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8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手机,八百块钱就没有了。又花一百块钱买了一张号码卡,充了一百块钱话费,买了手机皮套,手机皮套是那种透明塑胶的,五块钱一只,那个时候特别流行那种皮套,买了一条手机挂带。添置这一个行头,就花了一千零几十块钱。买好手机天已经黑了。把手机放在袋子里面提着,同大妹小妹黑鬼在初坑市场道别。他们一再叮嘱我路上小心。他们担心我在路上被人家抢了手机呢。

提着手机,一路屁颠屁颠地走回去。在厂门口遇见了一个旧同事。打了招呼,寒喧了几句,她让我有空去找她玩,我告诉她,我买手机了。一听说我买手机了,她说:“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吧,以后方便联系。”刚买手机,我还记不得自己的手机号码呢。我从袋子里面找出号码卡,抄了电话号码给她。

回到宿舍,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对着说明书开始把玩这个新玩艺儿了。以前看着别人把玩着手机,总是特别羡慕,没有想到我居然这样快就用上了手机。要是母亲知道了,她准会很高兴的,因为她也可以在村里人面前说:“我女儿买手机了。”在二00二年,在乡下农村,手机仍然是一件大物件,不是每个人都用得起的。不过到了二00三年,似乎我们村里就有好多人有了手机了,我母亲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用手机。那个时候的手机说明书特别详细,我拿着手机说明书从头看到尾,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玩艺儿,就算是看了说明书,却也不会用手机。

手机以后可以慢慢地玩,我急着要做的,是打一个电话到村口的小饭店去,给母亲留几句话,告诉她我买手机了,当然还得告诉她,我的手机号码,让店老板捎个信给我母亲就是了。可是拿着手机,却不知道如何打电话。得去问问门卫肥佬。肥佬用手机好久了,他当然知道。走出宿舍没有几步,就遇见了五金部的一个员工,他倒是有手机。我向他请教如何用手机打电话。他告诉我,就像拔座机一样。然后,他拿起我的手机拔打他自己的手机号码。刚拔完号,就听见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拔号如此简单!学会了拔电话,我于是拔电话到村口的小饭店,简单地说了几句。其实我很想多说几句话的,尽管电话费贵。可是人家要忙着做生意呢,我不可能占用他太多的时间。刚买手机那会儿,总觉得自己有了手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总想显摆一下,所以只要打电话出去,人家肯同我说话,我都会多说几句,尽管电话费贵。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不轻易用手机打电话,而且也不用神州行的卡了,用的是接听免费的卡,现在是,我打电话出去,尽量缩短说话的时间,人家打电话进来,管它说多久都没有问题,因为我接电话不用付话费。

那部T191手机除了电池不耐用,其他的xìng能还不错,而且手机的质量非常好。它不知被我摔了多少次了,每次都以为它报销了,结果从地上拣起来,关了机再开机,居然还能用。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因为有天线,天线的帽子被我不小心弄掉了,我用胶水粘了一次,把手机后壳弄坏了,而且粘了胶水的天线没有用多久,天线帽子又弄掉了,里面的零件跑出来,不知丢到哪儿去了。手机没有天线,自然也没有了信号,去换了一个电线,又换了一个后壳。这部手机最令我喜欢的是手机的喇叭,特别清晰,后来用了许多只手机,都没有那样好的喇叭。这部手机我用了一年多。后来有一天我捡到了一只翻盖手机。那阵子流行翻盖机,所以我就用翻盖机,而把T191丢在家里了。刚开始丢在家里的时候,母亲每天都帮我把手机开着,电池用完了就充电,手机一直没有坏。后来时间长了,家里也没有人要那部手机,就懒得去充电了,手机放在家里就放坏了。仔细回忆起那个年代的手机,不管是名牌正品机也好,还是水货机也好,抑或是杂牌机也好,它们的质量都不错,一部手机用好几年,只要一直用,它都不会坏。哪像现在的手机,在地上摔一下就粉身碎骨了,或者进一点水都无法工作了。以前的货,质量就是好。真的很怀恋那部远去的手机,怀恋那段远去的岁月。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百五十章

伟业厂要搬厂了。其实在夏天的时候,就有消息传出来,说伟业要搬了。这个消息我早就知道了,因为从夏天开始,李生隔一段时间就要租车出去一趟,去的都是偏远的地方,据说是去看厂,每次都是我叫的车。从夏天到秋天,再到冬天,看厂看了半年。终于在冬天的某一天,我听见李生和经理,还有李小姐在说,这一次工厂的位置确实下来了,在惠州的一个小镇。

工厂要搬到惠州去了。那个时候并不了解惠州,只是听别人说,惠州不如东莞好。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青春的大部分时间,竟然就奉献给了惠州。真到多年以后,我再从惠州回到东莞,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年在东莞的那种感觉。

工厂地址确实下来了,下一步就是搬厂走了。于是乎,工业区里面就传出了谣言,说是伟业厂在东莞欠了许多债,不想还债了,所以就搬到惠州去,做老赖去了。这也不怪,伟业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拖欠供应商的贷款,不仅仅只是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还拖欠员工的工资呢!其实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故意拖着不发放。这个消息很快就在供应商之间传开了,于是要债的电话每天都有,让我这个小小采购员烦得很。我一遍又遍地给他们解释:工厂搬厂是因为东莞这边的房子到期了,才搬到惠州去。欠他们的货款,已经到期的,会陆续付给他们;没有到期的,工厂去了惠州以后,会按期付给他们货款。尽管我这样给他们说,仍然还有一部分规模小的供应商不相信我说的话。于是乎,有的人把电话打到了李小姐那儿,李小姐可没有我这样的好态度,给他们解释一遍,信不信由他们去。如果还想纠缠,对不起,挂电话了。其实伟业所欠的货款,最后也真没有赖掉一分钱,都如数付给了他们,到了惠州以后,有一些供应商还在继续与伟业合作,他们也习惯了伟业的付方式——一拖再拖,直到拖得你讨债都没有耐心了,突然就有这么一天,你接到了伟业的电话:“请你于某月某日下午几点来收某月的货款,同时提醒您,要带齐送货单,身份证,开好发票。”

话说这些个供应商里面,有一个送布的。伟业厂不大,生产的东西也不太杂,以各种各样的盒子为主。有几样出口的表盒盒子特别漂亮,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塑胶盒,但是,盒子外面粘了绒纸,盒子里面垫了薄海绵,包了绢布。一只只用最廉价的塑胶原料生产出来的盒子,经过这样包装,居然有了一丝珠光宝气。用这些个盒子包装的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