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有把我怎么样,而是叫小莲带我去宿舍。后来我改口叫老板,而不是叫刘先生了。因为所有的人都叫他老板,叫他老婆为老板娘。

办公室在二楼,宿舍在三楼。这栋楼的一楼就是注部车间。整个三峰厂只有两栋楼,另一栋楼在对面,只有两层,一楼也是注塑车间,二楼是仓库。两栋楼之间搭了一个大的塑胶棚子,空地上也摆着几台注塑机。这就是三峰塑胶厂。

因为是文员,我们的宿舍比普通工人的宿舍好一点。三楼靠楼梯口最近的那一大间房子,用夹板隔成了小小的四间,边上留一条窄窄的通道。最外面的一间是我和小莲住着,第二间空着备用,第三间是阿丽的。与阿丽对着房门的那一间,也就是第四间,住着老板仔刘松。后来工厂修了新厂房以后,在新厂房的六楼建了一排宿舍,阿平和刘明住进了新宿舍,阿丽住的这间,我和小莲住了,刘松那间,给另两个文员住了。那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我们的宿舍挨着走廊,窗户也在靠着走廊的这面墙上。窗户很大,不过却窗帘却拉下来了。拉了窗帘的屋子光线不好,进门就得打开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窗户外面就是走廊,每天来来去去多少人,都得从窗前经过。我和小莲的宿舍,虽然算不上香闺,但是这片隐私之地,我们得好好地保护好,不能让外人偷窥。

宿舍里面有两张席梦思床。来了三峰,不用住上下铺了,居然睡上了席梦思。不过那个席梦思,也只是沾了名而已,并不算好,窄窄的半新不旧的床,小莲睡在靠窗的位置,我的床与她的床之间,留了一条小小的通道。宿舍里面是水泥地板,所以不用太讲究,我们并不经常拖地,甚至连扫地也是小莲干的,我似乎从来不曾扫过地。用小莲的话说,我真是懒死了。我们在一起住了三年,我似乎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小莲回家了,没有人扫地的时候,打扫一下卫生,用拖把拖一下地面。

小莲把我带到宿舍,就去上班了。我一个人留在宿舍里面整理床铺。从伟业搬过来的现成的被子席子铺在床上,蚊帐都不用吊,狗窝就铺好了。衣服没有多少,墙边上有一个衣柜,我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挂了进。衣柜是有点老土的衣柜,柜门上还镶着一块大大的镜子。虽然衣柜有点老土,但是在伟业的时候,连这样老土的衣柜都不曾有过。等我收拾完毕,装东西的纸箱就空下来了。我把纸箱扔到墙角边上,锁上门找小莲去了。虽然我要第二天才开始工作,但是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是必修课。当然现在的我没有那个时候对工作充满热情了,在开始新工作的时候,也不会头一天下午就跑去热身。

在办公室玩了一会儿电脑,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于是,我第三次走进了饭堂。第一次,是刘老板面试的时候,那个时候饭堂静悄悄的,只有许多只碗筷安然不动地躺在主人给它们安排好的位置上;第二次去饭堂,是陪着小莲吃饭,我也顺便了解一下饭堂,还记得那天吃的是土豆丝和西红柿炒鸡蛋,因为我错误地以为,三峰塑胶厂的生活好,可以满足我的胃。现在,我是第三次来饭堂了。从此以后,我就得吃着这儿的黄米饭,就着这儿的大锅菜,来填充饥饿的肚子了。晚上的菜不好,炒葫芦,胡萝卜丝,就这两个菜。胡萝卜里面有几粒榨干了油的ròu残碎。和上次看到的一样,在这两个锅旁边,还有一个铝铁窝,窝里面是中午吃剩的菜,几样菜混合在一起,锅里面有一把勺子,几个员工搅动着勺子,朝自己的碗里面打剩菜进去。

我端着饭菜,跟着小莲一路走着,找了靠后的一排座位坐下。我吃下第一口饭的时候,觉得黄米饭有一点臭味,就像家里烂谷子的气味。我赶紧挑了一点胡萝卜丝放进嘴里。水煮胡萝卜丝一点儿也不好吃,除了它自身的味道,一点油味都没有。我对小莲说:“工厂里面怎么没有干部餐呢,这个菜太难吃了。”小莲说:“我们吃的已经是干部餐了。胡萝卜炒ròu就是我们比员工多出的一道菜。”听小莲一说,我抬头朝饭堂最前面望了望,真是如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打到一勺子胡萝卜的。虽然这个美其名曰的荤菜里面只有几粒ròu渣。我对小莲说:“那天我来的时候,吃得可好啦,今天的饭菜实在是糟糕。”小莲说:“工厂里面的饭菜,都一个样。”小莲一边同我说着,一边略带痛苦地吃着饭菜。我接着吃了几口,就再也不想吃了。这样的饭菜,我还真吃不下去。伟业的生活就算再差劲,却也比三峰塑胶厂强吧。看着碗里的饭菜,我又开始回忆三峰塑胶厂的小饭桌了。在伟业原时候,觉得饭菜不好吃,可是到了三峰,却发现这儿的饭菜更不好吃。我坐在桌前,看着小莲吃完碗里的饭,然后我们一起去洗碗。小莲问我:“你才吃几口,不饿吗?”我说不想吃。才吃了几口饭的结果是,没有多久我就饿了。工厂周围没有饭馆,我得出去找吃的。于是拉了小莲一起出去了。

三峰塑胶厂有点偏,不过这儿唯一的好处就是离沥林镇中心近,走过去还不用十分钟。非典型时期,街上的人并不多,很多人没有事情的时候,会选择呆在屋子里面不出去。可是,我太饿了,就算现在我的面前有一排非典病人堵住了前面的路,我也得突破重围杀出去,因为我的胃饿得太难受了。

去路边摊吃了一个烫粉,我们才去兴勤超市。那个时候的兴勤超市还在莞樟公路边上,小小的一间超市,不过却也是沥林最大的超市了,去买了一大堆饼干,八宝粥,还有几包咸菜,我们才提着大大的一袋物品回去。回到宿舍,我就给我妈打电话。那个时候经常给她打电话,换工作了,发工资了,或者和谁吵架了,都要打电话回去。我告诉她,我已经离开了伟业,进了新厂。然后聊了一大堆家常。我妈则告诉我,家里开始采茶了,手上不缺钱花。事实上,也就是从那个春天开始,我家的情况就慢慢地好了。

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小莲对我说:“我们烧水冲凉吧。”又得说一说三峰厂了。全厂峰厂,只有一台热水器,放在工厂的大门边上。这台热水器,是全厂人饮水用的。当然,办公室除外,因为办公室里面有饮水机。这台饮水机没有装过滤器,烧出来的水特别多灰尘,只有车间的工人才在那儿接水喝。至于洗澡,三峰厂永远都不可能为工人准备热水。冬天的时候,工人们自己在厨房用木柴烧水,夏天的时候,就直接冲冷水了,因为宿舍里面不允许用电热丝烧水,宝贵每隔几天,就会奉老板之命不定时地检查宿舍,床头床底都不放过,查到谁用了电铬丝,就写大字报出来,挂在饭堂门口。不过宝贵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