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半个月有余。每天睡到自然醒,院子里面公鸡不知道打鸣几次了才起床。起床以后,等着吃早饭,吃完早饭或坐在家里聊天,或在村子里面闲逛,这种日子很快活,不过我不敢每天都这样享受快活的日子。虽然两年以前从老家去广东的时候,我答应过母亲,在广东混两年,去外面见见世面,二十五岁就回家,不再去外面漂泊了。二零零三年,我二十五岁。按照两年前的承诺,这一次,我不能再走了,得成家立业。可是两年以前我去广东的时候,是一个人;现在,我依旧是一个人。成家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可能一个人成家,没有成家,也没有人愿意养着我,不上班就没有钱花。所以,我还得出去,出去寻找出路。

决定了还要走,收拾一下行李,就从家里出发,去了宜昌火车站。从广东回宜昌半个多月时间,刚回来的时候,宜昌人对非典没有什么概念,不过等我去广东的时候,宜昌人也谈非色变了。这一次出去,坐的依旧是2176次火车,2176次火车因为是上午开车,我到宜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当然只能买第二天的车票了,于是在火车站旁边的铁路大酒店住了一宿。住宿费不贵,二零零三年,不记得是二十五块还是三十五块了。当然,比起外面十块钱一晚的黑店,那儿是贵了一些,不过条件也比黑店好得多。我住的是三人房,挺干净的。与我同住的两个人,也是去广州的,和我坐同一趟车,不过住在同一间房里面,我们却彼此很少说话,或许是心存戒备的缘故吧。

以前每次去广州,走到宜昌,我都要去城建学校走一圈,因为小妹在那儿读书,那个时候,就算为了等火车而住十块钱一晚的黑店,心里却踏实,因为城建学校就在火车站后面,小妹在那儿呢,觉得宜昌还有一个亲人,心里就觉得挺踏实。可是现在小妹去了广东,城建学校再也和我扯不上任何关系,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我得一个人,静悄悄地在宜昌等到火车开走的时候,独自坐车去广东。记得两年以前,一个人提着一只箱子去广东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孤独,可是现在,在广东混了两年了,却觉得孤独了,人的岁数长大了,却还不如当初那样独立了。这种孤独的感觉,直到后来遇见了易,后来从广州到宜昌或是从宜昌到广州,多是我和他一起,即使是我一个人,一路上他都会打电话追着火车跑,所以我才不会觉得孤独。

宜昌人恐非症带来的效应,就是走在宜昌的街上,发现许多人都戴上了口罩,同在广东见到的景象一样。上车的时候,只见许多只白口罩一起拖着沉重的行李,向着红皮火车跑过去,中国式的恐非症真是滑稽可笑。当然,这些可笑的人里面,还有一个我。我那个时候也是戴着一只白口罩,背着一只包包,跟随着人流一起跑。其实在那个时候根本不用跑,根本不用愁上不了车,因为在那个时候,谁都知道广东是疫区,没有多少人愿意朝着广东的方向走,只有像我一样孤苦伶仃没有人疼的女孩子和一些上有老下有小,不得不去外谋生的人,才会舍了一条老命,挤着火车去广东。我的运气还真不错,那个时候火车抵达了广州,全部的旅客就下车,出站,没有人测体温。据说我走后没有几天,从全国各地开往广州的列车到站以后,旅客出站的时候,一定得量体温。量体温的东西,就是外形长得像qiāng一样,对准耳朵按一下,就能测出体温的家伙。这个家伙是非典那一年我才认识的,不过到现在为止还叫不出它的名字。量了体温以后,体温正常的才给予放行,体温不正常的,都关起来接受检查,得关半个月,不过据说是免费吃住。免费吃住,这种待遇我还没有享受过呢,不过关半个月,时间实在太长了,受不了。不仅仅广州站如此,据说全国各地的火车站都差不多。我们村子里面有一个从北京回来的人,回家以后发现体温不正常了,去镇医院查了一xià tǐ温,就被关半个月。那年春天,有多少人被关过我不知道,不过这些进去免费吃喝的人,没有我。

在广州下了火车,我就直奔东坑。两个妹妹都在东坑,我也不想去惠州了。在初坑市场租了临时房,然后发信息给大妹,告诉她,我已来来初坑了。好久她才回信息告诉我,因为非典,工厂禁止员工外出。小妹那时已经跳槽去了东权电子厂,不过她没有手机,无法联络上她。我和她们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记得那个时期,许多工厂都是这样,禁止员工外出,这样做并非坏事,算起来厂里也是在保障工人的安全。

在初坑落下脚,我就出去找工作。非典时期,走马路找工作当然是不可能的,太危险了,说不定走着走着就在无意间感染了非典。而且那个时候,许多工厂除了招工人还在厂门口贴个招工启事,文职类的招聘都是到人才市场去招了。要想找到好工作,就得去人才市场。东坑这个地方,到现在我依旧怀恋它的一个原因,就是离市区近。从东坑出发到市区,坐公jiāo车半个小时就够了。东莞的人才市场有好几家,有名气的要数智通和基业了。冲着智通的名气,瞅准了智通有现场招聘会的日子,就去智通了。

在去智通的路上,我还梦想着能进东莞的某一家大公司,好好地干上几年呢。二十五岁,不大也不小,正好在外面好好地挣钱,顺便在大公司叼一个金龟婿回家,结束一个人在外流浪的日子。要想叼金龟婿,当然得进大公司,大公司选择的机会多,小公司里面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我就这样一路屁颠屁颠地去了东莞,去了智通人才市场。

到达智通的时候,智通外面挤着好些人,他们也同我一样,冲着现场招聘去的。该是进场的时候了,他们却在外面徘徊着。我还是第一次去智通,人到了却不知道现场招聘的入口,于是去问保安。保安却告诉我,因为非典的原因,人才市场不举办现场招聘会了。我对保安的话表示怀疑,保安却对我说:“你要是不相信,去看告示吧。”我按着他指的方向,找到了那张告示。是真的,人才市场就是从我到达的这一天开始,不举办现场招聘了。那个时候许多人不会玩网络,网络招聘不流行,现场招聘没有了,还剩下中介。我去了智通的中介办大厅。服务人员态度倒是蛮好,我告诉她们,我要找一份文员的工作,然后她们就抓起电话机,一家挨一家地打电话,打了两三个电话以后,就开始写纸条了。当然,纸条不是免费就能获取的。就在一名服务人员给我写纸条的时候,我看见她写的公司名,那家公司我知道,在东坑那一带,那可是天底下工资最低的公司,我对她说:“不用了,我不去那家公司。”然后我就从大厅里面溜了出来,心里想着:去基业看看吧,或许基业还在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