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现场招聘会呢。

就在我准备大步迈向基业人才市场的时候,却听见几个前来求职的人说,他们就是从基业赶过来的,因为基业停止举办现场招聘,所以他们就来智通了。结果智通也停止举办现场招聘了。真是来的不是时候呀,如果我早几天从家里出发,或许还能赶上最后一场现场招聘,说不定就在现场招聘会上,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工作。可是,没有如果。我只能灰溜溜地回东坑去,继续最原始的找工作方式:走街。

二零零三年春天,如果让我来描述它,我一定得说一说那年春天的非典,说一说戴在每个人嘴巴上的大口罩。大口罩,是二零零三年春天独有的代表物。非典时期,广东规定工厂公司不许在非典时期炒工人,因为不炒工人,而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辞职,因为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感染非典,所以没有人愿意从工厂的围墙走出来。没有人员流动,自然也没有多少工厂招聘。那个春天,同以往的春天特别不一样。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工作特别难找。

东坑的工厂特别多,以往的春天,工厂外面一定会贴着许多招聘启事,一年刚刚开始,许多工厂都会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那个时候国内的物价相对便宜,工价也不高,所以许多外国佬都喜欢把订单下到中国,下到广东来,以减少制造成本。可是,那个时候许多工厂宁愿让厂里面的人加班,也不敢从外面招人进去,因为老板们害怕一不小心就招了一个非典病人进去,如果真有一个这样的人进了厂,将会给工厂带来灾难xìng的打击。

说起那个时期,得说一件事情。就在非典在广东bào发得最严重的时候,有一家超市发生了一起抢劫案。劫犯进了超市,对着超市里面的工作人员和顾客大声高喊:“我感染了非典,让开。”然后,所有人的就真的如躲避瘟神一样,全都逃走了,然后劫犯就趁乱洗劫了超市。如果在那个时期,不幸失业,那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因为说不定你出去找工作的时候,就把非典病dú带回家。那个时期的我,就在非典病dú恐怖下,每天早晨就出去找工作,将近中午的时候回来,然后下午出去,将近工厂下班时间再回来。感染了非典病dú,大不了死掉;可是没有工作,我也会饿死。两者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找工作。因为出去找工作不一定会感染非典病dú,但是天天窝在出租屋里面,也有可能感染非典病dú,而且如果钱花光的时候还没有工作,就只能等着饿死。

第一百七十章

第一百七十章

吃完早餐,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惠州沥林,去了三峰塑胶厂。我的那一堆不值钱的破烂行李,正静静地呆在宿舍的角落里面,等着我去认领它。到三峰的时候,还不到中午。我收拾好行李,去办公室找小莲。两个人的宿舍,我离开以前,当然得同她打一个招呼。

我去了办公室,走到小莲身边,对她说:“我来搬行李。”小莲说:“你搬行李走?不在这儿做了吗?”我告诉她,我在东莞找到了工作,当然去东莞了。小莲一听说我要走,她说:“你还是同老板打个招呼吧。”小莲说得有道理。虽然在三峰才工作了三天半,老板不欠我的,我也不欠老板的,不过借了他的地盘放行李,还是同他打个招呼再走。人在外面混,得做一个有礼貌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就是这一有礼貌的行为,害得我在三峰厂浪费了几年的光yīn。我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老板回来了。我同他打了招呼,谢谢他对我的照顾,然后告诉他,我是来搬行李的。他说:“现在我们厂好忙呢,我昨天还在和小莲说,要催你回来上班了。”我说,我已经在东莞找到了工作,所以我要回东莞去。老板问了一个我的新工作是什么,我告诉他,是进料检验员。老板说:“你做文员做得好好的,怎么要去做进料检验员呢?”他还告诉我,东莞那边都有人得非典了,但是惠州没有人得这个病,所以让我就留下来,不要去东莞了。但是我铁了心要回东莞去。因为东权电子厂着实比三峰厂这个破地方好多了。老板又找我谈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太容易被感动的缘故,抑或是太善良的缘故吧,老板的一番谈话居然让我的思想产生了动摇,我决定放弃东权的工作,回归三峰厂。后来我才知道,三峰老板的一个特长,就是有一张会说的嘴,当然这是他心平心和的时候,如果他骂起人来,说出的话比乡下农民说的还要难听。要不,他那间破厂,怎么会有人老老实实地帮着他一起打天下?在三峰厂,有两个人,从开厂的时候就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在。

既然决定了回归三峰,我还得回东莞去,把东莞那边的行李搬过来。其实东莞那边的行李,也就是我放在出租屋里面的几件旧衣服和一点点日用品。我于是对老板说,我要回东莞取行李。老板说,吃午饭的时候到了,你吃了饭再去东莞吧。我说,不用了,我去外面吃。他说:你答应在三峰工作,我特别感谢你,所以中午我和你一起吃午饭。说着阿丽就端了一大盆面来了。老板先给我添了一碗,然后自己添了一碗,我们坐在办公室旁边的屋子里面吃午饭。现在回想起来,三峰老板的吃苦精神,最让我佩服,那个时候三峰还没有自己的厂房,老板的饭厅,就是一间破杂层子,杂屋里面堆放着纸箱胶纸,还有注塑机配件,只在靠着窗户的地方,留了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放着饭桌,他每天就坐在那儿吃饭,吃了好多年,直到有一天,有了足够的本钱,他拿着那笔本钱,买了三峰厂对面的一块空地,修起了自己的厂房。

面条并不好吃,清水煮的面条,放了一点点盐,还放了一点淡菜,几块去了皮的肥ròu。我吃了几口就吃不起去了。但是三峰厂老板却捧着一只碗,呼啦呼啦地吃个不停。我就坐在饭桌前,心里想着,等他吃完了,我就可以离开这儿了。他吃完碗里面的面,看了看我的饭碗,问我:“你怎么不吃?”我告诉他,我吃饱了。三峰老板这时做了一个让我特别惊讶的动作:端起我面前的碗,拿着筷子就要吃我吃剩下的面条。我连忙制止他,说这是我动过筷子的,不干净,还是倒掉了好。三峰老板居然一边吃一边说:“你又没有传染病,有什么不干净的?倒掉太浪费了。”后来和其他同事说起此事,同事们都说,三峰老板就是这个样子,要不他就不是三峰厂的老板。

回三峰厂上班的时候,正是三峰厂最忙的时候。非典时期,许多工厂都没有订单,生意惨淡,但是三峰塑胶厂的生意却是特别好。这都是托了合俊玩具厂的福。合俊玩具厂,也就是在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机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