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可以用自行车载着你出去,比你用脚走快多了。”说真的,我去医院的时候,还真没有想到让他用自行车载我,上班时间,请假难。

去质检部找吴兵,吴兵见我戴着大口罩,有一点吃惊,他问我:“你也感冒了?”我说是。他说他也感冒了。我们于是感慨:感冒来得不是时候。我说:以前我感冒了,从来不看病不吃yào,拖个两三天自然好了,这一次可不一样,发现感冒,立即去医院,还问医生我有没有得非典,还主要要求医生给我打针。吴兵说他也是,以前感冒了都不放在心上,这一次发现感冒就朝医院跑。看来我们都没有超凡脱俗,我们都怕死呀。也是呀,我们才二十出头,还是快乐的光棍,人生的风景我们还没有领略多少,可不能这样轻易地死了,用一句极中国化的话说,连个后人都没有留下,枉来人世间一回呀!那个时候,只想活着。不过现在想:要是那个时候真得了非典,一命呜呼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因为不管是昨天还是今天,抑或是明天,我们都只是小人物,就算死了,不管是默默无闻地死,还是轰轰烈烈地死,相信死后没有几天,我们的名字就会同我们的尸体一样,被埋进土壤,深深地埋进土壤,然后用不了几天,人们就会忘了我们。这就是平凡人的人生轨迹。其实,我们都只是平凡的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要走了,当然得找一个继位的人。伟业厂似乎从来都没有内部提拔,当然啦,对于一家只有一百多个工人的伟业厂,想从车间里面提拔一个办公室人员,而且对伟业厂来讲,是重要岗位的办公室文员,是一件难事。要找我的下一任,唯一的办法就是招聘。

招聘启事贴在大门口好久了,来应聘的人却没有多少。而且来的人,别说李小姐看不上,我一看就觉得不顺眼。那都是些啥人呢?记得有一天下午,来了一个女孩子,说是来应聘的。我想,应聘个文员,也得挂个小包,包里面装上个人简历毕业证之类的东西吧。可是那个人连个包也没有挂,就带了一张身份证,而且身份证还是揣在裤兜里。那个人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每天晚上加班三个小时她绝对适应不了。她来办公室应聘,李小姐三两句就把她打发走了。又有一个下午,来了一个应聘的,是一个胖乎乎的短头发女孩子。她来的时候,倒是挂了包包,也带了毕业证,不过那个毕业证看来来像山寨的,山寨的也就罢了,偏偏毕业证书还被烟头炙了一个窟窿。李小姐也看不上此人,依旧是三两句就把她给打发走了。打发走这个女孩子以后,我溜到保安室,找周哥聊天去了。快要离开伟业了,得在走之前,到各个地方走一走,因为离开以后,没有多少时间回来看看。周哥问我,刚才那个女孩子应聘上了没有。我说没有应聘上。周哥笑了笑说:“那个女孩子,就算应聘上来,估计也在这儿呆不了几天。”我问周哥:“你才见了人家一面,怎么就知道人家呆不久呢?”周哥说:“我在沥林呆了四五年了,她我早就见过,而且似乎这几年,她一直在沥林混,而且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男朋友。”这个周哥,似乎他的工作不是做保安,而是搞地下党,那一个不起眼的女孩子,居然他也能认识。我调侃周哥:“你以前不会对这个女孩子动过心吧,要不你就把她记得如此清楚?”周哥说:“哪里会对她动心,要我真对她动心了,我就不是男人。要是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以后去浦仔玩的时候,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女孩子,而且总会有不同的男人在她身边。”

周哥的臭乌鸦嘴说话还真灵,下班以后我想自己改善一下生活,去浦仔菜市场买菜,还真看见了那个女孩子,她在买猪头ròu。又过了没有几天,晚上和一帮同事出去压马路,在浦仔桥上,又遇见了那个女孩子,她还真和一个男的在一起。我想,如果我去浦仔的次数多一点,说不定某一日突然发现,她身边的男的,真的如周哥所说,换了面孔呢?用周哥的话说,沥林总共就巴掌大一块地方,在沥林呆久了,身边的人就算叫不出姓名,也记得相貌了,从衣着都猜得到他们是做什么行业了。周哥说,这个女孩子,就是不务正业的一类,来伟业应聘文员,只不过想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

招聘启事贴在厂门口,日晒夜露久了,坏了,又换上一张新的。本来李小姐答应我,半个月之内放我走,可是时间到了半个月,还没有人接我的位置。我只能继续等。

有一天,经理问我:“阿芳,辞了工你打算去哪里?有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我实话告诉他,说还没有找到工作,等出了厂再去找。经理说:“现在都在闹非典,外面的工作不好找,要不这样,我帮你介绍一份工作吧,不知道你想不想去?”非典时期,工作难找,这是一定的。既然经理帮忙介绍工作,我当然乐意去。

三峰塑胶厂我当然知道,据说离我们厂不远,我刚jiāo辞工书的时候,排骨也曾告诉过我,三峰厂招文员。我曾经问过排骨,知不知道那个三峰厂的工资。排骨说,应该比伟业高一点,但是他让我自己问三峰的老板。排骨还说,就是那个经常一大早就开着五十铃来我们厂送货的那个,就是三峰的老板。我觉得排骨是在故意耍我。开五十铃给我们厂送货的那个人,穿得像一个叫花子,怎么可能是三峰的老板呢?我肯定不会去问他。不过,后来证实,排骨没有骗我,那个穿得像叫花子的人,就是三峰的老板。

经理对我说:“我先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三峰的老板,约个时间让你去面试。”很快经理就同三峰那边谈妥了,安排我星期天去面试。然后,经理拿了一张他自己的名片递给我,告诉我,去的时候就拿着名片过去,说我是他小姨子得了,因为他自己对三峰的老板说,我是他小姨子。经理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老婆就是湖北蕲春的,也算和他老婆是老乡吧,而且人家比我大,我真要叫她一声姐姐,她也受得起。当然,后来经理老婆还真的差一点成了我姐,关于这一段故事,后面再讲吧。

星期天我就拿着经理的名片,去找传说中的三峰塑胶厂了。三峰塑胶厂在一个名叫企领的村子里面,离伟业并没有多远。不过,那个时候刚到沥林,对周围的地形不熟悉,只是从他们厂的送货单上知道工厂在惠州与东莞的jiāo界处。从三峰的送货单上抄下了工厂的地址,在厂门口上了小巴士,告诉售票员,我要到惠州与东莞jiāo界的地方。凳子还没有坐热,我发现我已经驶过了那个jiāo界点了,窗外已经东莞的地界了,于是问售票员,售票员也不知道那个企领村在那儿,我只好打三峰的电话询问,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