透一下气。不过,并不是每天都能出去爬山的,不爬山的时候,要么站在工厂大门口的水井边上吹一下风,或者是像现在一样,站在宿舍门前的走廊上闻塑胶的味道了。

宿舍门口的走廊还真是一个好地方,站在上面,就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空地上啤机的生产状况,还有对面车间的状况。唯一看不见的,就是和宿舍楼同一栋的一楼车间的生产情况了。我和小莲一边向车间看过去,一边聊天。对于塑啤机,我在伟业的时候,就已经接触过了。不过,我似乎生来就有机器恐惧症,明明知道塑胶啤机并不是特别危险的东西,但是我不敢走近它。去车间的时候,也只是站在过道里看一看它而已,如果要拿一个塑胶产品,通常是让啤工帮我拿,而且我去找啤工帮忙的时候,也是远远地站着,生怕不小心碰到啤机的门,模具就突然开模,然后就有某一位不幸的啤工的一只手立即血ròu模糊。尽管啤工告诉我,啤机不害怕,但是我一见到它却要起一层鸡皮疙瘩。所以,像现在这样远远地看着啤机,才是看啤机的最高境界。

我们看见对面的车间里面,技术员正在用模架缓缓地把模具升起来,吊到一台空着的啤机上去。这一套模具是下午刚刚从外面运回来的,据说为弄到这一套模具,老板厚着脸皮去客户那儿好多趟了。这是一个大客户,人家随便分一口羹,就可以供三峰喝好久呢。所以模具一到厂,就立即上模了,为的就是好在新客户面前好好表现一把,争取拿到更多更大的订单来。每当上新模的时候,也是三峰厂最激动的时刻。技术员,车间管理员都会围到新模具边上。看着模具上好、生产出一个完整的产品了,才肯去忙别的。三峰厂像其他塑胶工厂一样,两班倒。不过,接班的时间却是早七点和晚七点。三峰老板真会算计,晚上上模,是由白天的技术员和管理员去做,因为晚班的人要忙晚班的事情呢,白班的人下班了,让他们加一会儿班,在三峰厂,除了员工以外,其余的人加班是元偿加班;白天上模,由晚班的人做,同样道理,也是让夜班的管理人员的技术员免费加班。

眼看着模具慢慢地上好了,开始调机器,准备试生产了,突然听见“哐铛”一声巨响,模具掉到了地上。这样的事情,据说以前也发生过,当然在其他塑胶厂,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主要原因是上模的时候,模具与啤机之间的螺丝没有锁紧,试啤的时候,模具发出的是几百吨的马力,没有上紧的螺丝松掉了,模具自然就掉到地上来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上模工倒霉了。通常情况下,罚款的处分肯定少不了了。不过在三峰厂,虽然不罚款,但是结果却会比罚款更惨。这是我亲眼所见之后才知道的。

只见老板匆匆下楼来,三步并作两步去了车间。然后,就听见他的喝斥声从车间里面传出来,紧接着,只见高高瘦瘦的上模工,名字叫什么志明的,被老板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拉着一只袖子,三两步拉到了塑胶棚下。老板喝斥志明:跪下!志明就真的乖选装跪了下来。然后,老板就站在志明脚下,一句接着一句地,用他的土得掉渣的东北话开始骂志明。我听不懂东北话,但是中国人骂娘的话,无非就那么几句吧,管他是用东北话骂还是用广东话骂还是用湖北话骂,那几句话怎样骂都是同一个味道。我不得由衷地感慨:三峰老板,其实也只是一个洗脚上岸的农民,但是他的素质却比许多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