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在黎村,电话那头对我说:“你坐过头了,赶紧下车倒回来,到东惠加油站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吧。”接电话的女孩子,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我一下子就记住了她的声音。后来,这个说话声音特别好听的名叫小芳的女孩子,后来是我在三峰厂最好的朋友。我们同住一间宿舍,同吃一份食物,而且一起走过许多年孤独而寂寞的日子。

听说坐过头了,我立即下车。这一次,我不敢坐车了,说不定等一下我又坐回起点了。星期天反正闲着没事,我就干脆走回去吧。那个时候年轻,穿着一双高跟鞋,走路的速度却也不慢。不过,花三十五块钱买来的水货高跟鞋,穿在脚上特别难受,走起路来有一点夹脚。其实从黎村到三峰厂,也就两三里路,不远。以前在老家,出个门,动不动就要走十里八里山路的,这两三里路还真不算什么。不过,因为没有走过这条路,所以总觉得脚下的路特别远。没有走几步,天就yīn下来了,像要下雨。我心里想:一定要在雨落下来以前,找到三峰厂,于是加快了脚步。

终于赶在雨水落下来之前,到了东惠加油站。根据路牌的提示,企领村,从加油站对面的一条岔道走过去就是。我进了那条岔道,走了一段路,结果路越来越窄了,还以为我走错了,这个时候,一辆三峰塑胶厂的小货车驶过来,又从我身边开走了。三峰厂的货车,都特别牛,在车厢上面喷着几个大字:三峰塑胶厂。我猜想,或许三峰就在里面吧,要不怎么会看见它的车子呢?于是跟着车子开去的方向走过去,没有走多远,就走到了一家工厂前,路也到尽头了。工厂没有厂牌,不过工厂旁边的荒地上,堆放着许多黑色的胶筐。小货车就停在厂门口。刚好有一个人搬着胶筐,朝荒草堆里运过去,那个人我认识,三峰送货到我们厂的时候,他去过几次,有一次还找我领过塑胶料呢。想必那没有牌子的工厂,就是三峰厂了。问清楚了办公室的地点,我就朝办公室走过去。在楼梯口,就遇见了他们的司机,以前他们送货到伟业的时候,经常找我开放行条呢。

走到办公室门口,门是开着的,不过我还是敲了敲门,办公室里面,正好有一个人抬起头来,就在那个人抬起头的一瞬间,我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脸,正是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一样,开着小货车去伟业送货的那张脸。他问我干什么的。我告诉他,是伟业经理介绍我来面试的。然后,我我就被请进了办公室里面。算起来我的运气还真不错,那个人正是三峰的老板,而且他最不喜欢陌生人闯进办公室,经常一见陌生人的面孔,他就大吼大叫,但是那一天他没有冲着我大吼大叫。我想,如果那天他真的冲着我大吼大叫了,就算我失业了满世界找工作,我也不会去那儿上班。或许,给人家打工也讲缘分吧。如果有缘分,你就注定了要在那儿留下自己的人生轨迹。

第一百六十章

第一百六十章

办公室特别小。十来平方米的小屋子,分成了两半,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几张办公桌,进门的右边,,放着一套桌椅,桌上摆着一副茶具。一看就知道桌椅是招待客人用的。小小的屋子看上去拥挤不堪,连个面试的地方都没有。

穿得像叫花子的三峰塑胶厂老板带我去饭堂面试。饭堂就在办公室旁边。饭堂也小得可怜,仅容得下二三十个人,不过三峰塑胶厂也小得可怜,全厂也就五六十个人,而且分两班,两班的人吃饭不在同一时间,所以饭堂劬强够用。因为是伟业厂经理介绍过来的,又因为我是经理的小姨子(冒牌的),所以老板对我还挺客气。问了我的工作经历,我告诉他,我在汇丰五金厂做跟单员。然后问我会不会电脑,我说会电脑。然后聊了一会儿天,面试就通过了。其实后来的我同事小莲对我说,老板的记忆力超强,从我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知道我在伟业上班。因为之前他来办公室找我开过放行条。不过,老板没有当面点穿这件事情。就算我犯了错,被他骂的时候,他都未曾说过我以前在三峰做过之类的话。这就是老板的睿智了。在广东,流行着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面试是双向选择,他录用了我,我的身份就不再是伟业的文员,而是三峰的文员,所以往事不必再提。

面试通过了,老板又把我带进办公室,给我安排了座位。我的座位在左边的最后一张,背后就是窗户和走廊。那个时候工厂只有一个跟单员小莲。我把包包放到办公桌上,就去和小莲打招呼了。小莲小莲个子小小的,短头发,一看就知道特别能干,人也挺和善,同我打招呼的时候,脸上堆着笑。说到这里,得介绍一下办公桌了。靠左这排有五张办公桌,从外往里,分别坐着:我、小莲、财务阿丽,阿丽是老板的小姨仔、刘松,老板的儿子,被客户们称为老板仔的、小老板。靠右的格局是:门边上放着一套招待客人用的桌椅,接着才是:客户验货员的座位、小李子,工厂的计划员、厂长贵宝,也是老板的弟弟,宝贵的座位后面空着一块位置,那儿是通道,通向老板的卧室。这家工厂真是怪,老板居然睡在办公室旁边。卧室也是工厂最核心的阵地,所有的单据都放在里面。在三峰厂,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有时候客户突然翻前几个月的旧帐,我们得拿单据来同客户核对,于是就得去老板的卧室里面拿。单据都放柜子里面。所以遇到要我拿单据的时候,我就让阿丽去给我拿。阿丽却不以为然,说让我自己去拿就是了。拖不到阿丽,我就拖小莲,让小莲陪我一起去。总觉得一个女孩子私自闯人家的卧室,虽然卧室里面没有人,不是一件好事情。卧室可是关乎到人家隐私的地方,不方便去。在三峰厂几年时间,条件艰苦,我适应了;超时加班,我也适应了,但是唯一不适应的,就是有时候得私闯老板的卧室找资料。后来同一个客户聊起各自老板的趣事,也说他们老板也是睡在办公室旁边,而且单据也是放卧室,他们公司的文员,有时候也不得不私闯卧室。看来睡在办公室旁边的老板,还不上一个。当然,关于三峰老板的故事特别多,关于他的笑话也特别多,这些笑话留到后面慢慢地讲了。

三峰的工作敲定了,但是伟业的工作任务还没有完成。新手还没有到位,我只能继续留在这儿。不过,对我来说早一天迟一天离开伟业并不是问题,到哪儿都是上班,只是在伟业呆了一年时间,我累了,得换一个新的环境。

一天傍晚,刚开始加班就停电了,外面的光线很暗,办公室特别黑。生产部的人员全部下班了,只听见院子里面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工人们太累了,好不容易有个突然停电,他们大多数人都去街上转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