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道,在阿明面前,阿明老婆从来都没有说话权,不过因为有外人在,阿明倒是没有当着外人的面给她难堪,但是阿明只顾着陪着阿贵吃喝,两个人喝了半天,瓶子里面没有酒了,阿明睁着一双酒精烧红的眼睛,对她说:“再出去打一斤酒回来。”只见阿明老婆乖乖地从地上拿起空酒瓶,找阿明要了几块零钱,就要出门。我问阿明老婆:“打酒的地方离这儿远吗?”虽然厂外面就有小店,但是在广东,卖散装白酒的小店,可不如家里面的多,我还不知道在哪儿能买到散装白酒呢。阿明老婆说:“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我说:“我陪你去吧。”然后就和她出了宿舍。我和阿明老婆走出了厂门,我跟着她在昏暗的路灯下走了一段路,进了一条巷子,那儿有一家专门销售白酒的店,店子打着“四川白酒”的牌子。酒很便宜,才三块钱一斤。阿明老婆拿着的那只瓶子,刚好装一斤酒。打了酒回到厂里面,我对阿明老婆说:“我先回去休息了,改天再去你那儿玩吧。”阿明老婆说:“这可不行,你得再去玩一会儿才回宿舍,你想啊,你是跟我一起出去的,回来的时候却不却我那儿玩了,等会儿他们还以为我得罪你了,所以你不去了。”我想了想也是,我不过去,阿明肯定以为我和她出去的时候,在路上闹了意见,说不定过不了多久,阿明就要骂他老婆了。所以我还是过去了。我和阿明老婆坐在桌子边上,等阿明和阿贵终于喝够了才散场。

阿贵通常晚上喝了酒,到了早晨上班的时候,还是一副醉鬼的模样。伟业厂虽然管得不算严,但是以这样一个模样去上班,而且还是生产部主管,自然有人在背后谈论他了,很快办公室这边就知道了他的这个行为,虽然在工厂里面没有犯大错误,不过这样却彻底改变了他在工厂的形象。起初我还以为阿贵是不想在伟业厂混了才故意这样做,可是张勇却告诉我,阿贵本来就是一个酒鬼,以前在其他工厂也是如此,经常下了班就和一帮朋友们出去喝酒,离开了酒,阿贵就活不了命了。就在阿贵进伟业厂的前几个月,还因为喝酒太多进医院躺了好久,差一点就见阎王去了。都有过这样的教训了,他就是改不了这个爱好,不管谁劝他都没有用。当然,除了喝酒,阿贵并没有其他噬好,而且吃穿也不太讲究。听阿贵对我说起过,他的童年过得非常苦,那种经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曾经历过的。或许就因为以前的苦生活留给他的记忆太深,让他怎么也忘不掉,久而久之产生了负面影响,进而一步一步地成了酒鬼?用保安肥佬的一句话说,阿贵不喝酒的时候,头脑还是特别清晰,而且够义气,是一个好人;喝了酒,就变成一只鬼了。

阿贵不想在伟业混了,伟业生产部的相当一部分人,也不想在生产部呆了。生产部永无休止的加班,让他们的睡眠严重不足,他们说太累了,撑不下去了。可是生产部却不轻易放人走。每天生产部都有人jiāo辞工书到阿贵这儿,但是阿贵却不敢批。因为放走了人,不一定招得到人来补充。就算外面的工作再难找,但是只要知道一点伟业厂的底细的人,都不会进伟业。所以,就有一些铁了心要离开伟业的人,就不停地jiāo辞工书。今天jiāo了,见阿贵不批,明天又jiāo;明天jiāo了,见阿贵不批,后天接着jiāo,一天jiāo一份,用他们的话说,jiāo到离开伟业的那一天止。阿贵的抽屉里里,工人jiāo上来的辞工书用一个长尾夹夹着,厚厚的一叠。没事的时候,阿贵就把那一叠辞工书拿在手里把玩着。

有一天,阿贵突然第二次向经理递jiāo了辞工书。这一次经理倒是很爽快地批下来了。我想着:就算阿贵不递jiāo辞工书上去,可能过不了几天,工厂也会请他走的,喜欢酗酒的人,工厂惹不起,如果哪一天阿贵喝醉了,突然拿出一把刀去砍人了,工厂懒得去负连带责任。不仅仅只是伟业,相信其他工厂也是如此。见经理批了辞工书,阿贵有一点高兴,问经理什么时候放他走。经理看了看台历,说:“月底吧。”到了月底,有一天阿贵又去找经理,问经理什么时候放他走。经理这次说:“你上班到后天中午,下午给你结工资。”知道了自己离职的日期,阿贵在离开伟业的前一天晚上,把生产部工人jiāo的辞工书全批了,吩咐阿娟第二天jiāo到办公室去。当然,阿贵批下的辞工书,第二天变成了一团废纸。因为辞工书放到李小姐桌上,李小姐一看是阿贵离开前一天批下来的,就当场告诉阿娟,这一叠辞工书,全部作废,生产部要离职的人,得重新写辞工书,一级一级地jiāo上来。

阿贵离开的时候,倒也算顺利。上完班,中午jiāo了工卡,下午上班的时候,刘艳就给他算好了工资,jiāo给李小姐过目了,然后林叔就把工资算给了他。离开了伟业以后,他并没有去常平,而是在工厂旁边租了一间房子,跑人才市场去找工作。

阿贵离职后第二天,张胖子就被调到生产部做主管。五金部主管的位置暂时空缺,日常事务由主管助理代管。过了没有多久,工厂jiāo给张胖子一件使命:生产部五金部两个部门,由他一个人来管着。当然,生产部有阿明做副主管,五金部也有主管助理。张胖子属于两头跑的人,不过他呆在五金部时候多一些,因为那是他的老巢。生产部有阿明搞不掂的事情,他就跑去找张胖子。很多时候,看见阿明站在五金部张胖子的座位边上,脸上一边抽搐,一边听张胖子安排事情。虽然要经常去找张胖子,但是现在有了张胖子给他撑腰,生产部的事情倒是也顺了一些。站在五金部张胖子桌子边上倒是有些低架子,不过回到生产部,阿明依旧是头头儿,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阿明就是那只猴子,不过他没有称上霸王,却被别的主管拿来耍。

第一百四十五节(一)

第一百四十五节(一)

阿贵离厂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正是上班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算他的那几个贵州老乡,也没有送他,他们只敢偷偷地溜到三楼楼梯口的窗户边上看着他走出厂门。虽然阿贵辞工的时候,口里叫着要去常平,可是正当他解放了,他却舍不得去常平了,说要在东坑呆下来。反正他也没有走多远,送与不送没有多大关系。

阿贵离职的那天晚上,他的那几个贵州老乡就全体旷工,跟他出去狂欢去了。这样的场合,我当然没有去凑热闹,我坐在办公室里面加班到九点钟,然后回宿舍,和刘艳侃大山,宿舍熄灯了就闭上嘴巴和眼睛睡大觉,一觉醒来又是第二天早晨。

第二天中午下班,黑板上写着一串离职人员名单,走上去一看,全是生产部的人,为首的人就是张勇。他们因为昨天晚集体旷工被炒了。这一定