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堂里面借来的碗筷桌椅来了。

我们下班的时候,张胖子他们就已经把桌椅都摆好了。十来张桌子,密密麻麻地在棚子里面摆放着。过道上,堆了啤酒、白酒和饮料。食物的香味从厨房里面飘出来,钻进鼻子里面,让人直流口水。坐在桌子边上,让我想起了一年以前,在天志厂吃团年饭的情景。那个时候也和二00二年的腊月十六一样热闹。我们这些工人,在外面流汗流泪,挥洒青春,一年下来才能有一次全厂欢聚的时刻。不过,与在天志厂不同的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吃过年饭没有几天,我就被天志请出去了,成了失业一族。但是今年,我不会失业,吃了这顿饭,我还会随着工厂去惠州呢。

吃过了晚饭,就开联欢晚会。伟业厂开厂多少年了,只有这个晚上,全厂的工人,不分级别,不分年龄,大家才可以在一起同台欢庆。工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地表演节目,这个时候,突然发现小小的伟业厂居然藏龙卧虎,平时那些穿着黄工衣在生产一线干苦力活儿的熟悉的面孔,当他们站到舞台上的时候,他们居然是艺术家。他们的歌喉,并不比宋祖英李谷一差,他们的口才并不比赵本山差,我们这些草根的演员,这些来自生产一线的演员,一个个都很棒,无论是坐在台下的评委,还是观众,都觉得他们演得精彩。我们忙着看演出的时候,李生在观众席上走来走去,忙着给台上的演员们拍照。或许,站在台上的某个人,明天就要离去。所以,要记录下这一刻最精彩的画面。那一个晚上,我们玩得很开心。

过了腊月十六,工厂就开始遣散不去惠州的工人。在这些离去的人里面,李小姐最舍不得的,就是阿娟。阿娟要离开伟业,我也有一点舍不得。她走了以后,不知道下一任生产部统计会不会如她一样优秀呢,生产部统计员,可是要经常配合我的工作的。。阿娟虽然小,但是做事却有头有尾,工厂三个部门统计,就生产部统计最辛苦,但是阿娟却做得非常好。李小姐看见阿娟也要走,她很是有几分不舍,找阿娟谈过几次话,想让她留下来,但是阿娟却不想去惠州,李小姐只好作罢了。但是她让阿娟坚持到出完年前的最后一批货再走,阿娟倒是没有拒绝。仔细想起来,阿娟已经够义气了,可是李小姐却因为阿娟不随厂,因此而怨恨她。

在一年最后的日子里,看着工人们离去,我也经历了几次离别。先是刘艳离去。和她守着一间小小的宿舍几个月时间,总是有好吃的一起吃,吃完了,又一起呼吸着免费的空气。然后就是阿军,他们两个都离开了伟业,我们四人帮就只剩下我和阿伟了。刘艳和阿军走的时候,说的居然是同样的话:“我们四个人,如今只有大哥哥大姐姐还在,所以你们两个人要团结,不要闹矛盾呀!”除了他们两个,生产部里面,好多熟悉的面孔,突然就有一天,来办公室领了工资,然后提着行李离开了。唉,要是在平时也好,却偏偏在过年的时候搬走,看着这些熟悉的人离去,特别伤感。

短短几天时间,熟悉的人走了好些。每次去生产部,看到流水线上又突然少了一两个人。阿娟对我说,工人少了,做货比以前慢了好多。是呀,这些工人,虽然只是一颗小小的螺丝钉,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少了他们,却是多么不方便!出完了年前的最后一批货,阿娟也要走了。虽然为伟业付出了那样多,但是离厂时该走的程序却是一成不变的:把自己的行李从宿舍提下来,放到保安室门口,再去办公室开放行条,领工资。领了工资就得马上走人了,不能在工厂多停留一刻。

阿娟领了工资,把行李先存放在保安室。她说等她的哥哥姐姐下班了才过来帮她提行李。保安倒是同意了,阿娟于是放心大胆地出去找房子去了。可是,李小姐却偏偏和她过意不去。阿娟走后多久,李小姐路过保安室的时候,看见保安室里面有一堆行李,于是问保安这是谁的东西。保安说是阿娟的。没有想到李小姐一听说是阿娟的,立即怒发冲冠了,问保安为什么让阿娟把行李放在这儿。保安说,阿娟出去找房子了,过一会儿就会来提走行李。李小姐说:要是她两个小时之内不来拿行李,她就亲手把阿娟的行李扔到大马路上去!那口气,仿佛已经对阿娟恨之入骨。

李小姐说过这话之后,每隔一段时间,还要下来看阿娟的行李有没有提走,如此看了三四次。阿娟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厂里提走了行李。我猜想,要是阿娟的行李在天黑以前还不拿走,说不定李小姐就真的把她的行李扔到大马路上去了。仔细想一想,李小姐真的太冷血了。虽然自己是老板的侄女,虽然老板把工厂jiāo给她管理,但是充其量她自己也只是一个打工者。同为天涯沦落人,该高抬贵手的时候,就高抬贵手罢。人家也只是暂时借用一下保安室的地儿放一下东西,行李里面又没有放定时zhà蛋,犯得着那样吗?就算对人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人家要走了,就让人家高高兴兴地走算了,人家高兴,自己也犯不着发火,一举两得难道不好吗?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工厂在遣散工人的时候,那些随厂的工人,也一批一批地往惠州工厂去了。不几天功夫,东莞这边就没有多少人了。这些留在东莞的人,每天就在李小姐的带领下,把工厂里面的物件从工厂的各个角落搬出来,装上货车。全厂最清闲的人,恐怕是我了。我一个人呆在空旷的办公室里面接电话。其实这部电话要不要人接听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这个时候工厂已经停止生产,也不用采购物料,供应商自然不会打电话过来;客户那边,年前该出的货也已经出完了,也不会打电话过来。有可能打电话过的,就只有李生了。不过这段时间,他也没有来过电话。办公室里面只留下了三张凳子,一张是李小姐的,一张是林叔的,一张是我的。至于办公桌,早已经送上了开往惠州的货车。一个人守着空旷的办公室,无聊死了。我把凳子搬到窗前,太阳出来的时候,靠在窗户边上晒太阳。坐累了,就站起来,在办公室里面走上几圈。这样过了几天以后,实在是玩累了,于是对李小姐说:“你给我安排一点事情做吧。”李小姐看了看我,对我说:“好吧,你拿扫帚把仓库打扫一下。”仓库已经搬了,只留下了一地的灰。不用半个钟的功夫,仓库就已经打扫完了,我又回到办公室里面晒太阳去了。

办公室里面还有另一个无聊的人,那就是阿伟。刚开始搬厂的时候,他还猫在工程部里面画图,画了两天,也觉得无聊,于是加入到李小姐的大队伍里面去。如此做了两天,他还是觉得无聊,于是想去惠州。有一天吃了中午饭,总务的车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