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来才知道,原来在广东,这样的卖花姑娘并不止一个两个,而是许多个。他们被大人带出来,小小年纪就成了大人们赚钱的工具。不过,我从来没有从她们的手中买过一枝花。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大妹,小妹和黑鬼一齐来找我。小妹居然还给我买了一袋桔子。同样是姐妹,我与她就不一样了。我去哪儿都没有带礼物的习惯。我对她说:“你还没有挣到钱,来的时候不用提东西呀。”她却告诉我,她还有几十块零花钱呢。对于一个刚来广东的穷人家的孩子来说,几十块钱就是一笔具大的财富。

带他们进了工厂。伟业厂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带外厂人员进来逗留。当然,这种特权,只有主管和办公室人员才享有,普通工人是不敢带亲戚朋友进厂里面的,要是敢斗胆带进去,准会被保安当成贼给抓出来,然后报警jiāo给警察来处理。我因为是办公室的人,自然也有这个特权。进了工厂,车间当然不能去,人家给了你面子,你自己当然得识相一点。只能去宿舍里面小坐一下。他们三个,加上我,四个人进了宿舍,小小的宿舍就已经拥挤不堪了。得坐下来,宿舍才不会显得拥挤。宿舍里面只有一只凳子,黑鬼坐了凳子,我们三姐妹就挤在床沿边上坐下了。

小妹进厂没有几天,又是第一次出来工作,刚坐好就同我说起工厂里面的新鲜事物。她告诉我,她们工厂是生产电阻的,工厂进出得凭厂牌,外厂的人是进不去的,工厂是全封闭式无尘车间,走到车间门口,就得把脚上的鞋子脱下来,光着脚板走进车间换上工鞋,戴上头巾。在车间里面除了统一穿工衣,一年四季还必须穿黑色的长裤。当然长裤得工人自己掏钱去买,工厂并没有提供。所以她进厂的时候,就自己掏钱买了两条黑色的长裤。流水线上的工人拿的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尽管流水线上有凳子,但是没有一个工人坐在凳子上干活,全都站着干活,每天从上班一直站到下班。工厂是两班倒,一个班十二个小时,有十一个小时在流水线上。工厂里面的女孩子都很漂亮,听说进厂面试的时候,长得太丑的女孩子是不会录用的。我刚开广东的时候,也曾经对这些事物好奇过,不过现在这些都不再令我产生好奇了。广东的工厂,与家里的工厂就是不一样。那个时候,广东的许多工厂都姓资了,因为它们是私企;而家里的工厂呢,还多是集体企业或是乡镇企业,管得不严,工厂就像一个大菜园子,厂里面乱糟糟的,当然工厂的效益也非常低,与此形成正比的,是工人的工资低,而且三天两头发不出工资。

小妹谈完了新鲜事物,我问她:“生活还习惯吗?”小妹说,比在家里的日子还好过。家里一日三餐菜里都没有多少油,在厂里面还有大鱼大ròu吃,而且每个星期天又加餐,看样子在这家工厂,她得长胖了。她上班的精神也好得很,不管上白班还是上夜班,都不打瞌睡。她还自我解嘲地说:“我这一副打柴的身子骨,进了厂还觉得厂里面的活儿真是太轻松了。”没有想到她这样快就适应了工厂的环境,看来还是做穷人的孩子好,能吃苦,所以走遍天下都不会饿着。小妹又说:“从我们厂到你这儿,真是太近了,走了没有几分钟就走到了。”她还说,这一次来我这儿,她已经记请了路线,下次她一个人来找我都不会迷路。当然,从初坑到井美伟业厂,虽然有两三里路,但是沿途没有岔道,小妹那样机灵的家伙,她当然不会走错路。不过我还是笑着说:“下次你一个人走过来试试,说不定半路上就有人把你给骗了卖掉。”

我只想故意说几句话来吓一吓小妹。她虽然有十八岁了,但是个头矮,和一个初中生的个子差不多,又生了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就像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广东这个地方,什么样的事情都有,说不定一个人出去逛逛还真能被别人骗走呢。我的话刚说完,大妹就说:“你不知道,她就喜欢一个人在外面乱跑,有一次还害得我到处找她。”我仔细一打听,原来那天她们两姐妹吵架了。吵架的原因,是小妹做错了事情,大妹要管她,多说了她几句,她就不高兴了,冲出厂门就溜了出去。那天的时间是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大妹想:小妹来广东没有几天,又不熟悉地形,要是出去乱跑,走丢了可不得了。于是她打电话叫黑鬼过来,黑鬼过来以后,她和黑鬼每人带着一帮人,在初坑附近找小妹。那天黑鬼表现不错,因为这是个难得的时候,得好好讨好大妹。黑鬼带着一帮人,找小妹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他们准备换一个地方找,过马路的时候,黑鬼没有注意到马路上开过来的大汽车,据说当时的场面真的很险,他几乎是与汽车擦肩而过。如果与汽车的距离再近一点,那天他就去yīn司给阎王爷端茶去了。等黑鬼定过神来,向对面一看,小妹不就在一家店门口站着吗?终于完成任务,也没有丢小命,黑鬼算是立了大功。

大妹小声告诉我,小妹在工厂一点儿也不听话,经常违规作业,如果不小心会伤到手的。但是大妹说的话却被小妹听见了。她却说,流水线上像她一样违规作业的人太多了,又不止她一个,也没有见谁伤到了手。小妹的理由是,工厂是拿计件工资,所以做得越多越好。大妹反驳她:“你们拉上,你的速度也不算快吧?拉上比你干活快的人有一大把。”小妹违规作业倒没有伤到手,但是她对电子元件过敏,在流水线上呆了一段时间以后,双手都烂了。大妹找关系把小妹调到了行政部做保安,从此以后她才告别了违规作业的生涯,这是后话。

其实小妹并不是不听话,她就是脾气有一点倔。我们家三姐妹,三个人都是倔脾气,俗话说,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比如说我罢,我活了三十多岁,现在的脾气比二十多岁是好了一点,不过脾气还是不好。有时候坏脾气能成就事情,有时候坏脾气会把事情搞砸。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次之后没有多久,一个下雨天,我上班的时候,被保安叫了下去。大妹来了。她是来找我评理的。小妹又不听话了。无非是又做了错事,大妹知道以后,教训了她几句,她就不高兴。大妹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生气,最令她生气的是,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新买的箱子,小妹无事就从床底下拖出来,玩箱子的锁,没几天就弄坏了一只锁。那只箱子花了好几十块钱呢,买箱子的钱都是母亲借的,小妹却把它当成玩具来把玩。或许是刚拥有了一只塑胶密码箱,觉得很新奇吧。其实这样的箱子,在那个时候的广东多如牛毛,几乎每一个在广东的打工仔打工妹,最少有一只那样的箱子。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