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母亲说新邻居待她挺好,我们家有事情,他们也会过来帮忙。

回到家母亲就要做饭吃。坐了一夜火车,又坐了几个小时汽车,一点都不想吃东西,也不累,那个时候才二十五岁,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回到家就屋前屋后地四处乱转,见了熟人还要同别人寒喧几句。当然,他们感兴趣的,是我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很多人想拿我的手机玩一下,不过我可不轻易把手机拿给别人看的,其实那个时候的手机除了有几条短信息,有几个电话号码以外,什么也没有,但是我就不喜欢别人摸我的手机。

回到家,母亲自然要准备一顿好吃的。说到好吃的,当然离不开腊ròu,这可是我们那儿的一种不算是特产的特产。母亲在厨房忙着的时候,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厨房里面看她做饭,她告诉我,去年杀了一头大猪,有两三百斤ròu,还有几十斤猪油。这可是一件新鲜事儿。早些年,我家似乎没有杀过这样肥的猪,因为那个年代,猪喂大了要卖掉了凑学费,我家总是在过年前几天才杀一头小小的猪。如今这个年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进了厨房,得说一说我们老家厨房的一样物件:碗柜。老家的碗柜非常大,一人多高,碗柜的作用,不仅仅只是放几只碗,还要放菜,放油,放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现在这个物件似乎被淘汰了,至少我家从修了楼房,建了新厨房以后,就不用体积庞大的碗柜了。不过在二零零三年,我家的旧碗柜还在工作着。我打开碗柜一看,柜子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真多,柜子一角的一只大碗里面,装着满满一碗猪油。这可是好东西,我端出来,对母亲说:“等下就用猪油炒菜好了,这样好的猪油,不吃掉太浪费了。”母亲却说,那是肠油,气味重,没有打算自己吃,她打算送给河对面的一个老太婆,因为那个老太婆没有油吃。母亲还告诉我,前段时间已经送给她一碗猪油了。仔细想一想,母亲也算过了太多贫困的日子,所以当她听说谁家没有粮食吃,谁家没有油吃的时候,总要把自己吃不完的东西送给人家。可是我没有母亲那样善良,虽然我也做过一些好事。我对母亲说,你不要再给她送了。她自己不是有孩子吗,你经常给她送东西,让她的孩子看见了,人家还不高兴呢。吃不完的油,熬了喂小猪吧。早些年,我们家没有油吃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给我们送过油呢?

吃完饭,就跑到家门口的小河边上去玩了,母亲提了几件衣服去河边上洗。算起来,我家的地理位置不错,家门口有小河,河上有桥,小桥流水人家,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呀!夏天的时候,还可以下河摸螃蟹,把篾筲箕伸到石头缝里抓虾,隔几天就能吃上鸡蛋虾米汤和油zhà螃蟹。在现在看来,那真是神仙般的日子,河里的虾和螃蟹可是自然生长,没有吃过一点点饲料和激素的。生长在小河边上,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学会游泳,生xìng忌水,见了水就害怕,所以我只能做旱鸭子。我走到浅水处,掰开了几个小石头,却找不到螃蟹的影子。据说有好多人朝河里放yào捕鱼,然后河里就看不到生灵了。唯一能看见的,就是河边上被晒干的死螃蟹的尸体。

回到家,除了吃腊ròu,除了去小河边上转一圈,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去茶园转一转。早些年没有去广东的时候,一到下半年,就盼着来年春天,春天来了,茶叶长出来了,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尽管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家里已经不再像往年一样缺钱了,不过采茶的时候,手头比平时活一点。我回家的时候,茶树才露出白色的,米粒大小的芽儿。不过离采茶的日子却是越来越近了。其实不用去茶园,站在家门口向着村子上面最高的山上望过去,就知道节气到了哪儿。当村子里面最高的那座山上,远远望过去有一片红色的时候,就是映山红开了,映山红开了,就要开始采春茶了。确实,我回家后没有几天,就望见那座山上,有了一片红色,田间地头也有了一些采茶人的影子晃来晃去。

我依旧在村子里面活动,依旧把手机挂在脖子上炫耀着我的破手机。有人见了我,依旧问我的手机是什么牌子,依旧想玩一下我的手机。除了聊手机,还有人同我聊非典。因为我回家以后,据说广东的非典越来越厉害了。如今这个时代,通迅高度发达,人们不用出门,从电视上就可以知道千里之外的广东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问我,你们那儿有人得非典吗?我告诉他们,我在惠州,惠州没有人感染非典。确实是如此,非典持续了好几个月,人们谈非色变,当时的惠州也算是危险期,但是惠州却没有一个人得非典。还有人问我,你过多久再出门?所谓出门,也就是出发。我说,快了,就在这几天。不管去哪里,我都不喜欢告诉村里的人,我什么时候走。

有一天和母亲去了镇上,因为我要去存钱。掰着手指头数一下,二零零一年春天去广东,现在是二零零三年春天,转眼就在广东混了两个年头。第一个年头,瞎忙活了一年,第二个年头,自我感觉混得不错,还清了上学时欠下的债务,给家里寄了一点钱,回家的时候,口袋里面还揣着好几千块呢!在二零零三年春天,口袋里面揣着几千块钱,在我们那个小村子里面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当然,我可不敢对村子里面的人说有口袋里面有钱呢,我得把钱存起来,等以后嫁人了,这笔钱就是我的私房钱。对于银行我不熟悉,印象最深的就是农村信用社,因为信用社是农村的产物,以前村子里面就有信用社,后来拆掉了,只有镇上才有了。在我家那个幅员辽阔,但是土地贫瘠的小镇,有了一点点闲钱就扔进信用社;买一包肥料差钱,或是捉一只小猪不够钱的时候,也去信用社贷个百十来块钱。因为对信用社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我去信用社了。其实镇上还有一家邮政储蓄,不过那个时候我不用邮政储蓄,开始用邮政储蓄是第二年的事情。

全镇只有一家信用社,但是排队的人却没有几个。或许是老家确实太穷了,没有几个人在信用社开户的缘故吧,进了信用社,没有等几分钟就轮上我了。递了身份证,砸了三千块钱进去,一只红色的存折就产生了。看着营业员微笑着数钱的模样儿,我特别满足。去信用社存钱之后,大概过了七八天吧,有一天坐车,在车上有一个女人同我打招呼,我正在奇怪,这个我不认识,她怎么就同我打招呼呢?母亲告诉我,这个人是信用社的,我才想起来,那天我去信用社,正是在她的窗口办理的存折。朝信用社丢三千块钱,居然能让营业员记起你,这是发生在二零零三年,老家小镇的故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知不觉在家里一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