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张胖子的主意。换了是阿明,顶多给他们开一张罚款单而已。下午上班的时候,就看见他们提着行李,来办公室结工资了。张勇这小子,真的挺牛,他居然换上了别厂的工衣,戴着别厂的厂牌走过来。jiāo了伟业厂的厂牌,去林叔那儿领工资的时候,林叔看了他一下,显然对张勇的这种做法很不高兴,嘴里嘀咕了一句,说的是粤语,那个时候我还听不懂粤语,估计是骂人的话吧。只见张勇张开嘴就准备还击,我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和林叔说什么。张勇倒真的闭上了嘴巴,领了工资就走了。

下班的时候,阿贵出现在厂门口,他是来叫我出去一块儿吃饭的。我说:不去了。晚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去外面吃饭,坐在饭店里面等一会儿,一个小时就过去了。阿贵说:不用等,我们都已经点好了菜,只等你到了。我只好跟着阿贵去了。他们就在工厂旁边的湘菜馆里点的菜。吃饭的人刚开始并不多,只有几个贵州仔,有女朋友的带了女朋友,菜却有满满一桌。不过吃着吃着,人就多起来了。因为湘菜馆就在大路边上,工厂里面的工人,下了班要出去外面走一走,都得经过那儿。有和阿贵关系不错的,就被阿贵拉上饭桌了。转眼间,一张桌上就坐了上十个人。被阿贵拉到桌上的这几个人,都是那种特别势利的家伙,我对他们着实不敢恭维,但是阿贵却把他们当成好朋友。吃完饭,加班的时间就到了。还以为阿贵会为这桌饭菜买单,但是走去服务台付钱的却是张勇。这个阿贵,把张勇当大哥算是找对了。一桌饭,加上酒,花了差不多两百多块钱。可怜的张勇今天出厂的时候,总共也才领了不到八百块钱工资,就这样被宰掉了四分之一了。

那几个被伟业厂炒掉的贵州仔,他们全都挤到阿贵租的出租屋里面去了。阿贵租的那间房子不错,阳光特别好,有单独的洗手间,房子也挺大,看起来最少有二十平方米。我记得自己找工作的时候,租的房子都像鸽子笼,而且价钱还不便宜呢。阿贵比我的江湖经验丰富,在租房上面都胜我一筹。当然,不得不说的是,就算是在东坑,就算初坑离井美并没有多远,但是初坑和井美的房屋出租方面还真有差别。井美这边的房子大一些,价钱却不比初坑贵。阿贵的那几个老乡免费住进了阿贵为他们提供的住所,但是他们白天的活动却并不在一起,各自忙着各自的。现在他们都失业了,从工厂出来的时候,领到手的薪水并不多,所以得努力找工作,不然就得喝西北风。阿贵这个时候也是忙着跑人才市场递简历,忙着去面试。阿贵每次去人才市场的时候,身边肯定跟着张勇。他们的理想是,两个人一起进同一间工厂,阿贵依旧找他的主管工作,张勇想混一个小组长或者储备干部做一做。不过,进人才市场招聘的工厂里面,恰好那段时间没有一家工厂可以满足两个人的要求。就在他们俩为找工作忙来忙去的时候,住在同一间屋子里面的老乡陆续走了。他们有的找到了工作,有的投靠别处的亲戚或朋友去了。出租屋里面只剩下阿贵和张勇两个人。阿贵每次去人才市场总能收到面试单,不过并不是每次面试他都去了。有的工厂,他嫌离东坑太远了,所以不去。问他为什么不去试一下,他说不想离开东坑。以前在伟业厂的时候,我们隔三岔五就要吵架,现在他却舍不得离开东坑了。张勇比阿贵惨多了,去人才市场不知去了多少次,买门票的钱没有少给一分,但是每次总是空手而归。张勇于是叹息:运气不好的时候,就是倒霉。叹息完他就开始回忆曾经在广东风光的日子。终于有一天,张勇收到了一张面试单,是常平的一家大型工厂,招聘储备干部。据张勇自己说,他喜欢混大工厂,大工厂里面的日子好过,而且提拔的机会多。他屁颠屁颠地跑去面试,结果还真的被录取了。工厂让他第二天去报到。张勇回了东坑以后,见阿贵还没有找到工作,想着自己是阿贵的大哥,所以多陪了一天阿贵,晚了一天才提着行李去报到。他离开东坑去常平的时候,正是阿贵不在出租屋的时候,走的时候,他留了一张纸条给阿贵。等阿贵在外面忙了一圈回到家里,屋里面不见了张勇的行李,只有桌上的纸条。阿贵看到纸条的时候,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也见过那张纸条,上面寥寥数语。

兄弟:

我去常平报到了。本来昨天就要去的,但是不忍心去。现在我们都没有工作,两个人呆在一起,每天的花销很大,我们现在的日子已经够艰难了,所以不想花你太多的钱。我去上班了,你的开支就会小一些。本来想等你回来再走,可是我知道你回来以后,我就走不了了。所以,只好趁你不在的时候,我先溜了。记得有空去常平找我。你还是先找一份工作呆着吧,不管好坏,等身上有了一点钱,再换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也不迟。

仔细想想,阿贵的那些所谓的兄弟,不过只是酒ròu朋友而已,只有张勇,还真的算兄弟。后来我才知道,张勇去了常平以后,却被那家工厂拒绝了。他们的理由是:你连进厂报到都不准时,要是真进了我们厂,很难保证你的工作会不会积极。尽管张勇给他们一再解释,但是人家就是不听他的理由。

有一天阿贵找工作回来,还没有到我下班的时间,于是站在厂门口一直等到我下班,等了几个小时。等到我以后,他对我说:“你借给我一百块钱吧,我身上没有钱了。”他出厂好长时间了,身上没有钱是真的,一个男孩子,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找女孩子借钱的,而且借的又不多,才一百块钱,我根本不用怀疑他。可是我手头上也没有钱。找刘艳借了一百块钱拿去给了阿贵。阿贵又在外面找了几天工作,可是工作还没有着落。有一天下着雨,我无事地坐在办公室里面,这天李小姐的心情不错,笑着同我和刘艳聊天。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阿贵的电话。在电话那端,他有一点忧伤地对我说:“阿芳,我走了哦。”我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厂外面的小店里面。我说:“你等我一下吧,我送送你。”同李小姐打了招呼,我就打着雨伞出了厂门。阿贵提着包包站在小店里面。他对我说:“我去常平了,常平那边朋友多,工作的机会也多一些。等我安顿好了再来找你。”我说:“我送你上车吧。”阿贵说:“我还没有退房呢,等我先去退房。”阿贵住的那栋房子,房东正是小店隔壁的五金店老板。阿贵退了钥匙和压金条,换来了租房时jiāo的三十五块钱压金。他拿着钱对我说:“我就剩这一点钱了,不过到常平只用几块钱车费而已。”我们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才有车开过来。阿贵上了车,看着车子消失在雨中,我才回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