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颜色不好看,黄黄的,一看就知道米不好,是黄米。我不吃饭,小莲打好了饭菜,我就坐在她对面,陪着她吃了。我问小莲:“这儿的饭菜你吃得习惯吗?”小莲说:“还好吧。”我想,小莲能吃得习惯,我也能吃习惯吧。小莲一边吃饭一边告诉我,其实办公室和白班的工人是七点才吃饭的,六点钟是夜班的工人吃饭,他们吃了饭要去车间接班。今天老板让她六点钟就去吃饭,是要她带我去饭堂看一看。

小莲吃完饭,又坐到办公室里面去了。三峰塑胶厂比伟业厂还要小一些,文员自然特别累。小莲的办公桌上摆着两部电话,时不时有电话响起来,一听小莲说话的语气,我就猜到准是客户打电话来催货了。只见小莲一边cāo作电脑,一边接客户电话,时不时用手捂住话筒,问小李子生产的进度。小李子被问得烦了,他告诉小莲,车间里面的生产速度太慢,做不出货来。后来,我加入到办公室文员的行列以后,我发现,我、小莲,我们会经常和小李子经常吵架,不过是为生产的事情吵架,不过吵完架还没有走出办公室就又和好了。在任何一家工厂,跟单员与生产计划员吵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果没有吵架的事情发生,只能说明工厂的跟单员不是一个好跟单员。

其实三峰塑胶厂给我的感觉并不特别好,不过吸引我的,是办公桌上的新电脑。在伟业厂,可是没有这样好的事情的。进伟业做了一年,碰电脑的次数没有超过五次。我想,若再不碰一下电脑,我花钱在外面学到的电脑知识会忘记得光光的。所以,看在了电脑的份上,我知道自己一定要来三峰。后来进了三峰才知道,老板买新的电脑给你,一定有它的用处。要不,他绝对不会给你配一台电脑。

坐在电脑前面练了一会儿打字,又制了一张表格,发现新电脑的反应速度就是快,只是碰到了一个不厚道的人,把我的新键盘换走了,我打字非常吃力。当然,后来在三峰,我也学会了做这种不厚道的事情。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老板对我说:“万传芳,我送你回去吧。”我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但是老板说他要出去办一件事情,送我只是顺路而已。于是坐上了三峰厂的小货车。车开到离伟业很近的地方了,老板坚持说要把我送到厂里面去。我想,他心里肯定知道,我就是伟业的人。我告诉他,我还要去小店买东西,不让他送到厂里,让他停车。他问我,汇丰五金厂在哪儿,我指了指前面,告诉他就在那儿。他的车还没有停稳,我就急急地打开车门了。刚好旁边有一辆车驶过来,好险啊!我答应了一从车上跳下来,我就一溜烟地跑回了伟业厂。那个时候真是笨,就算他把车开进了伟业厂也没有什么,还是那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在伟业最后几天的日子特别无聊,明月基本能独立完成工作任务了,不过还不熟练。因为我还没有走,有些事情依赖我,自然工作不熟练。三峰塑胶厂这边,也打过电话催过我,问我什么时候过去。扳着手指算了算,我jiāo辞工书也很久了,李小姐也该放我走了吧。我同李小姐讲了一下,李小姐爽快地答应放我走。

离厂那天是个下雨天。用明月的话说,我要走了,老天也在为我掉眼泪。是呀,进伟业的时候,一个人,没有男朋友;从伟业厂出来,依旧还是一个人,没有男朋友。不过,那个时候却不并觉得孤单。二十五岁,其实是非常好玩的时候,一个人的日子挺好过的。我相信以后会遇见更好的人。

按照伟业的规矩,离厂那天,上完了上午的班,我回宿舍收拾行李。头天洗的衣服还没有干,我用一只大塑胶袋装好了,放进了桶里面。仔细算起来,我只是搬一个家而已,把自己的行李从舍伟业厂搬到三峰厂而已。行李当然是全部收走。收好了行李放在保安室,然后上去办离厂手续,结工资。我的运气挺好,林叔在。不过林叔却对我说,没有钱,让我过几天再来拿工资。李小姐对林叔说:“保险柜里面不是还有几千块钱吗,先拿去给阿芳结了工资。”林叔没有吭声,见他没有反对,我就知道钱是肯定能拿到的,于是我飞速下楼,去厂外面的小店拎了几瓶拉罐回来。按照惯例,要走了,得表示一下。回到办公室,林叔已经把我的工资都弄好了,我领了工资,开始挨个发拉罐。先发了办公室,再去了阿华那儿,最后才去找阿伟。我走进工程部的时候,阿伟正坐在电脑前画图。我走到他背后,把拉罐放到桌子旁边,然后对他说:“我走了。”然后,不等他给我说话,我就迅速地离开了工程部,然后迅速下楼,小跑到保安室里面,提起行李,就走出了伟业厂的大门。等我跨过了伟业的门槛,猛地一回头,发现二楼走廊上,许多人在朝着我挥手。别了,伟业;别了,曾经的同事们朋友们。刚离开伟业去三峰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回伟业看看。起初回去,阿伟还在,明月也在。后来,明月走了,阿华也走了。当然,还有一个人物阿伟。我走了以后没有多久,没有等我回伟业的时候,他就走了。阿华告诉我,我走的那天,阿伟就jiāo了辞工书。所以,离厂那天,我去阿伟的办公室,是最后一次看到他了。我总记得他的脸上长满了青春痘,说话轻言细语的。阿伟离开伟业以后去了哪里,我也知道。因为以前阿伟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起,他要是离开了伟业,该往哪儿去。可是我没有去找过他。那个时候年轻,觉得错过了一个人,会有更好的一个人在后面等着我。而且就算没有爱情,我也能够快乐地活着。于是,我和阿伟就这样错过了。一错过就是一辈子。

三峰老板给我说过,让我去他们厂报到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他会安排司机去接我。可是我没有打电话给他。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雇员,而且不一定能在那儿呆下去呢,去报道当然犯不着兴师动众。我搬着行李走到大路边上,拦了一辆摩托车,就去了三峰。从此,我的人生又出现了一个拐点。

现在回想起来,年轻的时候,我似乎特别倒霉。爱情也好,事业也罢,似乎从来都是眼高手低,似乎一直在错过。或许,我一辈子都不该去的地方,就是三峰。因为三峰,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航向。

我把行李搬到办公室下面的楼梯口,就去办公室。进办公室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多年以后,老板仔刘明还说,在所有进来的人里面,我是最牛的,因为那天我一进办公室,就径真走到老板的坐位边上,对老板说:“刘先生,我来报到了。”那个时候我确实天不怕地不怕,所以牛。当然,有着伟业厂经理帮我护航,就算我一下子就冲进办公室,刘老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