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典时期,老板娘从香港过来的时候,jiāo给我们两瓶酒精,让我们用自来水擦完桌子以后,再用酒精擦一遍。那段时间,不仅仅只是办公桌,包括桌上的电话,包括老板桌上,任何人都不能碰一下的毛主席塑像,都得用酒精去擦拭。办公室不大,但是要认真打扫起来,还真花费时间。我和小莲打扫完毕,打开电脑坐到办公桌前,就已经七点半了。这个时候,仓管员送货物清单来了,我们开始开送货单,司机也在这个时候进了办公室,等着我们开好送货单出车。在广东的许多工厂,司机是最好玩的职业,只要驾着一辆车子溜出了厂门,逃出了人们的视线,驾着一辆车子去了外面,花半个小时办完公事,再玩半天回来,都没有人说。但是在三峰厂,司机却是特别辛苦的。三峰厂每天出两次货,早晨七点出一次,下午一点钟出一次。两部车子,两个司机,一人开一部车,天天如此,没有空闲。所幸去三峰做司机的人,运气特别好,开着三峰的车子出去送货,每次都能平平安安地回来,没有发生过事故。要是出了事故,估计刘老板一分钱的赔偿都不会给他们。

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三峰厂早晨七点上班,是没有早餐的。我和小莲都有充分的准备,去超市买了苏打饼干、沙其玛当早餐。早晨洗濑完毕,坐在宿舍里面吃几块饼干,就下二楼办公室去上班。从早晨七点钟一直坐到中午十二点,五个小时,通常情况下,不到十点钟就有一点饿了。厨房就在楼下,但是厨房里面却没有香味飘过来,有一天下午,倒是有一股难闻的味道飘进了办公室,小莲说:“晚上我们又要吃青豆了。”那股味道,正是煮青豆的味道。青豆不在厨房里面煮,而是用一只破电饭煲在办公室旁边的饭堂煮,所以每次煮青豆,我们的鼻子就要受罪。不过,煮好的青豆再放上油盐炒一下倒是特别好吃。当然,如果炒豆子的时候,能加上一点ròu沫,那就特别不错,但是在三峰厂,你永远也吃不上这样好的菜。

在三峰办公室坐了两天之后,第三天又坐了整个上午,快下班的时候,老板对我说:“工厂现在没有生意,你下午去樟木头,去三家工厂送彩页,顺便拿回他们那边的名片。”老板jiāo给我一张写好的纸条,我看了一下,我要找的可都是大人物,要么是厂长,要么是经理,还有老板助理之类的。而且据老板说,那都是大集团公司,让我出去的目的,是推销一下工厂的塑胶盆和塑胶筐,那些大厂对这一类产品的用量特别大。说直接一点,老板就是让我出去拉业务。出发的时候,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告诉我,名片上的这个人,是他的一个朋友,让我到了樟木头以后,打电话给他,他带我去那几家工厂。

我走出工厂,在路边上了开往樟木头的车。不一会儿,就到樟木头了。那个时候广东忙着闹非典,街上看不到多少行人。在治安超级混乱的樟木头车站下了车,我就打了老板朋友的电话,给他说明来意,问他有没有时间带我去。那个人听我说完,在电话那头大声说:“我现在在外面,没有空,你自己去吧。”我都已经站在樟木头的地盘上了,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回去,然后告诉老板说,他的朋友没有空,所以我空手回来了。我得自己去,找到这三家工厂,然后把老板的名片送出去,再拿着客户的名片回来。三家工厂,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记得有一家工厂在樟罗,有一家在白果洞,还有一家在石新。我坐上了开往樟罗的公jiāo车。上了车,就问司机知不知道这家工厂。司机说,有个大概的印象,具体的位置他就不知道了。坐上了开往樟罗的车,至少就离目的地近了一些吧,坐车的人并不多,所以司机态度特别好。到了樟罗,司机告诉我,要下车了。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条路,对我说:“你从这条路进去,就会找到这家工厂。”那是一条岔道。现在回忆起来,那条岔道特别长,我走了好久,最后走到了一个上坡上。远远地,终于看见了那家工厂的招牌,可是就是不知道工厂的正门在哪儿。我四下里再找了一下,又浪费了一点时间,终于来到了工厂大门口。隔着工厂的栅栏大门,我对里面的人说,要找某某厂长。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问我是谁派我来的。我立即送上我们老板的名片,说是朋友介绍的,然后递给他我们工厂的彩页,他看了一下,然后回了我一张名片。我接过名片一看,这人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厂长。后来,这个厂还真下了订单到我们厂。

我接着去找下一家工厂。那个时候打手机贵,惠州的卡,到了东莞再打电话出去,就是一块多钱一分钟。到樟木头以后,问路打了几个电话,卡上就不剩多少话费了。于是,我改用打公用电话。公用电话便宜,打了公用电话,还有发票,回去可以报销呢,打私人手机可没有报销。我打公用电话问了路,然后赶到了位于百果洞的第二家工厂。在厂门口,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某经理,告诉他,我是三峰塑胶厂的,前来送彩页,并想见见他。那个经理听我说完,显然不耐烦,让我把彩页放在保安室,他说他有空会下来看彩页的。做过采购的我当然知道,人家是不愿意理你,才这样对你说,很多时候,这些彩页他们根本不会去看。我又说了一翻好话,说想让他给我一张名片,他说:“一天来找我的人多着呢,难道每来一个人找我,我就要递给人家一张名片吗?”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放下彩页,然后奔第三家工厂去了。

去第三家工厂也挺顺利。叫了一辆摩托车过去,摩托车一直把我送到工厂门口。在工厂门口,我告诉保安,我是三峰塑胶厂的,要找一下老板助理,保安打了电话过去,老板助理同意见我,于是我在一名保安的带领下,进了办公室。聊上了几句,那个助理问我:“你们老板是哪里人?”我告诉他实话,说老板是东北人。那人听了特别高兴,他说他也是东北的,于是带我去见了采购,而且吩咐采购,当然我没有忘记找他要了一张名片,然后再找采购要了一张名片,然后借势把三峰的产品推销了一番。完成了任务,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在外面跑业务的这半天,也算是一笔丰富的经历吧。业务员,总能把手中的稻草说成金条,每个跑业务的人,都长着一张会说话的嘴,用四川人的话说,就是长着一张白嘴。因为有着一张能把臭的说成香的,把死的说成活的,把假的说成真的,所以很多工厂特别讨厌业务员,他们似乎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半天时间,跑了三家工厂,后来还真有两家工厂把订单下到了工厂。不过,半天时间,受的委屈也挺多。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去一家电话亭打电话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