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时候,那边的厨房都没有弄好,这些工人每天只能吃到煮白菜和白萝卜,而且菜的份量并不多,吃饭速度慢一点的人,吃到最后就只能吃光饭了。所幸我没有受过那份苦。最开始到惠州的那一批人,在惠州吃苦的时候,东莞这边的生活还不错,可以用“很阳光”这个词来形容。那个时候,虽然每天安排下来的生活费比以前少了,但是吃饭的人也少了,所以我们每天还可以买几样小菜,人少了,光头做饭也比平时有耐心多了,做出的菜特别好吃。到后来,员工越来越少,倒是吃小饭堂的多,员工也跟着我们去吃了,所以到了惠州以后,有几个在东莞享受过这种小日子的工人,总会回忆这几天的生活。

总务去惠州安顿好这些先到的人员,理顺了事情,把这些人jiāo给电工去管理,他自己则充当起司机来了。那个时候,东莞这边已经开始搬了。最先搬的是仓库。车间里面留足了生产用的东西,就把仓库里面的存货、材料什么的,一车一车地朝惠州那边运过去。那个时候工厂自己买了车,总务刚好考到了驾照,所以理所当然地做起了司机,和我们从外面请的湖南司机一起,把东莞工厂的物件,一车一车地往惠州那边送。厂东莞这边的工厂,一天一天地少,我们去惠州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近。每次总务出车去惠州,驾驶室里面总坐着三两个工人,车厢后面装着他们的行李。工厂规模不大,老板也没有准备请一趟专车运送工人,所以工人就是这样坐便车去惠州的。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说起搬厂,自然要提起那些曾经为工厂付出过汗水,但是却不再随工厂去惠州的人们。虽然工厂到了惠州以后,不过三两天功夫,就会把他们全部忘记了。可是,这些人在伟业的发展史上,却真实地存在过,虽然他们是那样微不足道。

长此以来,伟业在井美工业区这一带留下的名声太臭了,所以要离开井美的时候,老板却想着要留下一点美名在此了。在工厂开始遣散不随厂工人前夕,伟业突然决定请全厂工人吃年饭。据老工人说,从伟业开厂到现在,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请工人吃过年饭。二00二年年末,请工人吃年饭,这还是有史以来的头一次。真难为老板,让他破费了。

第一次办年饭,伟业自然办得特别风光。按老板的意思,我们先吃年饭,吃了年饭再来搞一出联欢晚会。联欢晚会的第一个环节,就是工人表演节目,唱歌跳舞小品相声什么都行,不管表演的怎么样,参加演出的都有奖励。第二个环节就是抽奖,没有表演节目的员工,每个人都有一次抽奖机会,抽到奖的拿奖品走,没有抽到奖的也不空着手,拿着纪念品走。

要吃年饭了,当然得进行筹备,筹备工作最主要的部分,当然是钱的筹备。这个艰巨的任务,当然是jiāo给李小姐和我去完成。李小姐是老江湖了,她自然有办法弄到钱。我只是一个小喽啰,按她的意思办事就没错。她让我写一份联络函出去弄一点钱过来。这个还不好办?写这些鬼东西是我的专长呢。我思考了一会儿,就写好了。现在还记得联络函的大致内容,说是感谢长期以来,各供应商对伟业的支持,有了他们的支持,伟业才能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然后就说,伟业要搬厂去惠州了,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各供应商还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我会将会和他们长期合作,互利双盈,然后就说,为了答谢全厂员工对伟业的支持,决定在腊月十六日请全厂员工吃团年饭,举办联欢晚会,请各供应商赞助,百元不少,千元不多。请各供应商大力支持我们。在联络函的末尾,还特意为供应商准备了一个回执标栏,写着如下内容:某某(此处打着一条横线,让供应商自己填写)公司资助人民币多少(此处也打着一条横线,让供应商自己填写)元。支付方式:现金支付、从货款中扣除,这两条让供应商选其中一条、大有请君入瓮之意。

发出了联络函以后,伟业还特地安排了一次给供应商付货款。通常情况下,付款都是在下午,但是那次付款却改在从上午八点钟就进行。林叔那边作好了准备,我这儿也作好了准备。我得找供应商要钱呢。联络函原件就放在我桌上,等收钱的来了,我得把联络函的内容告诉他们呢,虽然傎早已发了出去。虽然通知他们八点钟就来,但是八点钟却没有一个供应商过来结款。打电话过去问,他们说,十点钟才过来,一大早就来收钱,怕伟业忌讳呢。我告诉他们,通知他们八点钟来,肯定没有问题,让他们来拿钱就好了。没有多久,就有离得近的供应商来了,远一点的十点钟也赶到了。供应商来了以后,有几家供应商,主动把红包送到我这里。红包我当然不敢贪污,人家jiāo一个给我,我就jiāo一个给李小姐。那些没有主动jiāo红包的,我就拿着联络函去问他们,有没有收到我们的联络函。有的回答收到了,有的回答没有收到。不管他们怎么样回答,我都委婉地告诉他们,要赞助我们一下。

林叔说话可没有我好听。供应商去请款的时候,他先问他们:“有没有赞助我们厂?”我就坐在林叔后面,供应商当然不敢说谎。然后林叔就问他们准备赞助多少。有的供应商爽快,说:“随您在货款里面扣吧。”于是,大一点的供应商扣五百八百不等,小一点的扣两百。那些不爽快的供应商,林叔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家扣两百。伟业的供应商不多,不过那天的收获也不少,筹到了几千块钱,吃年饭的钱卓卓有余了。轮到老板出钱的,也就只是联欢晚会的钱。

快到腊月十六,联欢晚会要用的奖品纪念品也全部买回来了,最好的奖品不过是几部照相机。这是给文艺演出一等奖的得主以及抽奖一等奖的得主的。那个时候,数码相机刚刚流行,所以我们奖品的相机,并不是数码相机,而是现在看来,老得掉牙的胶卷相机噢!不过在二00二年,有一部胶卷相机也不错,那个时候我就连胶卷相机都没有!二等奖是箱子,现在看来,也是老得掉牙的帆布箱子,不过也要几十块钱一只呢。三等奖是脸盆,大众奖是小袋的立白洗衣粉一包。记得那个时候,那种小小袋的立白洗衣粉,就卖一块钱一包。

转眼就到了腊月十六。最先开始忙碌的是厨房。光头一大早就去找总务要人,总务又来找李小姐。李小姐从车间里面调了几个阿姨去给光头打下手。另一个忙人,就是张胖子。吃年饭、办晚会,自然要搭棚搭舞台。吃过了午饭,张胖子就领着五金部的几个年轻工人去忙了。他们用塑胶布搭好了吃饭的场子,又搭好了舞台。舞台上面铺了红地毯,看上去喜气洋洋。该搭建的全部搭好了,厂长也拉着一车从村子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