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一下,去帮着厨房生一下火,或者去帮着锄一下cāo场,偶尔李小姐会吩咐我去办公室,等香港打来的电话。如果是在秋天,上班时间过这种日子,那是再快活不过了。当然,初春时节能在上班的时候过这种日子,那也是一件快活的事情。工厂因为还没有正式投入生产,所以车间自然不用加班,以前在东坑加班太多,所以不用加班的日子对我们来说,就像过节一样,因为我们都知道,这种日子将在工厂开始生产的时候结束。那个时候,工厂的工人似乎都在狂欢。每到晚上,三五成群的穿着伟业厂服的年轻人,结伴涌到沥林镇上去逛悠。那个时候的沥林,稍微好一点的超市就是兴勤了。那个时候的兴勤,在大马路边上,小小的,一楼是超市,二楼卖服装,三楼是网吧,网吧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去。伟业厂的工人当然是去一楼二楼转悠,当然只买不看。因为,伟业工人的工资,实在太低了,过年的时候已经把他们的钱花光了。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下班以后都和阿伟在一起。有时候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有时候有吴兵。阿华总是倚老卖老地对我们说,他老了走不动了,所以不和我们这些小屁孩一起出去玩。有一天只有我和阿伟两个人出去。走到厂门口,阿伟突然说:“我们弄一辆自行车骑出去。”走到停车棚,果然看见有一辆小小的自行车没有上锁。阿伟从车棚里面推出车子,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他一路小心地载着我离开工厂,向着沥林街上驶去。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当然是不会去逛兴勤的。阿伟骑着车子在路边上小心地行驶着,他完全与刘艳不同。记得以前在东坑的时候,刘艳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在东坑大道上一路狂奔,我老是担心自己会从车上摔下来。可是坐在阿伟的车上,就像坐在椅子上一样,他骑车的速度很慢,很稳。用他的话说,我们不赶速度,一边骑车一路看风景。其实路边根本没有什么风景,倒是有满地的灰尘。有车子驶过来,扬起的灰尘一个劲儿地钻进我们的鼻子钻进我们的眼睛,不过那个时候看到灰尘向我们飘过来,还会觉得好笑。记得去年的一个透秀节目,有一个女孩子高傲地说,她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我没有坐在宝马车里哭过,但是却坐在自行车上笑过。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退回到二00三年的春天,给我一辆自行车和一辆宝马,让我作出选择,我宁愿坐在阿伟的自行车后面笑,也不会坐在某个人的宝马车里哭。因为坐在自行车上努力踩车子的人,是你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个时候我的脑子笨,总以为一个男孩子对你太好是因为他的人好,直到现在才知道,一个男孩子,不可能对所有的女孩子好。他对你好,总能证明一些事情。

那段时间是搬厂来惠州以后最快乐的时光。每天下班以后,阿伟要么用自行车载着我沿着马路出去逛悠,要么是两个人一起步行到沥林镇中心去。如果走路过去,我们就会慢慢地转,两个一穷二白的家伙,兜里面揣着几十块以为自己就是大富翁了,沿着一家家店里面走了一圈又一圈,或许会走进某一家面包店,买几块便宜的面包或是买几只廉价的老婆饼回去做第二天的早餐。如果是骑自行车,我们会经常去沥林中学后面的水库。从沥林中学旁边的马路上一直上去,就是水库了。到了堤上,我们把自行车停下来,然后两个人坐在堤上,望着黑暗中的水库,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不过,虽然是在想心事,我们却是快乐的。记得有一天,坐在阿伟的自行车后座上,阿伟对我说:“我知道你的心思。”我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思?”他说:“关于我们俩的。”看样子他在投石问路。我没有正面回答他。阿伟于是也不吭声了。

记不起后来为什么就和阿伟疏远了。只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阿伟,还有吴兵,我们三个人坐在质检部办公室聊天。那个时候,工厂已经正常生产了,所以就算没有事情做,也得加班。我们三个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就停电了。不过质检部办公室的窗户很大,有月光进来,屋子里面并不黑。我们聊理想,聊人生,聊到最后,聊起了爱情。吴兵问我:“阿芳,有没有想过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随意的问题。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说:“我要找一个有钱的人。”而且我把“有钱的人”这四个字说得特别响,几乎是叫出这四个字的。是的,我真的很想找一个有钱的人,前提是他得爱我。接着,我又无意间说:“有钱真好,有钱了就不用过穷日子了。”这时,吴兵碰了碰我的脚,示意我看阿伟。透过月光,我看见阿伟把头埋得很低,他的脸扭曲得特别难看,一副痛苦的表情。我想,或许是我刚才说的话让他伤心了。我走到窗子边上,望了望窗外的月光,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阿伟是一个挺好的男生。人好,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从来不发脾气。而且他那样年轻,就已经是工程师了。虽然他的工资不高,那个时候也算是穷人一个吧,可是,他真的很好。后来有一次吴兵告诉我,有一天他对阿伟说,我和阿伟挺般配。可是阿伟却说:“阿芳说了,她要找个有钱的。”其实,现在的我很想告诉阿伟,这些年,在我的心里,一直记得他。记得当年他的模样;记得他满脸的青春痘;最让我不能忘记的,是那个停电的夜里,透过月光我看到的他那扭曲的脸。因为我的一句话,关闭了一扇门,也伤害一个人的心灵。现在,要是吴兵再问我,我想我会说,我不知道。说话是一门艺术,我成不了艺术家。

没有多久我就离开了伟业厂。同阿伟道别的时候,我很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但是我没有说,我走到他的办公室,走到他背后,对他说了一声:“我走了。”然后就迅速离开了办公室,下楼梯,走到保安室,拎起行李出了厂门。我向前走了几步回头朝后望,看见楼道上有许多张脸在望着我,还有许多双手,一起朝我挥动着。我离开伟业以后没有多久,有一天下午接到阿华的电话,他对我说:“小屁孩,告诉你一件事情,阿伟今天离开伟业了。”阿伟也走了。原以为他会在伟业呆得久一些,但是这一次我猜错了,他不会呆在原地。我没有刻意去打听他的消息。如今在这个网络飞速发达的时代,要找一个人,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我没有去找他,我不想去打扰他的正常生活。过去的事情早已过去,就让它留在记忆里。我们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匆匆结束。阿伟,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美好回忆的阿伟,现在想必也过得不错吧。要是谁做了阿伟老婆,她一定是个非常幸福的女人。我常常这样想。

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总务买回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