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样生怕自己吃亏的人,哪家工厂会长期给活儿他做呢?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从夏天到冬天,总有工人问我:“阿芳,听说工厂要搬走,是不是真的?”我当然知道工厂要搬走,但是什么时候搬走,搬到哪儿去,还都是李生的一句话。现在,决定下来了,工厂也不再对工人隐瞒什么了。

一天下午,李小姐坐在了电脑前。在我的记忆中,李小姐很少坐在电脑前的。她坐在那儿,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一会儿,她就打出了一张通告。我走过去看了一下,大致内容是说,工厂要在过年前搬到惠州去了。工厂欢迎大家跟着工厂一起去惠州发展。如果不愿意去惠州的工人,请尽快到主管那儿报名,工厂搬离东莞的时候,一次xìng付齐工资给他们。末了,留下了惠州工厂的地址。那是一个名叫沥林的小镇。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和沥林这个地方扯上关系。仔细算起来,沥林还真让我改变了很多,那是后话了。

通告贴出来以后,很多人就多方面打听惠州这边的情况,更多的是打听沥林的情况了。可惜沥林于惠州来讲,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而且相对贫穷的小镇,没有多少工业,在珠三角的版图上,根本没有它的位置。所以,一百多号工人,除了李小姐和她老公以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准确地说出沥林在哪儿,沥林的情况怎么样。李小姐夫妻俩能对沥林还有一丁半点的了解,全是因为李小姐老公的家在陈江镇。陈江镇是挨着沥林的。但是,陈江在惠州的名气却很大,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有好几家在这儿落户。关于陈江,在以后的文字中,会时不时地出现,现在我们还是说沥林。

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沥林在哪儿。只是听经理说,沥林其实就是挨着东莞谢岗镇的。经理还说,沥林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那儿空气好,没有污染,早晨起来,都能闻到树叶的清香。伟业厂就在离镇中心不远的地方,工厂对面,就是正在修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等到酒店修好以后,那儿就热闹了。经理一边微笑着一边向我介绍沥林,仿佛伟业惠州工厂并不是建在珠三角,而是建在安徒生童话世界里面的某个美丽的地方。经理不仅仅只是对我这样描述沥林,他向他熟悉的每一个伟业厂工人描述他眼中的沥林,从他的描述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一幅美丽的画。画上,有山有水,有鸟语花香,在这样的一片好风景中,有一间小小的工厂,它的名字叫伟业。不得不承认,经理是一个乐观的人,后来了沥林,才发现那儿根本不像经理说的那样。那边工厂的条件与东坑时相比,差太远了,不过经理却依旧乐呵呵地上班,当工人们报怨工厂位置太偏僻,出行不方便的时候,经理却每天骑着他的旧自行车穿梭在沥林的大街小巷。

尽管经理想留下每一个跟伟业奋斗过的工人,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跟着工厂去惠州。习惯了在一个地方生活,在一个地方有了一定的人脉的时候,就不想放弃这个地方了。虽然我们都只是一群寄人篱下的燕子,但是寄居在一个你熟悉的篱下,总比去一个陌生的篱下强。主管把不愿意随厂的人员名单jiāo了上来,居然还有好几十个。在生产部长长的名单中,统计员阿娟的名字也在上面,这在我的意料之中。阿娟还小,才十六岁,还是一个孩子。她的哥哥和姐姐都在东坑,就算她想跟着工厂去惠州,她的哥哥姐姐也不会让她过去。我们四人帮里面的四个人,刘艳和阿军也不打算去惠州。刘艳不去惠州,是因为她想回厚街去。她告诉我,以前她在厚街工作,工资比东坑高得多。阿军想回石排去,他说石排那地方好玩。我和阿伟选择跟着工厂走。或许因为和阿伟是同年人的缘故吧,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到哪儿去都是打工,只要工资还过得去,就继续做吧。年底了,出了厂不一定找得到好工作,要是过年的时候还没有进厂,那就太悲催了。这就是我们决定跟着伟业厂走的理由。虽然到了惠州以后不久,我和阿伟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

二00二年那阵子,招工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所以,流失几十个工人,对于伟业来说,算不上一笔大损失。主管组长一个都没有走。伟业生产的不过只是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盒子,到了惠州,有这些老兵老将,培养新工人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年底了,年前要出货的产品也不多了。年后出货的产品,也没有打算在东莞生产了,打算去了惠州再生产。工厂开始放人了。几十个工人,当然不是同一天放走。虽然事情不多了,但是要真一下子放走这几十个人,工厂怕是赶不出货来。各个部门主管也是深思熟虑之后,一天放一两个人走。从腊月初开始,一直到过小年,才把这几十个人遣散完毕,这是后话。

工厂开始放人的时候,惠州工厂就开始进行筹备工作。虽然租过来的是现成的厂房,但是还得经过一番布置以后才能投产。筹备工厂的时候,每个部门的主管和组长都轮流去看厂,大家看过厂以后,就在一起讨论:塑胶部在哪个位置,五金部在哪个位置,生产部在哪个位置,讨论好了以后,才派人去惠州整理工厂。那些去看过厂的主管和组长,回来以后告诉我们:工厂的位置简直偏僻得无法形容了,感觉就是回到了小山村,工厂外面虽然是一条大路,大路上也跑着车子,但是那只是一条过道。厂外面只有一家小小的铁皮房商店,里面卖的东西特别贵,据说像样一点的商店离那儿非常远,而且厂外面连一个电话亭都没有。塑胶部的一个组长的描述更是让人吓了一跳:他到了新厂那边以后,有一点饿,想吃东西,却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于是去厂外的铁皮房小店里面买了一桶泡面。外面的泡面卖三块钱一桶,铁皮房小店居然卖了五块钱一桶。打电话,依旧是在铁皮房小店,收了一块五毛钱一分钟。我们这些随厂的人,听了他的描述以后,对惠州工厂的位置真还有一点失望。当然,后来去了惠州工厂,工厂外面确实只有一家铁皮房小店,小店里面的确没有卖几样东西,但是货物的价格却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贵,外面卖什么价钱,那儿顶多也就贵五毛钱而已。工石的位置确实有一点偏,但是也不至于像小山村那样与外界隔绝不通。

主管和组长们考察过新工厂以后,总务就带了一批闲人,还带了一个电工,却那边整理厂房了。刚过去的那一批人,也真这伟业惠州工厂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去了以后,据说见到的工厂,院子里面高低不平,厂房搁置了太久,里面脏得不能再脏了,他们看见有什么事情做,就做什么,大家从早晨一直干到晚上。刚开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