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9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电饭锅以后,光头终于轻松了一点,每天只用生一个锅的火煮菜就够了。伟业厂虽然在搬厂的时候流失了部分员工,但是流失的只是少数,还好好几十条好汉跟地来了。几十个人,每天都干体力活,菜也没有多少油水,饭自然吃得多。那个大电饭锅煮一次不够吃,只能分两次煮了。电饭锅就放在小店里的铁皮房里,离光头的露天厨房也就几步之遥。光头淘好了米扔进电饭煲,把电饭煲端进小店,电饭锅是自动的,不用理它,过一会儿饭就熟了。这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光头却似乎做不好。每次煮饭的时候,水都放少了,饭还没有熟,水就已经干了,电饭锅底部也开始冒烟了。没有办法,我和李小姐有空的时候,还得时常去看电饭锅里的饭。

有一天我到小店的时候,李小姐先到了,她揭开电饭锅的盖子,锅里早就煮干水了,米还是一粒一粒的,没有变成饭呢。李小姐对我说:“阿芳,快端一点水来,锅里不加一点水再煮一下,工人就要吃生饭了。”我拿了一只水瓢,去饭堂取水,只听见李小姐站在门口大声喊光头:“光头,你过来一下。”

等我端了水走进小店,光头和李小姐每人拿了一双筷子,在使劲地搅锅里的饭。有一股热气从锅里冒出来。见我的水到了,光头说:“你快把水倒进去。”我慢慢地倒水,他们俩依旧不停地搅饭,突然听到扑哧一声响,热得冒烟的电饭锅,突然遇到冷水的刺激,烧掉了。李小姐并没有怪我,而是怒气冲冲地对光头说:“光头,你煮饭的时候,放多少水都不知道,现在好了,电饭锅烧掉了,你自己想办法做够工人们吃的饭吧。”她还算对光头开了恩,只是让他做够饭就行,并没有要光着赔电饭锅。那一只电饭锅价钱不便宜呢,要真让光头赔,又得花掉他多天的工资了。光头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挨了李小姐的骂,一声不吭地回去做饭了。

又得再生一口灶的火。虽然挨了骂,但是也不能让光头一个人去做,他一个人做实在做不出来。李小姐去cāo场上转了一下,就对我说:“我们去帮光头一下。”我们赶到的时候,光头正蹲在地上,一边生火一边低咕着什么,估计是在发牢骚吧。这个老实人光头,发牢骚都不敢大声地说出来。我们走过去,光头就知道救星到了。他朝我们笑了笑,然后对李小姐说:“李小姐你看,这个柴太湿了,生火总要很长时间。”李小姐说:“你先去淘米,我们帮你生火。不快一点,工人中午都没有饭吃。”

等锅里的火燃起来的时候,就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我和李小姐去分菜,留下光头煮饭。等我们分完菜,下班铃也响起来了,工人们一窝蜂地涌向饭堂,然后在打菜窗口排起了长队。我们开始给工人发菜。打了菜的工人,却找不到饭,工人们开始在饭堂里面骂起了光头。有人说:“这个死光头,怎么还不现形啊,我们可饿了。”也有人说:“光头肯定是上班时间蹲厕所耽误了煮饭。”还有的说:“光头要再不送饭来,我们让他空着肚子去平整cāo场。”在工人们的一片骂声中,光头终于推着一大桶饭来了,饭分了两种,一种是柴火煮的,一种是电饭锅煮的,也就是掺着掺着水电饭锅就烧掉的那个饭。两种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没有煮熟。

工人们一边吃着半生不熟的饭,一边骂光头,光头早溜走了躲起来了。遇到这种情况,他通常都不和工人们争论,因为他的嘴太笨了。明知道饭是生的,或多或少还得吃一点,要不一整个下午都得饿肚子。我去打饭的时候,李小姐偷偷附在我耳边说:“小店的一个桌子下面,有一个纸箱,纸箱里面还有一锅饭,那锅饭是熟的。”我走到那儿,只见张胖子也在那儿打饭。是用一个小小的电饭锅煮的,估计也就能煮三五个人的饭。张胖子打完饭,把勺子递给我,对我说:“你打了饭,依旧把电饭锅藏起来啊,要是等下被工人知道这儿有好饭,他们肯定要闹起来。”我当然得把电饭锅藏起来,李小姐还没有来打饭呢。

工人们吃了生饭,下午干活都没有精神。一边干活,一边骂光头。其实在那样的时候,明知道是生饭,给他们每人发一桶泡面,让他们吃泡面也比吃生饭强,但是工厂却没有这样做。发泡面,也得经过老板的允许,可是那个时候老板没有在工厂,李小姐就算掌握着工厂的大权,但是与钱有关的事情,虽然一人发一包泡面并不要多少钱,她也不敢私自作主。到头来,吃苦的还是那些工人。

就在工人们吃着最差的伙食,干着最重的活儿的时候,有一天老板买了一条大狼狗回来。大狼狗可是老板的宠物,他让总务照顾它。老板jiāo待的事情,总务当然尽心尽力去做了,他把狼狗牵到自己的宿舍,伺候着这条狗的吃喝拉撒。我们都笑总务,说这条狗是他的弟弟。幸好买的是一条雄xìng的狗,如果是雌xìng的,保不准会说那是总务的老婆。

总务特别疼这条狼狗,说到底,他自己何尝不是老板的一条狗呢?物以类聚,自然他就心疼狼狗了。狼狗比他还更幸运呢,因为狗生来就是人服侍它吃喝拉撒的,顶多也就是来了人汪汪叫几声;而人呢,要是做错了事情,那可得挨老板的骂,甚至被老板撵出工厂的大门。仔细想想,有时候人还真不如一条狗。

有一天下午,总务骑着他的破摩托车去市场给狗买回了一只鸡,提着鸡从cāo场上走过去,被一个刚进厂不久的十多岁的小男孩看见了。男孩子的母亲也是厂里的员工,小男孩子对母亲说:“妈妈,你看我们还不如老板一条狗,老板的狗吃的是鸡,我们都没有鸡吃。”小男孩子的母亲把这句话告诉我,我听了心里特别难受。同为天涯沦落人,我虽然比他们吃得好一点,但是自从工厂搬到惠州以后,我们的生活也比以前差了很多。别说吃鸡了,菜里面的油都比平时少了很多。

老板买回来的这条狼狗特别凶,工厂里面唯一它认识的人,就是总务。有一天早晨,它突然挣脱了铁链,冲下楼来了。或许是被困笼中太久了,狼xìng又发作了,狼狗见了人就追,所幸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在cāo场上溜达的人特别少。人们见了它,只顾一个劲儿地跑着逃命。狼狗一路跑过来,咬了两个人:一个是张胖子的老婆,一个是经理老婆的老乡、被咬的这两个人,总务可不敢怠慢,立即派人把他们送到医院打预防针去了。

狼狗在院子里面一路奔跑了好几个回合,总务跟着它一个劲地跑,一个劲地叫唤,但是它就是不听使唤。我躲在保安室里面,不敢走到外面去。突然,狼狗就向保安室冲过来了。我一边关门,一边叫周哥:“周哥快来,狼狗来了。”一听说狼狗来了,周哥立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