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选,才买了一袋麦片。那个时候的麦片,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极其普通的东西,甚至是垃圾食品了,不过母亲却没有吃过它。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对大妹说:“你回去以后就把麦片拿了给母亲喝。”父亲爱面子,以往我们买回去的好吃的,他都会拿去送给亲戚,所以我担心这包麦片又会被父亲送出去了,才这样对大妹说。大妹说:“我知道的,我不会让他送给别人的。”后来大妹告诉我,回到家以后,她就把装麦片的大袋子撕烂了,袋子烂了,父亲当然不能拿出去送人了,母亲才喝到了麦片。

我把大妹送到厂门口,她突然对我说:“你还有一些东西放在我这儿,等我出厂的时候再给你提过来吧,开放行条麻烦。”去年底从天志厂出来的时候,我的箱子就扔在她那儿,因为不用它,所以也懒得去拿。后来大妹出厂的时候,才和黑鬼一起把箱子给我送过去。箱子里面的衣物全被她扔光了,只留下了几本书。她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最喜欢书的,所以你的书我全部提过来了,不过衣服我都扔掉了,猜想你也不会再穿那些旧衣服了。”箱子里面的衣服还是我在老家时买的,于是,关于来广东以前的记忆,随着箱子里面的衣服被扔进了垃圾堆,它就尘封于脑底了,现在再怎么努力回忆,都只能记起某些片段,不能记起一段完整的故事。

大妹回家后没有几天,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钱。她说她要带小妹来广东,带回去的钱还了一部分债务,手中只剩一个人的路费了。我对她说,你先叫母亲借一点路费,来了广东以后,找工作的开销我想办法给你凑。因为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好些天。大妹说,她很快就来了。挂掉电话,我就去找华哥借钱。我的运气真好,华哥头天晚上打牌正好赢了几百块钱。他爽快地问我:“借多少?”我说:“借我三百块,发了工资还钱给你。”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大妹就带着小妹来广东了。她们两个人,每人拖着一只箱子,站在厂门口的树下等我。大妹告诉我,原以为出来打工几年了,家里会好一些,谁知回家一看,却依旧是满眼凄凉。小妹学校说,有工作途径的学生,可以提前离校去工作岗位,所以小妹就对学校说,自己找到了工作,提前离校了。因为离开了学校,每个月就不用再掏生活费了。谁知回了家,连零花钱都没有,每天都跟着母亲在山上打柴。她想来广东找我们,但是没有路费,而且她才十八岁,没有一个人独自走过这样远的路,母亲不放心她一个人来广东。大妹回去以后,见到这样的情景,自然在家里呆不下去,只好带着小妹来广东了。小妹是第一次来广东,母亲除了给她借路费,还给她借了一点零花钱。为此,母亲又欠了乡邻几百块钱。

大妹说,她自己找工作没有问题,只要解决小妹的工作问题,她随便找一份工作就可以,先敖过了年再说。我给大妹钱,大妹不要,说等缺钱的时候再说。我猜想她俩手上的钱也敖不了几天,于是塞了两百块钱到小妹手里面。小妹见我给钱她,非常高兴地说:“给我钱,我当然收下了。”大妹说:“你别乱花钱,这两百块钱我先帮你拿着,你有正经事情要做的时候,才找我拿钱。”大妹拿走了钱,小妹并不生气,依旧是乐呵呵的。或许,刚开广东,一切都是新鲜的,或许她的心中也有梦想,来到了梦想之地,她还来不及生气。

她俩同我说了一会儿话就拖着箱子走了。她们还没有租到房子,让她们在我这边租房,但是大妹说她对井美村不熟悉,还是回初坑去。冬天天黑得早,她们离开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暗了,看样子不等她们走到初坑,天就会黑下来。刚目送她们离开,上班铃就响了起来,我只得回去加班了。

回到办公室,我打了黑鬼的手机,告诉他,大妹又回初坑来了。其实打电话给黑鬼,只是想大妹她们在初坑有个人照应。黑鬼听说大妹又来了,显然很高兴。不过,他的力量也很微弱,并不能帮到她们。但是,老天对她们却开了恩。因为第二天,大妹小妹就找到了工作,而且进的是初坑的同一家工厂,小妹做员工,大妹做质检。那家工厂不错,许多中专生去应聘员工,还不一定能应聘上呢,小妹刚来广东就进了那家工厂,真是好运气。于是,我们三姐妹,终于聚到了东坑这片土地上,在这片土地上来用汗水编织我们的梦想。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不容易盼到一个星期六。下了班,我、刘艳、阿伟、阿军,我们四个人结伴出去玩。同每次出去玩一样,我们在街上逛一圈以后,总会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吃廉价的食物。每次我和刘艳都不担心买单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商量好了,阿伟和刘军每人轮流着买单。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阿伟请我,阿军请刘艳。冬天的晚上有一点冷,不过因为年轻,又有玩伴,就不觉得冷了。

沿着昏暗的街道转了一圈,阿军说:“我们去吃沙煲粉,还是去上次的那一家。”阿军说的那家沙煲粉确实好吃,同类的沙煲粉,别的地方只卖三块钱一份,但是那儿卖五块钱一份。那家店的位置很偏,在一条小巷子的尽头,店也很小,不足十平方米,店里面只能摆两张桌子,其余的桌子都摆到了巷子里,菜和粉,以及煮粉的灶都也摆到了巷子里,窄窄的巷子里面,那几张桌子前总坐了一些食客。不得不说,那儿的沙锅煲是我们所知道的店里面,做得最好吃的。就连沙煲里面的那一点汤,我们都要分了喝掉。阿伟说:“这次该我买单了。”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很快就到了那儿。

四个人,两份煲,外加一碟花生米就够了。我们去的时间比上次早一些,还有很多菜供我们选择。我和刘艳每人拿了一只沙煲走到案板前,朝煲里面放菜,直把沙煲填得满满的,才放到案板上,让我们的两只煲排队去了。小店的生意不错,有好多只装好菜的煲放在那儿呢。我们选了一张小方桌坐下。四个人占着一张小方桌,正好每人占一个角。等了好久我们的那两份才端上来,满满的两大份,汤都要溢出来了。阿伟笑着说,每次只要派我和刘艳上去,绝对不会吃亏。是呀,刚才我们夹的菜已经把煲堆满了,不过菜放在锅上煮开了,就会腾出一点空间,腾出来的那一点点空间刚好放一块粉下去,要是汤多一点,就不够装了。刘艳说:“我们快点吃,一只锅底下有芋头,一只锅底下有土豆。”这两样菜是我和刘艳喜欢的,阿伟和阿军也喜欢。

拿了一次xìng碗和筷子,四双筷子一齐开动,齐刷刷地伸进炒锅里面,每人夹起一筷子热乎乎的粉和菜,开始享受五块钱的快乐。我们吃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