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没有区别,连我的主管李小姐都参加到煮饭的行业里,做煮饭婆去了,我当然也要去赴汤蹈火。我不好意思地对供应商说:刚才我在厨房帮忙,工厂刚搬厂过来,缺人手。供应商倒是挺善解人意的,并不在乎我那个时候的模样有多狼狈,我们寒喧了几句就转入正题,谈纸箱的价格了,后来这家纸箱厂还真的成了我们的供应商,只不过听说我离开伟业以后不久,他们就没有和我们合作了,因为伟业老是拖他们的货款。

菜市场有一个做蔬菜批发的四川人,拖着老婆儿子在卖菜。儿子都二十来岁了,不过看上去身子特别单薄。每次去买菜的时候,他都招呼他儿子:“幺儿,装菜。”幺儿接到老爸的命令,立即忙起来。我们秤好了菜,jiāo待幺儿的老爸:等会儿送菜的时候,顺便帮我们送过去,他准会说:“等会儿我叫我幺儿送到你们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还被自己的老爸叫作幺儿。后来找了重庆的男人做老公,才知道原来我老公在结婚以前,也是被叫他父母唤作幺儿的。老公嫂子告诉我,他们那边把最小的儿子唤作幺儿,那是心疼孩子,如果一个男人,到了二十多岁还被唤作幺儿,可见父母有多疼他了。现在自己有了儿子,虽然他很小,还不到两个月,但是有时候,我也会学着四川人的口气,对着他叫:“幺儿。”不过叫完我就笑了,因为我没有学会正宗的四川叫法。后来工厂转入正轨以后,买菜就是管理人员轮流了,有一天早晨我在工厂的院子里面忙着出货柜,幺儿送完菜出来,推着空空的三轮车从院子里面走过,远远地就同我打招呼。看他乐呵呵地推着三轮车从院子里面走过,那个时候的我还真不能理解这种生活方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天天跟着老爸去卖菜,甘心地做着老爸的幺儿,觉得那样的人生太简单了,简单得就像一张白纸,没有一点颜色。可是现在看来,大多数国人不也正在过着这种简单的日子吗?简单就好,生活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复杂,所谓的复杂,是人们自己把它弄复杂了。

每次去买菜,都是先到幺儿的摊位上买了青菜萝卜之类的大菜,再去买ròu买小菜之类。那天我们买完了小菜,准备让幺儿帮我们一起带回去,结果幺儿的三轮车已经出发了,我们只能自己把小菜和ròu带回去。周哥朝摩托车把手上挂了几只袋子,还剩一袋豆腐干,一袋芹菜,他让光头带回去。我们的车一下子就回厂了,光头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回来,等他回到工厂的时候,发现豆腐干不见了。光头慌了神,到处找我,他一路找到保安室,才找到我,可怜巴巴地告诉我,豆腐干不见了。我和周哥,光头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让光头出去买一样菜回来替补。那个豆腐干是员工餐上炒ròu用的,让他买便宜的菜回来炒ròu,等明天买菜的时候,钱让光头先垫着,等明天买菜的时候,再从菜钱里面抠一点钱出来补给光头。光头买回了一袋土豆顶替豆腐干,花了十多块钱。第二天买菜的时候,我先从菜钱里面抽出十多块钱补给光头,剩下的钱才拿去买菜。光头话不多,但是可以看出,他从内心感谢我和周哥。

光头的工作一直不顺利。灶建好了以后,终于结束了烧柴的日子,可是灶却一点都不好用,据光头说,灶太矮了,要是再高一块砖就好了。他说他给打灶的师傅和负责此事的总务都提过议,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话。建灶的时候,在灶的旁边修了一个水池,买了几条鱼放在里面,说是观察水的情况。但是光头洗锅时总是不小心,把洗锅水溅到养鱼池里面,被总务和经理发现了好几次,一向和蔼的经理有一次骂了光头几句,一向逆来顺受的光头终于受不了伟业的生活了,想着跳槽。可是来沥林这边才几天时间,根本不熟悉地形,跳槽谈何容易?他于是留意路边的广告。有一天他看一张路边广告,说是某厂招聘一名厨师,那天早晨出去买菜的时候,光头对我和周哥说,他有一点事情,让我们两个先去买菜,买什么都行,他晚一点才赶去菜市场和我们汇合。

我们买好了菜,坐在市场里面的早餐摊前吃早餐的时候,光头才赶过来。周哥神秘地看了看光头,问他:“光头,出去找工作去了吧?”光头还不敢承认。周哥说:“你去哪家厂我都知道,是不是去了某某厂?”光头吃了一惊,不得不承认了。周哥说:“你出去以前也不先问我一声,那家工厂你也敢去,是沥林出了名的黑厂,进得去出不来,就算出来也是光着屁股出来,不给你一分钱工资,你还要不要去?”光头说:“我只走到厂门口看了一下,没有进去应聘。”周哥善意的提醒,光头才打消了去那家工厂面试的念头。其实周哥人不坏,所谓的欺负光头,也只是嘴上说他几句而已。但是有一天,光头还是走了。那是在我离开伟业以后。有一次回去看望以前的朋友,才得知光头已经离开伟业了,据说他回东莞去了。这个可怜的老实人,走到哪儿都被人欺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在欺负他。

第一百五十六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在沥林呆了几天,我发现一个问题:手居然裂口了,本来细皮嫩ròu的双手,突然变得像老栎树皮一样粗糙。这还不算太致命,致命的是:伤口太疼了。得救救我的双手。以前我在冬天没有用护手霜的习惯,觉得没有必要。以前在塘厦也好,在东坑也好,在老家也好,就算我不用护手霜,手也从来不曾裂口。不知道是我的双手经不住岁月的考验,还是沥林的水本来就不如东莞好,总之这一次必须用护手霜了。

还是第一次买护手霜。春节期间,许多小店都没有开门。走了一大圈,在一家马路边上的店里面买到了护手霜。装护手霜的瓶子脏兮兮的,蒙了一层灰。本来想让店老板换一支,可是她拿出另一支,却也是差不多。于是,只好买下了那瓶杂牌的护手霜。小小的一瓶杂牌护手霜,居然要七块钱!回到宿舍,洗了手,就打开瓶子擦护手霜了。同宿舍一个老员工见我在涂护手霜,问我涂什么,我说擦护手霜。她说:你倒一点给我擦一下,我还没有用过护手霜呢。我倒了一点给她,她学着我的样子,用护手霜把双手擦了又擦。这瓶杂牌的,瓶子有一点脏的护手霜,效果居然特别好,擦了护手霜以后,手就没有再裂口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每年冬天的时候,我就要用护手霜。一次买两支,宿舍放一支,办公室放一支。这个方法挺管用,冬天的时候,手再也没有裂开过,而且直到现在,双手居然还是细皮嫩ròu的。这或许利益于那些护手霜的保护吧。可是,涂的护手霜的细皮嫩ròu的双手,却挡不住岁月留下的痕迹。

工人们依旧每天做着杂事,我没有事做,东跑一下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