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0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时候都会打瞌睡。

我端着盆子,跟着小莲来到厂外面,厨房外面的空地上。这儿也有一口水井,有好些工人,蹲在地上,就着从井里面压出来的水洗漱。看到这一幅场景,我不禁想起以前读过的描写抗战时期生活的,我们一个个就像抗日营地里面的战士,就着从井里面压出来的水给自己洗脸漱口。可是,我们生活的时代,早已不是抗战时期,而是二十一世纪的广东惠州,虽然那儿只是惠州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我觉得奇怪的是,一个几十号工人的工厂,居然没有自来水,几十号人全靠井水过日子。不得不说,三峰厂老板真是抠门到了极点。不过,听说井水比自来水干净,或许是因为在三峰厂吃了几年井水的缘故吧,所以到如今我都身体健康,很少生病。

井水从水井里面摇出来,哗啦啦流进脸盆里面,水冰凉清澈,打了一杯水刷了牙,再用剩下的水给自己好好地洗了一个冷水脸,顿时精神了很多。然后,我们就开始上班了。这个时候,天空还没有多久,周围的工厂还静悄悄的,可是三峰却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回宿舍放好了脸盆,就和小莲一起去上班了。只见小莲从三楼下来,就直奔办公室,并没有打上班卡。我觉得奇怪,问小莲:“上班不用打卡吗?“小莲却告诉我,工厂不打卡,而是发给每个人一张纸,自己记录上班时间的。小莲说着话,从小李子那儿拿来一张表格给我。这就是三峰塑胶厂的工分单了。不过这个工分单不是让村民小组长帮你填,而是让你自己写,一个月三十天或者三十一天,你自己记录每天的工作情况,然后给自己评分,满分是十分。没有亲历过集体时代农村靠工分挣口粮的年代,不过在三峰厂,这一缺憾总算弥补上了,我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哀。如果一个从没有来过广东的人,有一天来广东了,进了三峰厂,对三峰厂评工分的制度倒也不会奇怪,因为他并不知道真实的广东工厂是什么样子。可是我虽然没有进过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却也在广东经历过大大小小好几间工厂了,那个时候觉得三峰厂评工分的做法很可笑。不仅仅只是我觉得这个做法可笑,几乎我们的所有客户,都觉三峰塑胶厂刘大老板的做法很可笑。不过后来就习惯了,因为这是三峰特色。如果没有这些特色,就不是三峰塑胶厂。

三峰特色,都是由刘大老板一手策划的。写工分,也与刘大老板的崇拜有关。他最崇拜的人,是毛主席,所以在三峰厂办公室正墙的中央,贴着巨幅的毛主席像,紧挨着毛主席像的,是周总理像。为了表示对毛主席的忠诚,三峰厂刘大老板,每天在胸口挂着一枚毛主席像章。小时候见过很多人把毛主席像挂在右胸离心脏较近的位置,但是把毛主席像挂在胸口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仅仅吸见了刘大老板这一例。当然,从他们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对毛主席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但是,像他那样崇拜毛主席的,我也只是见到了唯一的一例。因为受毛主席思想影响,三峰厂刘老板非常朴素,很多时候他总穿得破破烂烂的,走在街上没有人相信他是老板,大都会以他是叫花子或者拣垃圾的老头儿一类的。只有出去收货款或是回香港的时候,老板的衣服才穿得体面一点。说到这里,得说一个关于老板的笑话了。老板节约得近乎吝啬了,鞋子穿破了还要拿去补鞋匠那儿补一下再穿,有一双鞋子据说穿了好几年了,我还在伟业厂的时候,就见他穿着一双破鞋子去我们厂送货,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三峰厂的杂工呢。大概是我进三峰厂两年以后吧,他那双鞋子还在穿,这两年时间里,据老板的小姨子阿丽对我们说,她都提着这双鞋子去补过至少两回了。这双鞋子比街头流浪汉脚上的鞋子还要破旧了,老板还舍不得丢掉。老板娘每个周末从香港过来,看到刘老板脚上的鞋子,都会当着我们的面,说这双鞋子丢人。有一天中午,老板娘提着这双破鞋子走出了厂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外面回来,进了办公室就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她终于帮刘老板把那双破鞋子扔进了垃圾堆。她还说,她猜得到,丢进垃圾桶之后,刘老板会一个挨着一个垃圾桶地去找他那双心爱的鞋子,所以她提着鞋子走了老远才扔,估计刘老板再也找不到这双鞋了。扔了一双鞋,她还没有忘记从超市里面再给刘老板买一双鞋回来。老板娘同我们说完这件事情没过多久,刘老板就进办公室了。

老板娘见老板进来,吩咐试鞋子。一听说老婆给自己买了新鞋子,老板高高兴兴地穿上了这双爱心牌的鞋子。老板穿上鞋子以后,老板娘带着命令的口气对他说:“你走几步路看看,不知道合脚不?”老板并不知道老板娘葫芦里面卖的什么yào,就真的在办公室里面走了起来。当老板走到我的办公桌旁边的时候,老板娘突然对我说:“阿芳,你说老板是穿那双破鞋子好看,还是穿新鞋子好看?”老板娘这样一问,我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所有的人都跟着我笑了起来,当然老板也跟着笑了。不过,笑过之后,老板就说,他那双破鞋子还能穿很久,扔掉了实在可惜。然后,他就去外面,一个挨一个垃圾桶去找他的鞋子了。过了一会儿,只见刘老板提着他的宝贝鞋子回来了,还抱怨老板娘把鞋子扔得老远,害得他走了好久的路才找到鞋子。如果要在沥林找一个葛朗台式的人物,不用费力,我们把三峰厂的刘大老板推荐上去。因为与葛朗台老头子相比,刘老板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三峰厂刘老板的手十干活的几十个人,生活条件当然非常艰苦,那种苦是与时代明显不合的。工人在工厂平时是见不到ròu的,我们的饭碗里面倒是能见到ròu,不过那都是熬过油之后的ròu渣,ròu是冻ròu,ròu差了,ròu渣当然也不好吃,所以每当吃过饭后,总可以看到饭桌上丢着一些ròu渣。吃差一点也就罢了,干活的时间长,实在让人受不了。三峰塑胶厂是两班倒的,进过塑胶厂的人,都知道注塑车间的模样了,三峰也不例外,不过三峰的车间与其他工厂又不一样,厂房特别破旧,走在车间里面,很可能就会摔上一跤,因为地板坑坑洼洼的。我们的情况好一点,不用上夜班,但是白天的工作时间却特别长。

早晨七点钟,当我们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工厂里面的管理人员也开始忙了起来。三峰厂是没有杂工的,所有的管理人员都是杂工。每天七点钟,刘老板把两部货车开到厂门口,仓管员点清了货物的箱数,那些管理人员,就去扛箱子,把一箱箱的货物装上车。而此时,我和小莲也开始在办公室里面进行打扫。我们从办公室旁边的饭堂后面,工厂唯一的一支水龙头那儿接来了水,开始擦桌子。我进去的时候正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