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便找一张床,铺上被子就睡觉了,可是那些有家人的,就不太方便了,工厂旁边又没有出租屋,他们只好跑到村庄里面租了房子,每天上下班要跑好长一段路。

第一百五十四节(二)

第一百五十四节(二)

吃饭的工人陆续到饭堂来了。这儿是他们可以吃饭的唯一的地方了。他们每人打了一碗饭,舀了一勺子大白菜,坐在板凳上吃起来。我们这边,电饭煲开着电,锅里面热气腾腾的,香气四溢。有一些工人一边吃饭,一边朝我们这边望过来。其实他们也挺可怜,很想叫他们过来一起吃。可是二十多个人,叫哪一个好呢?所以干脆只有不叫了。工人们一边吃饭,一边抱怨菜不好吃。仔细想一想,过大年了,工厂居然用大白菜招待这些随厂从东莞来惠州的人。老板只会想到自己的利益,而没有考虑工人的感受。想起一年里面,工人们为工厂创造了多少剩余价值,将心比心,也得给他们弄一点好吃的。在二00二年,物价还算便宜,买几斤猪ròu,也不用多少钱罢?可是老板就是不给这笔钱。老熊一边吃着大白菜,一边安慰和工人:“大家将就一下,菜不好吃,多吃一点饭,过年了,没有好吃的,还是要把饭吃饱。吃饱了,等下都出去玩一下,开心一下。”

吃过了中午饭,工人们坐不住了,三五个结伴出去了。手里面有一点零花钱的,去塘角市场,或是去找小餐馆去了;手里面没有钱的,也跟着出去走一下,嗅一下年的味道。这些出去的人出去没有多久就回来了,因为沥林镇太小了,很快就逛完了。过年了,很多店都关了门,塘角市场过了中午也要收尾了,所以市场里面的菜特别便宜,有一个大姐,花六块钱买了一大堆鲫鱼回来,不过除了几只鲜活的,还有几条是死鱼。看着那个大姐乐呵呵地杀鱼的样子,我也跟着高兴了。还有的工人,去外面的小饭店里面炒了一个菜,用饭盒装好了打包回来,那些既没有自己做菜,又没有打包的人,当然只能继续吃大白菜了。晚饭的时候饭堂的气氛比中午热闹了一点点。虽然吃饭的人还是那样多,虽然主食依旧是大米饭和大白菜,但是人们可以自己制造出过年的气氛。

现在,我已经挤在出租屋里面过了好几个年。如果出租屋也算家,那么我现在也算有家了。在自己家过年真好。多少年过去了,真的怀恋二00二年的那个年,怀恋那些和我一起过年,一起吃大白菜的同事们。时光冲刷着记忆,至今也记不起几个人的面孔了,曾经的同事们呀,你们后来过的每个年,都比二00二年的丰盛吧,你们是否还会记起吃大白菜的那个年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正月初三我们就上班了。过春节居然才放了三天假。那个时候许多工厂都只放三天假的,还有的工厂一天假都不放。其实上班也没有什么事情,车间还没有整理好,自然不能生产。工厂的工人全部都在打杂。男工人去抬机器,女工和十多岁的小孩子,每人发了一把锄头平整工厂的院子。伟业厂十六七岁的孩子还真多,而且还是湖北的,算起来我和是老乡。

我这个时候当然又是一个闲人了。车间没有上班,办公室这边自然也不用坐班了。李小姐依旧做指挥,安排工人们搬机器,我的任务就是买菜。天气太冷了,当然不会七点钟就起床去买菜,八点钟打了上班卡,工人们去干活的时候,我才慢悠悠地出去。搬厂的时候,周宝元没有跟着来惠州,厂里新招了一个保安,也姓周,我叫他周哥。依旧是一个厨师,一个保安和我一起出去买菜。厨师只剩下光头了,又正好轮到周哥买菜。周哥有一辆暂新的摩托车,所以自然是坐着他的摩托车出去了。光头依旧是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出去。我们的摩托车跑得快,发了车呼啦啦不用多久就到塘角市场了,光头骑自行车可是要骑很久呢。所以,他每天都得很早就出发。光头这个人生来似乎就是被别人欺负的,以前在东坑的时候,他老是被周宝元欺负,现在来惠州了,就被周哥欺负。有时候他要是跑在我们后面了,周哥就会骂他。他依旧是木讷讷地任人骂了,一句也不还嘴。

周哥在惠州沥林这一带混了好久了,对周围的环境自然比我们熟悉,就连菜市场卖菜的,都有不少人和他认识,或者是他的同乡。一走进菜市场,到处都是和周哥打招呼的人。周哥自豪地告诉我,以前他在另一家工厂做保安的时候,也是他出来买菜,所以和这些人自然就熟了。每天的菜钱依旧是两百块,不过我去发现,在沥林买菜,菜没有东坑多,但是价格却很贵,不知道是因为过了一个年,二00三年蔬菜涨价了,还是沥林这个地方的菜本来就贵。两百块钱拿在手里,居然买不到多少菜,而且每天都要一再算计,生怕超支了。但是,偶尔也会有超支的时候,林叔或许也知道沥林菜贵吧,偶尔超支几块钱,林叔也补给我了。不过,还是不敢超支太多。

买完菜回来,就得准备做饭了。工厂的大灶还没有修好,只能在宿舍楼下的一块空地上,用几块石头支起一口大锅生火做饭了。柴是从外面的锯木场买回来的边角料,混漉漉的。每天生火的时候,光头蹲在地上要忙活好久。厂里给了一点柴油作引火用的东西。生火的时候,每块柴上沾一点柴油,放进所谓的灶下,放满了再用纸皮点燃了火,柴慢慢地燃烧起来,一边燃烧一边冒着黑烟,可把光头忙坏了。他一个人,又要忙着淘米洗菜,又要忙着看灶下的火。我和李小姐有空的时候,就去帮他一下。

我们蹲在地上,时不时地朝锅底下加柴。湿漉漉的柴着实不是做饭的好柴。加多了,锅底下就成了黑心,烟一个劲儿地往外冒,却不见火苗,加少了,等锅底下的柴快燃完,却没有柴接应上去,火很快就熄了,又得蹲在地上忙活好一阵子才能把火点燃。我们蹲在地上,就像小时候在老家做过家家的游戏一样,手里拿着一只棍子,时不时地用棍子桶一下锅底下的火苗,有时候还要歪着脑袋,拿着吹火筒去吹一下。在灶前蹲上半个小时,保不准脸上就已经沾满了一脸黑灰。如果用手擦一下脸,保不准就是花脸了。记得有一次,我正蹲在灶前拨弄火苗,有保安跑过来告诉我,供应商来了,要见我。我才记起早晨上班的时候,李小姐吩咐我找纸箱厂,拿着黄页找了好多电话,没有想到这样快就有供应商来了。我于是从地上站起来,同保安一起走到厂门口去。

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脸上有没有打花脸,但是头上肯定有一头黑灰。我想供应商看到我的模样一定会很吃惊:伟业公司的采购员,就这副模样?哪像采购员,简直就是农村里走出来的煮饭婆一个。确实,那几天我与煮饭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